在近現代基督教無以計數的讚美詩歌中,《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毫無疑問是影響力最大的一首。許多人都知道這首詩歌的創作背景,是與該詩作者在海上經歷了一場兇猛的暴風雨, 最後依靠神的拯救和恩典而得以生還的故事有關。但在真實生活裡,作者的人生經歷遠比這一情節更為複雜和感人。

《奇異恩典》的歌詞是約翰牛頓( John Newton)所寫。約翰1725年出生於英國倫敦,父親是西班牙人,是一名以航海為生的船長,母親是個虔誠的基督徒。約翰從小就在教會受洗,也經常隨母親去教會讀經唱詩;但到他7歲那年母親因肺結核病去世,父親又娶了第二任妻子,在此之後他的個性開始變得叛逆並且與神逐漸疏離。

從小受當船長父親影響的約翰,17歲時做了海員,不久便受其他水手影響便染上了吃喝嫖賭的惡習。英法戰爭爆發時他被強徵入伍,成了一名海軍。服役期間本來靠著父親的關係已經在艦艇上得到了副官一職的他,卻因深受一本無神論書籍影響而行為變得越來越墮落。有一次艦長派他下岸去捉拿一名逃兵,結果他卻自己趁機逃走,不料幾天后便被逮捕,受到貶為普通水手,並在眾人前鞭打的處罰。約翰為此痛恨艦長,一度還想謀殺他,幸而被神的無形之手製止。不久約翰退役離開了海軍,轉到一艘商船工作,但此時的他仍然本性難改,肆意妄為,不但帶壞其他船員,甚至還曾經自作小曲嘲弄自己的上司。

如此渾渾噩噩過日子,人生處處不得意的約翰後來有機會認識了一位叫克勞的富商船長,並隨他一起到非洲去撈金。克勞一直是靠販賣黑奴起家的,在非洲還娶了一位酋長的女兒為妻。這個女人擔心約翰與自己丈夫同為白人,怕他在丈夫面前地位過高而影響她的利益和權勢,故一直對約翰深具戒心和偏見。有一天約翰害了熱病而克勞又遠航在外,她就藉故百般折磨約翰;每天不但強迫他與黑奴同住草棚,還要給黑人做奴僕,時常因三餐不濟餓而被迫去吃仙人球填肚維生。克勞先生回來後,又輕信妻子讒言,懷疑約翰偷竊貨物,因而用鐵鍊和枷鎖鎖住他的腳踝,讓他整天在烈日下暴晒,日子過得生不如死……。

約翰在危難之中被迫託人帶信向父親求救,同時也千方百計設法離開克勞。神憐憫他,終於有機會使他得到另一個商人的賞識而找到新工作。但脫離苦海的他,馬上又開始追求肉體歡愉的靡爛生活。到了1748年春天,他父親所託的朋友幾經周折終於找到了他,幫助他坐上一艘名叫「灰狗號」的遠洋輪,從非洲啟程返回英國。在橫渡大西洋漫長途中,約翰又舊病復發,胡作非為,甚至還毫無顧忌地褻瀆神的名,動搖水手對基督教的信仰, 嘲笑《聖經》的話語。但一天夜裡,他在一本叫《效法基督》的福音書讀到這樣一段話:“一個人的性命是何等的短暫和不可測度,你必須正視你的性命。今天,你也許充滿了活力,事業興旺;明天,你可能何等衰微, 一無所有……。啊!可憐的犯罪動物!你來日在審判台前如何站立得住,你一切隱藏的罪在神的光中將無所遁形。”約翰讀罷內心頓時深受觸動。

就在那晚半夜,他聽到有人發出船要沉沒的呼喊聲,原來灰狗號進入了暴風雨的中心。他急忙從床上起來爬往甲板,抬頭見到了船長,船長命令他趕快下去船艙拿一把刀上來。幾秒鐘後一個大浪撲來,把一個還在甲板上的水員沖走了。若非剛才船長的吩咐,約翰也定必被捲入大海之中。

整個夜晚,約翰和船員們都在與暴風搏鬥,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已經​​筋疲力竭,無力再繼,風暴卻還在繼續。當船長開會和大家討論要如何擺脫當前危機時,約翰突然脫口說出:“我們這樣做還不行,還要求主憐憫我們!”說罷連他自己也驚訝,一個過去那麼褻瀆神的人,在危難時刻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危難中,約翰不斷想起從前所聽過《聖經》中的話語,為自己以往的罪孽深感痛悔。 “看那,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主耶穌既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豈可活在罪中,忽略這麼大的救恩呢?”神垂聽了約翰的禱告, 「灰狗號」終於脫離了風暴,但是船還是失去了動力,在大西洋飄流;因船上嚴重缺糧,一度還發生人吃人的慘劇……。

一個月後「灰狗號」終於在愛爾蘭靠岸。上岸後,約翰隨即到了當地的教堂,跪下禱告說:“神啊,謝謝祢的恩典和憐憫。祢把我從海浪中救拔出來。我犯了褻瀆和咒罵的罪,頂撞了祢,但祢仍然赦免我,拯救我。在祢的扶持下,我願將餘生奉獻給祢,願意被祢使用。”

在經歷了此番生死考驗和生命改變之後的約翰一度留在岸上工作。但是當他與年輕時的女友瑪麗結婚後,為了養家,他又不得不應聘去當了一艘航行非洲從事奴隸貿易商船的船長。那時海上奴隸貿易是英國的一項重要財源,每年要運送六萬名非洲黑奴入境英國,數万名黑人途中死於熱病、痢疾等疾病。約翰在船上目睹買賣黑奴的慘況,心生厭惡,卻因沒有其它謀生技能可以轉行維生。幾年後神再次憐憫了他,在一次病倒後,醫生証實約翰不再適合繼續在船上工作,他因此得到了一份岸上的觀潮員工作,與家人一起在利物浦定居下來。從此他可以和普通人一樣每週參加教會聚會,並可以在業餘時間從事他喜愛的詩歌創作。

在教會,約翰有機會和後來成為著名的佈道家的衛斯理弟兄一起學習拉丁文和希伯來文《 聖經》。衛斯理和教會牧師的傑出的講道恩賜更喚醒了潛伏在他心靈深處近三十年,母親在自己兒時的禱告和願望,即希望他成為一名牧師奉獻給神,於是約翰開始學習講道。當時英國國教嚴格規定,沒有受過神學大學教育的人不可以成為牧師,但約翰卻一直不放棄,繼續通過在家裡練習和在教堂裡作見証,提高自己的講道水平,並且一直潛心寫作。 1764年他寫的《一篇真實的記述》成為當年英國的暢銷書,約翰因此聲名大燥,同年他終於破例被聖公會按立為牧師。在按立儀式時,他充滿感恩地說,“沒有人像我這樣的不配。因為我長期以來都在頂撞神、褻瀆神,過著放蕩的、淫佚的生活。我得以蒙受這麼大的恩典,實在是我所不配得的。”

約翰成為牧師後在偏遠的小市鎮奧爾尼 (Olney)事奉主。因為約翰講道的影響力,奧爾尼教會也出現了空前的大復興,人數不斷增長,多達二千人。許多教堂也請約翰去講道,有時一星期他要講道十二次,他成了英國著名的佈道家。

在奧爾尼牧養教會16年後,約翰回到他的出生地倫敦。 1785年英國新進下議院的議員威 廉‧韋伯福士(William Wilberforce)前來尋找老約翰幫助。他從前曾經在奧爾尼聽過約翰講道,現已成為一個敬虔的基督徒,並決心製止英國販賣黑奴的不公義制度。約翰應他邀請去英國議院聽証會演說,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公開懺悔自己曾經參與奴隸買賣的經歷,痛斥販賣人口的罪惡和不道德,同時他也通過文字寫作來揭露販賣黑奴的惡行。到1807年這場禁止買賣黑奴的爭戰在歷經廿餘年之後,相關法律最終在英國國會獲得通過。就在同一年約翰返回天家,享年82歲。

約翰去世之前為自己寫了墓誌銘,總結了他的一生:“約翰‧牛頓牧師,從前是個犯罪作惡、不信上帝的人,曾在非洲作奴隸之僕。但藉著主耶穌基督的豐盛憐憫,得蒙保守,與神和好,罪得赦免,並蒙指派宣傳福音事工。”

約翰一生寫了很多聖詩。他成為牧師後認識了英國著名的詩人威廉‧古柏,兩人帶著共同的理念合作譜寫了許多新聖詩,這些詩歌突出表達信徒個人與神交往的經歷,因而一改以往英國國教聖詩呆板沉悶的詩風。 1879年他倆創作的《奧爾尼詩集》 (Olney Hymns)問世,共收348首聖詩,約翰寫的佔280首;其中最著名,最有代表性,最能反映約翰一生經歷的就是這首創作於1773年的《奇異恩典》。

這首詩的原文有六段,被譜曲的往往是前4段或 5段。聖詩問世後出現過許多不同譜曲版本, 但流傳至今為人們熟悉吟唱的版本卻是來自十九世紀三十年代美國維吉尼亞州哈里森堡兩位作曲家,以當地民間曲調為基礎為另一首名叫「這裡有一片純粹喜悅的土地」詩歌所譜的曲調旋律。開始這首詩歌特別為美國黑人所喜愛,因此被歸入黑人靈歌的類別。後來更傳遍了英語世界。據有人統計每年平均有一千萬的場合人們會唱到這首歌,近現代許多著名聲樂歌唱家也非常喜歡在各種莊嚴的場獨唱或合唱這首傳世的歌曲。

當我們了解約翰這不平凡的一生,再來閱讀或吟唱他寫的這首充滿敬虔,以生命作為見證的基督教詩歌,更能領略詩歌裡所體現的救贖、赦免、感恩、重生、及永生盼望的不朽主題和永恆亮光!

《奇異恩典》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時,既蒙恩惠,真是何等寶貴。
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安然經過; 靠主恩典,完全不怕,更引導我歸家。
將來禧年,聖徒歡聚,恩光愛誼千年; 喜樂頌讚,在父座前,深望那日快現。

親愛的朋友,您願意得到這樣奇異的恩典嗎?

注:原文首發於“追求”雜誌第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