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要敞開天上的窗戶

瑪拉基書3:10   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於你們,甚至無處可容。」

閱讀經文: 瑪拉基書 3:1-18

1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預備道路。你們所尋求的主必忽然進入他的殿,立約的使者,就是你們所仰慕的,快要來到。2 「祂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他顯現的時候,誰能立得住呢?因為祂如煉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鹼。 3 祂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他們就憑公義獻供物給耶和華。

讀第三章時要從第二章的最後一節開始:“你們用言語煩瑣耶和華,你們還說:我們在何事上煩瑣他呢?因為你們說:凡行惡的,耶和華眼看為善,並且他喜悅他們;或說:公義的神在哪裏呢?”經過了亡國和七十年的被擄時期,終於回到了家園,這就是以色列人對神的回應。他們看不見在整件事上,神的主權,神的帶領,神完全的愛和包容。所以他們議論神,頂撞神,不以神為神。假如我們經歷了人生許多的功課,卻還不能學到一點東西,看不見神的帶領和保守之愛,那樣的人生便是全然浪費了。

但是在這一章裡,先知依然傳給他們一個充滿盼望的信息。雖然此時的以色列人已經敗壞到人覺得無法挽回的地步,但是神還是不放棄他們,神依然要藉著先知喚醒他們歸回,轉向神。

謹守你們的心

瑪拉基書 2:15 雖然神有靈的餘力能造多人,他不是單造一人嗎?為何只造一人呢?乃是他願人得虔誠的後裔。所以當謹守你們的心,誰也不可以詭詐待幼年所娶的妻。

閱讀經文: 瑪拉基書 2:10-17

10 我們豈不都是一位父嗎?豈不是一位神所造的嗎?我們各人怎麼以詭詐待弟兄,背棄了神與我們列祖所立的約呢? 11 猶大人行事詭詐,並且在以色列和耶路撒冷中行一件可憎的事,因為猶大人褻瀆耶和華所喜愛的聖潔,娶侍奉外邦神的女子為妻。 12 凡行這事的,無論何人,就是獻供物給萬軍之耶和華,耶和華也必從雅各的帳篷中剪除他。

在我們的網站上有個﹝問題答疑﹞的信箱,本來是為了信仰的問題而設立的,沒想到有不少人為了感情的事而來信。特別讓我感到難過的是,有一些掛著基督徒之名的弟兄,在感情上卻沒有辦法做一個有原則有承擔的人,不但不能帶領女友信主,反而因自己的言行使人受害,並使主名不得榮耀。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當年Bill McCartney成立Promise Keepers(諾言守護者)的主要原因,因為有許多男性,包括教會的弟兄都沒辦法守住婚約的承諾,以致於像瑪拉基說的,“使前妻嘆息哭泣的眼淚遮蓋耶和華的壇,以致耶和華不再看顧那供物,也不樂意從你們手中收納”。

瑪拉基提到在尼希米的時代,以色列人拋棄髮妻,娶侍奉外邦神的女子為妻。在神的眼中,拋棄髮妻已是“褻瀆耶和華所喜愛的聖潔”,更何況學所羅門娶外女去拜他們的假神,真是敗壞之極。

生命和平安的約

瑪拉基書 2:5  我曾與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約,我將這兩樣賜給他,使他存敬畏的心,他就敬畏我,懼怕我的名。

閱讀經文: 瑪拉基書 2:1-9

1「眾祭司啊,這誡命是傳給你們的。 2 萬軍之耶和華說:你們若不聽從,也不放在心上,將榮耀歸於我的名,我就使咒詛臨到你們,使你們的福分變為咒詛。因你們不把誡命放在心上,我已經咒詛你們了。 3 我必斥責你們的種子,又把你們犧牲的糞抹在你們的臉上,你們要與糞一同除掉。

神揀選利未人,使以色列人可以藉著他們與神溝通(相交);也藉著利未人,使以色列人的罪過可以得赦免,並蒙悅納。這個制度建立在神的能力和聖潔之上。也因為利未人是神所揀選的僕人,他們必須放棄擁有地土和財產的權利,只能在會幕(或聖殿)裡工作,因為神就是他們的一切。神也要求以色列其他支派要負起供應利未人的責任和義務。

所以當利未人裡作祭司的不再相信有神,不相信神愛他們,隨隨便便地應付獻祭的事時,整個以色列人的根基就倒塌了。祭司污染祭壇,偏離正道,在律法上瞻徇情面,以致於他們被眾人藐視,看為下賤。當一個人不尊重自己時,也很難得到別人的尊重;一個祭司不尊重自己的身份和事工時,人也不會尊重他和他的工作。

在〈彼得前書〉二章9節裡,他說:“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你們,指的便是信徒,這就是“信徒皆祭司”的由來。

尊祂為大

瑪拉基書1:11 萬軍之耶和華說: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在各處人必奉我的名燒香,獻潔淨的供物,因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為大。

閱讀經文: 瑪拉基書1:1-14

1耶和華藉瑪拉基傳給以色列的默示。

2 耶和華說:「我曾愛你們,你們卻說:『你在何事上愛我們呢?』」耶和華說:「以掃不是雅各的哥哥嗎?我卻愛雅各, 3 惡以掃,使他的山嶺荒涼,把他的地業交給曠野的野狗。 4 以東人說:『我們現在雖被毀壞,卻要重建荒廢之處。』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任他們建造,我必拆毀。人必稱他們的地為罪惡之境,稱他們的民為耶和華永遠惱怒之民。

〈瑪拉基書〉是舊約最後一卷書,〈瑪拉基〉的意思是“我的使者”,原文是 ‘我要差遣瑪拉基’=‘我要差遣我的使者’之意。沒人知道那是一個人名或只是書名。在〈瑪拉基書〉成書後,神就靜默,不再有預言,直到耶穌降生,這之間就是沉默的四百年。

〈瑪拉基書〉成書時,被擄的以色列人在所羅巴伯、以斯拉和尼希米的帶領下已有三次歸回(主前536/457/444年),至少有五萬人已回到耶路撒冷。那時大約是主前400年,聖殿已經重建完成,以色列人恢復獻祭,做生意和嫁娶,也沒有亡國之前被外邦壓迫的威脅。

耶和華必做全地的王

撒迦利亞書13:1  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閱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13:1-9

1「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2 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我必從地上除滅偶像的名,不再被人記念,也必使這地不再有假先知與污穢的靈。 3 若再有人說預言,生他的父母必對他說:『你不得存活,因為你託耶和華的名說假預言。』生他的父母在他說預言的時候,要將他刺透。 4 那日,凡做先知說預言的必因他所論的異象羞愧,不再穿毛衣哄騙人。

“那日”,是一個警告,也是一個盼望。對萬民而言,那是爭戰和復興的日子,對萬民而言,則是末世大掃除。在前面幾章裡,我們一直讀到神要復興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信息,在教會的事工中,我們也常渴望復興。但是我們想要的復興和神要的復興有點不同,我們要的復興是人丁興旺,財源茂盛;神要的復興是人心裡外的全然潔淨。而,人很難一直保持潔淨。所以在本章第一節,神要為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除罪惡與污穢。

為何要開泉源呢?有個池子或裝個自來水不就行了嗎?泉源,代表活水不停息的奔流,把髒的洗去,不停地洗。耶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這就是人的狀況,我們需要有從耶穌來的活水泉源,在我們的裡面不斷地沖去心裡和思想的污穢,讓我們裡外潔淨。現在有些人很流行灌腸,為了維持健康,天天都灌腸,要把那些對健康有影響的廢物和骯髒都排得一乾二淨,以達到除百病和擁有健康的目的。我們的肉體需要保持乾淨,靈魂也是如此。

末世大掃除

撒迦利亞書13:1  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閱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13:1-9

1「那日,必給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洗除罪惡與污穢。」

2 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我必從地上除滅偶像的名,不再被人記念,也必使這地不再有假先知與污穢的靈。 3 若再有人說預言,生他的父母必對他說:『你不得存活,因為你託耶和華的名說假預言。』生他的父母在他說預言的時候,要將他刺透。 4 那日,凡做先知說預言的必因他所論的異象羞愧,不再穿毛衣哄騙人。

“那日”,是一個警告,也是一個盼望。對萬民而言,那是爭戰和復興的日子,對萬民而言,則是末世大掃除。在前面幾章裡,我們一直讀到神要復興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信息,在教會的事工中,我們也常渴望復興。但是我們想要的復興和神要的復興有點不同,我們要的復興是人丁興旺,財源茂盛;神要的復興是人心裡外的全然潔淨。而,人很難一直保持潔淨。所以在本章第一節,神要為大衛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開一個泉源,除罪惡與污穢。

為何要開泉源呢?有個池子或裝個自來水不就行了嗎?泉源,代表活水不停息的奔流,把髒的洗去,不停地洗。耶穌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這就是人的狀況,我們需要有從耶穌來的活水泉源,在我們的裡面不斷地沖去心裡和思想的污穢,讓我們裡外潔淨。現在有些人很流行灌腸,為了維持健康,天天都灌腸,要把那些對健康有影響的廢物和骯髒都排得一乾二淨,以達到除百病和擁有健康的目的。我們的肉體需要保持乾淨,靈魂也是如此。

耶路撒冷必蒙拯救

撒迦利亞書12:9  那日,我必定意滅絕來攻擊耶路撒冷各國的民。

閱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 12:1-14

1耶和華論以色列的默示。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裡面之靈的耶和華說: 2 「我必使耶路撒冷被圍困的時候,向四圍列國的民成為令人昏醉的杯,這默示也論到猶大。

3 「那日,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擊她的萬民當做一塊重石頭,凡舉起的必受重傷。」 4 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使一切馬匹驚惶,使騎馬的顛狂。我必看顧猶大家,使列國的一切馬匹瞎眼。 5 猶大的族長必心裡說:『耶路撒冷的居民倚靠萬軍之耶和華他們的神,就做我們的能力。』

在前一章裡神要先知扮演好牧人和壞牧人,以表達神對以色列人獻祭心態的厭惡,但是以色列人還是沒什麼反應。有時候我們聽神的話,似乎也是毫無反應。作完禮拜,查完經,大家一起去飲茶,去吃飯,把牧者的話都放在教堂,沒有帶回家。色列人雖然沒有反應,神卻沒有放棄,繼續給他們默示,期望能喚醒他們的靈。

這次神先介紹自己,希望以色列人記得祂是誰?祂是那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裡面之靈的耶和華。讓我們暫停一下,思想“鋪張諸天”是何意?諸天,表示天有很多層,好像保羅說他曾被提到第三層天(林後12:2),這樣的事對人是個奧秘。能夠“鋪張諸天”,代表耶和華是怎樣的神呢?“建立地基”,現在很多人都想知道地球裡面是什麼,海的最深處在哪裡?有多深?但是人只能測察到一部份,目前人類鑽探的最深孔洞是位於俄羅斯的科拉超深鑽孔,但它也只深入地下12.3 公里而已。

榮美和聯索之杖

撒迦利亞書11:7  於是,我牧養這將宰的群羊,就是群中最困苦的羊。我拿著兩根杖,一根我稱為「榮美」,一根我稱為「聯索」。這樣,我牧養了群羊。

閱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 11:1-17

1黎巴嫩哪,開開你的門,任火燒滅你的香柏樹! 2 松樹啊,應當哀號!因為香柏樹傾倒,佳美的樹毀壞。巴珊的橡樹啊,應當哀號!因為茂盛的樹林已經倒了。 3 聽啊!有牧人哀號的聲音,因他們榮華的草場毀壞了;有少壯獅子咆哮的聲音,因約旦河旁的叢林荒廢了。

在第十章裡,神有許多應許,神說:“我要堅固猶大家,拯救約瑟家,要領他們歸回。我要憐恤他們,他們必像未曾棄絕的一樣。都因我是耶和華他們的神,我必應允他們的禱告”,但是以色列人必須向神求。這是神對人的要求,人必須和神有互動的關係。但是從歷史上來看,以色列人對神的反應很冷漠,甚至在神應許七十年後要帶他們回到耶路撒冷時,大部分被擄的以色列人都無動於衷,因為他們在異鄉已經打下了生活的基礎,懶得再動,也捨不得放棄好不容易積下來的家產。所以在第11章裡,是講到神對人冷漠的回應之審判。

先知藉著向黎巴嫩的呼喊,表明原本象徵榮美與堅固的香柏樹和松樹都要傾倒毀壞。開門的意思是門戶洞開,不再有防衛和保護的作用,任火燒滅,火代表侵略者,也代表神的審判。香柏樹是眾樹中最高大榮美之樹,是建造聖殿和王宮的材料,因此又可喻為國權和君王之倒下。他們是國家的牧人,帶領者,又是領袖,但是在國家被毀時,卻無力支撐,只能發出哀號。少壯獅子咆哮,因為牠們居住的叢林荒廢了,再也找不到住的地方。

你們要向耶和華求雨

撒迦利亞書 10:12  我必使他們倚靠我得以堅固,一舉一動必奉我的名。這是耶和華說的。

閱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 10:1-12

1「當春雨的時候,你們要向發閃電的耶和華求雨,他必為眾人降下甘霖,使田園生長菜蔬。 2 因為家神所言的是虛空,卜士所見的是虛假,做夢者所說的是假夢。他們白白地安慰人,所以眾人如羊流離,因無牧人就受苦。 3 我的怒氣向牧人發作,我必懲罰公山羊,因我萬軍之耶和華眷顧自己的羊群,就是猶大家,必使他們如駿馬在陣上。 4 房角石、釘子、爭戰的弓和一切掌權的都從他而出。 5 他們必如勇士,在陣上將仇敵踐踏在街上的泥土中。他們必爭戰,因為耶和華與他們同在,騎馬的也必羞愧。

上一章講到耶和華是戰士,推羅西頓和非利士人要受審判,彌賽亞謙謙和和地騎著驢駒子進城,也講到要攻擊希臘的眾子,其實是講到三塊不同的時空。〈撒迦利亞書〉是在波斯帝國、大利烏王時代所寫,波斯帝國之後有希臘帝國,希臘帝國之後有羅馬帝國,所以講到耶穌要來就是在羅馬帝國時的事,講到要攻擊希臘的眾子,就是在希臘帝國時的事。當先知撒迦利亞在波斯帝國期間看到這些不同時空的場景,他也不知道自己所講的場景會相隔這麼久。另外,先知書之後,神沉默四百年,直到耶穌降臨。

進到第10章,先知就說:「你們要向發閃電的耶和華求雨」(10:1b)。耶和華怎樣使他們得勝?就是要他們開口祈求,否則,就算波斯帝國滅亡了,他們還是被奴役;就算羅馬帝國滅亡了,以色列人還是被奴役。神的應許每一個年代都存在,可是這裡面卻少了一個元素,就是以色列人要起來開口求。有的人問,既然神知道我們的需要,為何還需要禱告?

勝利之歌

撒迦利亞書 9:9  錫安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啊,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祂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和地騎着驢,騎着小驢,驢的駒子。

讀經文: 撒迦利亞書 9:1-17

1耶和華的默示,他的話臨到哈得拉地、大馬士革—因世人和以色列各支派的眼目都向着耶和華—2 和鄰近的哈馬,以及推羅和西頓。因為它極有智慧,3 推羅為自己建造堅固城,堆起銀子如塵沙,純金如街上的泥土。4 看哪,主必趕出它,重創它海上的勢力,它必被火吞滅。

在〈撒迦利亞書〉第八章,聖殿已經重建,神也歸回耶路撒冷,“Shekinah”(上帝榮耀的顯現)要臨到百姓中間,神也要成就十大復興的應許。但是在復興到末世之間還會發生一些事情,第9-14章說的就是這些事情。

第9章是一首勝利之歌,耶和華要起來為祂的百姓爭戰。這首詩歌裡特別提到將要來的君王,要謙和地騎着驢駒子來到耶路撒冷。這讓你想到什麼嗎?一位大君王來世上爭戰,騎的竟然不是高大雄偉的戰馬,而是一匹小驢駒,這是怎麼一回事?南宋詩人陸游前往成都任安撫司參議官時,就是騎驢上任。但是騎驢上任的官,一般都是為了避免當地人的迎接;而主耶穌騎驢進耶路撒冷時,則是人群夾道歡迎,高呼:“和散那!奉主名來的以色列王是應當稱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