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在耶路撒冷_骑驴进耶路撒冷

约翰福音12章36 节      你们应当趁著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 先知撒迦利亚曾预言:「锡安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啊,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祂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和地骑着驴,骑着小驴,驴的驹子。(亚9:9)」 这段经文得如许清楚,将来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的王将著驴驹子进耶路撒冷,充份表明耶稣知道祂在做什么,犹太人也明白这件事的含意。可是在罗马统治下,有没有人担心这事的发生呢?一旦罗马政府听到有人以犹太人的王,按著圣经上的预言进耶路撒冷,他们会怎么想?会采取什么措施? 犹太人的长老之担心不是空穴来风,犹太人己经有过几次革命,想争取独立和自由,可是每次都被阵压得死伤无数,伤亡惨重。在耶稣升天后也有革命,犹太人就被逐出耶路撒冷了。这就是百姓和当权者的两极心态。 因此当门徒欢呼:「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时,几个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19:38-40) 耶稣进耶路撒冷的这天做了几件事,一是耶路撒冷哀哭,二是洁净圣殿,三是咒诅无花果树,又和法利赛人辩驳祂的权柄,以及用比喻教导百姓。在〈约翰福音〉12章里记载了几个特别重要的教导:1.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2. 耶稣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祂。3. 你们应当趁著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4. 信子就是信父。

耶稣在耶路撒冷_修殿节与好牧人

约翰福音10章9节   :耶稣说:「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 好牧人的比喻是耶稣一个很出名的教导。根据〈以西结书〉34章里,主耶和华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 (结34:11)」,所以犹太人知道,从大卫的后裔中所出来的弥赛亚,将是一位牧者。耶稣为何要在修殿节传讲这个信息呢? 在两约,旧约和新约之间,有一段空白的四百年。这四百年之间发生了但以理所看见的大部份的异象,也就是巴比伦兴起,再来是玛代波斯,希腊,罗马的兴起。在希腊当权时,他们玫力于把外邦人希腊化,在以色列地也不例外。尤其是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以色列被叙利亚国王安提阿哥四世统治,他十分残暴无道,对犹太人和其信仰无理地践踏。 他强迫犹太人竖立希腊神祇偶像,污秽圣殿,在圣殿的祭坛上献上一头猪,并自称为神;又下令禁止学习托拉(Torah,摩西五经)否则处死;犹太男性不能受割礼,又禁守安息日,等等。有一个祭司玛他提亚终于起来反抗,他和五个儿子带领犹太人和叙利亚作战,终于使耶路撒冷得到解放。历史上称为马加比战役。 洁净圣殿之后,要点上金灯台的灯,但是只剩下一瓶没有被沾污的油,离安息日又甚近,来不及做更多的油。没想到这瓶油一连燃烧了八天,直到新油做好补上。所以犹太人庆祝这个节日有好几个名子字:光明节,修殿节,哈努卡节,但是在英文里直接说这是个献殿的节日,重新把圣殿献给神的节日。

遇到瘟疫不是倒霉

遇到瘟疫不是倒霉,是经历上帝保守我们的日子 「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马书14:8) 人生遇到挫折、失望、打击与不如意的日子,我们若将这些事,放在主耶稣的手中,这段过程,常变成祂给我们一生,最珍贵的财产。 我无法说明这事是如何变成的,也无法解释主是如何将我们的不如意,转变成祂给我们的好礼物。苦难像一台戏,主使我从当事者,成旁观者,静看祂作为。 因此我不会讲「走出人生低谷的1、2、3、4、5步骤」,不会说「成功,就是上帝给人的祝福」。 我相信无论有没有步骤,祂引领。我相信成功或失败,在主有祂的定义。 主耶稣是照着祂的信实与慈爱,来引领我们。外在的不如意,使世界对我一时没有期待,反而让我不落在外面的活动,不沉湎于外界的掌声,不忙于会幕外面的杀牛宰羊,多点时间与空间,进入至圣所,贴近主一些。

耶稣在耶路撒冷_医好生来瞎眼的

约翰福音九章25节    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了! 在旧日的社会里,甚至在今天的社会里,人与生俱来的缺陷常被视为一种咒诅,令人讨厌 ,避之不及。正如门徒问耶稣,瞎子是否因为某人的罪而瞎。但是耶稣说,他的缺陷是为了要显出神的作为。这句话使人所认为可怕或可耻的缺陷变成荣耀神的,何等不可思议。原来在神的手里,没有所谓的不完美,只要我们把自己交在神的手里,所有的缺陷和不完美都将因为神的恩典而能荣耀神。 在〈约翰福音〉第九章说到耶稣医治了一个生来瞎眼的人。耶稣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再叫瞎子去西罗亚池子里去洗,瞎子就看见了。西罗亚池子在耶路撒冷南边的一个水池,四面有高墙,希西家当年引基训泉水入耶路撒冷,就是进西罗亚池。整条水道的坡度很平缓,所以水流很慢。在〈以赛亚书〉8:6,耶和华晓喻以赛亚说:「这百姓既厌弃西罗亚缓流的水,喜悦利汛和利玛利的儿子,因此主必使大河翻腾的水猛然冲来,就是亚述王和他所有的威势。」西罗亚的水,虽流得缓,却是活水,是全耶路撒冷百姓倚靠的水源,也是耶稣要用的水。

耶稣在耶路撒冷_法利赛人用淫妇质难耶稣

约翰福音八章7节  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当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时,想要给耶稣一个难题。若是耶稣说打死这个女人,那么耶稣的教导就会失去权柄,因为耶稣教导饶恕和爱;耶稣若说不必打死,则与律法有违。 耶稣弯著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时,有一位画家画出了耶稣心中的愤怒。祂的眼睛在冒火。律法上明明规定,犯奸淫要两个人一起抓,一个人能犯奸淫吗?但是这些知法犯法的文士和法利赛人行如此不公义之事,却沾沾自喜,以为可以难倒耶稣?再一次这些人印证耶稣的话:「摩西岂不是传律法给你们吗?你们却没有一个人守律法」,没有一个人守律法,只是把律法当成整人的工具,陷害耶稣的工具。 耶稣不让愤怒的情绪主宰祂,处理事情靠愤怒是没有用的。耶稣用指头在地上写字,没有人知道祂在写什么,不过那是一个稳住自己的好方法。我们在生气时也当学耶稣,不要讲话,让圣灵对我们讲话,给我们话语和处理事情的智慧。 当耶稣回答:「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他。」犹太人对罪十分敏感,因为他们经常要去圣殿献祭,要认罪赎罪。圣经上说:「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的都出去了」,为何是从老到少,而不是从少到老呢?因为越老的人罪越多,总有一些亏心事、后悔的事在心里。

耶稣在耶路撒冷_过住棚节(下)

约翰福音七章38节    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住棚节共有七天,但是在耶稣的时代增加了一天,也就是第八天,在这天里有一个结束的“圣会”(利23:36),也是“严肃会”。严肃会的用意在于洁净生命中的污秽。住棚节的最后一天,也是犹太人全年所有节期的最后一天,是一个非常隆重的时刻。按照当时的习俗,在住棚节期间,祭司每天要拿金壶到西罗亚池取水,再将水倒入圣殿祭坛旁有孔的银盆中,让水由银盆的孔口流出,并朗诵有关活水的经文(例如:赛12:3;亚14:8;结47:1)。    借此浇奠的仪式来记念摩西曾击打磐石,使流出水来解以色列民的干渴,也盼望弥赛亚能早日来临,解决他们被异族统治,不得自由的干渴。在住棚节的最后一天,人们拿着棕树枝和柳条环绕圣殿而行;祭司要拿着金壶到西罗亚池取水,经过水门带回来,宣读《以赛亚书》12章3节:“所以,你们必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颂读后,祭司把水带到殿里,倾倒在祭坛上,作为给神的献祭。然后,大家一起欢唱“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祂本为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诗118:1),此时崇拜者欢呼并向祭坛摇动手上的棕树枝。 可以想像,在这样重要的时刻里,耶稣站出来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时,众人是何等地惊奇。众人再一次因耶稣起了分歧,有的人相信耶稣,认为祂就是基督,就是弥赛亚;也有人因着耶稣在世上的背景而看轻祂;更有人像法利赛人一样,觉得自己的学问很了不起,不可能被迷惑。他们不但不信,还咒诅那些相信的百姓。因此耶稣说,“人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我们常常因为有一点学问、金钱、资历、经验,就看不起别人,不能按著本相去观察,做合理的判断。我们心里的光,被世界的标准遮掩了。

耶稣在耶路撒冷_过住棚节(中)

约翰福音7:28-29   那时,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大声说:「你们也知道我,也知道我从哪里来。我来并不是由于自己,但那差我来的是真的,你们不认识祂。我却认识祂,因为我是从祂来的,祂也是差了我来。」 旷野里,吃吗哪的经验,一旦进入迦南地就终止了;耶稣在人世的时候,也有一定的时间;圣灵来了,耶稣就回到天上了。有许多事,都是有时限的。例如,童年,一去不回头;美好的友谊也不一定长驻;父母与子女都不能长聚,夫妻亦然。时间像一道河流,载着历史和时光不断地往前流,若我们不懂得珍惜眼前,不把握机会善待身边的人,就会留下重重的后悔。 住棚节,是为了让以色列人记念出埃及,在旷野中的四十年。神说:“ 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 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表明神带领他们避过地上的灾难,让他们很顺利地到达应许之地,神是有大能力的神。事实上也是如此,但是因为以色列人的小信,才被惩罚多走了旷野卅八年。神说:“我领你们在旷野四十年,你们身上的衣服并没有穿破,脚上的鞋也没有穿坏。”神是供应、眷顾,满有慈爱的神,两三百万人的衣服和鞋子,祂都一一记挂于心。 住棚节,就是想让以色列人因为与这样的神有了约,而一连七天在祂面前欢乐。但是在这个住棚节里,耶路撒冷的气氛并不像神所要求的,人人充满欢乐过节;相反地,有许多人因为耶稣而意论纷纷,更有人心起杀机。当耶稣公然出现在圣殿教导时,许多人因为祂的大胆而吃惊:“这不是他们想要杀的人吗?你看他还明明的讲道”。这些人当中也有读过摩西五经的,他们认为:“我们知道这个人从那里来;只是基督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从那里来。”

耶稣在耶路撒冷_过住棚节(上)

约翰福音七章16节    耶稣说:「我的教训不是我自己的,乃是那差我来者的。」 耶稣以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是在靠近逾越节的时候;此时已近“住棚节”,这期间相隔了大半年。“住棚节”是犹太人的三大节期之一,是从犹太历7月15日开始(相当于西历九、十月间),一连七天,庆祝收割季节结束,并感谢神厚赐一年的丰收;同时记念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旷野飘流四十年蒙神眷顾的经历。百姓们都上耶路撒冷过节,居住在临时用树枝搭成的棚或帐蓬里。这节是神惟一特别指定要在神面前欢乐的节日(利 23:40)。 “住棚节”是在“赎罪日”后第五天开始,从每年一度最严肃的节日转为最欢乐的节日,代表神饶恕了以色列人的一切罪孽之后,便可以享受从神来的欢乐。因为一个心里有罪孽的人,不可能享有从神来的真正喜乐。耶稣的弟弟们叫耶稣“上犹太”去,因为耶路撒冷的地势比其他地方高,因此《诗篇》里也有〈上行之诗〉,是诗人去耶路撒冷时,一路往上走,一路赞美神的诗歌。 再一次,我们看到耶稣也有和我们一样的问题,连祂的家人都不信祂。因此以嘲笑的方式,说:“人要显扬名声,没有在暗处行事的”。耶稣的弟弟们和祂一起生活多年,都无法接受祂是弥赛亚的事实,因此我们的信仰不被家人认同,也就不足为奇,不用太难过。一直到耶稣复活之后,祂的弟弟们才有了很大的转变,雅各成为教会的柱石,犹大也写下了《犹大书》。正如耶稣所言:“我的时候还没有到”,凡事都有定时,耶稣不着急,我们也不用着急。时候到了,圣灵自然动工。

耶稣在犹大地Judea

约翰福音三章30节   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犹大地是指什么地方,大家有印象吗?其实我们己经讲了不少在犹大地的城巿,只是这一件事也发生在犹大地,却没有说明是什么地方,所以我们藉这个机会来看看犹大地是什么地方。 自从所罗门王年老时转去拜偶像,神就定意从他手中拿走十个支派,赐给耶罗波安做以色列十个支派的王,只留给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一个支派,犹大支派,所以南国的地就称为犹大地,因为以犹大支派为主。当然,利未支派也留在耶路撒冷,因为圣殿在耶路撒冷,而且耶罗波安转去拜金牛犊,不准利未人敬拜耶和华神。后来其他支派里有些人因为信仰的缘故也来归附犹大南国。 所以, 犹大地就是南国犹大国的领土。从地理上来讲,也可以说是迦南地从伯特利以南的地方,都称为犹大地。例如伯利恒,耶路撒冷,希伯仑,别示巴,等等有名的城巿都在犹大地。犹大地包括有五部份:即是犹大旷野、犹大山地、高原(示非拉)、非利士地和南地。约旦河也流贯其中,直到死海。 与尼哥底母夜谈之后,耶稣和门徒到了犹大地的某个地方居住,耶稣让门徒为人施洗。施洗约翰也在靠近撒冷的哀嫩施洗,因为都靠近约旦河。约翰的门徒听到风声,就去告诉约翰::「拉比,从前同你在约旦河外、你所见证的那位,现在施洗,众人都往他那里去了。」

耶稣在耶路撒冷_医好38年之瘫子

约翰福音五章17节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这是目前耶路撒冷的旅游景点之一,读过福音书的人都会想去看看这个毕士大池是怎样的,因为耶稣曾经在这里医治了一个瘫了38年的患者。 在20世纪初,考古学家White Fathers 开始在离圣殿山北墙100米的地方发掘。他发现了两个相连的大池,池分成南北两部份,南池(向南)面积约为71米x 51米,北池(向北)面积约有58米x 43.5米,两池之间有一道桥,池的四边与中间共有五条走廊,供求医的人在此等候医治,这与约翰的描述,有五个廊子的说法相符。 毕士大的意思是「怜悯之家」或「双泉之家」或「善堂」,是为一些患病者设立的慈善场所。此池底下有间歇性的硫磺喷泉,每隔若干时候会喷射一次。因为硫磺泉水有医病功能,所以许多病人到此治病。也有天使下来搅动池水,第一个下水的人便可得到医治的传说。据现存的遗迹所见,现在的毕士大池是在一个废墟的大坑中,坑内有石砌的墙壁、大柱子及拱顶等,因为原来的地面不断地填高,以致比水池高出约十米之多。不过,水池仍保留原状,一个「日字形」的建筑物,四周所见,有许多柱廊、柱头、鼓形石块等。

耶稣在耶路撒冷_尼哥底母的夜访

约翰福音三章16节   耶稣说: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这个尼哥底母夜访耶稣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读过了。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篇马丁路德在他的时代里也经历过一次瘟疫,他写下了一段话: 「我会祈求神的怜悯来保护我们,然后我会尽力去消毒,洁净空气,服用必需的药物。我会避免去那些不需要去的地方,以免我被感染,以致于在不知不觉中也感染他人,因我的过失而导致他人的死亡。倘若神要带我走,祂一定能找到我,并且也明白我所做的一切。因此我不必为自己的死亡或他人的死亡负责。倘若我的隣舍需要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助他,我不会因为他的所在或是他的问题而拒绝。这不是要试探神或愚蠢的选择,乃是我对神的敬畏而做的选择。」 〈约翰福音〉第三章,当尼哥底母和耶稣谈到重生时,耶稣以永生做了最后的注释。要有重生,才能进入永生。尼哥底母是个法律赛人,法律赛人是很追求守律法的一类人,因为他们相信神能使死人复活,撒都该人则恰恰相反,他们追求高位和名利,他们不相信死人复活。所以对一个相信死人可以复活的法律赛人而言,信仰里有许多奥秘的事。

耶稣在耶路撒冷_洁净圣殿

约翰福音二章17节  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祢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 主耶稣曾经两次洁净圣殿。第一次是祂刚出来传道的时候。记载在〈约翰福音〉第二章。其余三福音所记载的是第二次洁净圣殿,是祂受死前一周所作的事。这也是祂第一次以成人的身份到耶路撒冷去过逾越节。犹太人曾经是游牧民族,但是后来在迦南地定居后,神规定只能有一个献祭和敬拜的地方。在所罗门圣殿建立之后,大家就一年几次去耶路撒冷过节。过节往往要献祭,但是远道而来的人带着牛羊很不方便,律法也允许他们带钱到耶路撒冷,再买牛羊及献祭用品。 但是在耶稣的时代,由于耶路撒冷圣殿为要维持圣洁,规定奉献的钱币必须是由圣殿发行和加利利地区的钱币才可以,因为这两个地方所发行的钱币只有灯烛,没有人物像。当时罗马帝国发行的钱币就有罗马皇帝的像。为了方便这些朝圣客的需要,就在外人院设立兑换钱币的地方,换钱之后再去买牲畜。这些牲畜摊贩通常都由祭司在负责,或是由祭司检验合格的摊位,表示这些摊子所贩卖的牲畜作献祭用是合格的。而所有自己带牲畜来献祭的人都必须经过祭司检验合格后才可以献祭。如果被祭司检定不合格的话,只好到这些摊贩去进行补贴「兑换」合格的牛羊等牲畜。祭司原本要服务朝圣客,却为了钱与商人勾结,骗取人民的钱财。例如在检验牲畜是否健康时,故意刁难,要求献牲祭者更换另一只新的牲畜,这样贩售动物的摊位就可以多赚兑换手续费,甚至故意以高价售出。 陈终道牧师说,「为甚么两次的事这么相似﹖那正好证明犹太人并没有因耶稣第一次洁净圣殿而悔改。主耶稣拿绳子作鞭子,把卖牛羊鸽子的人都赶出去,推翻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那些人的情形必然十分狼狈。后来主又得再次洁净圣殿,因为那些受责备的人依然如故!」

耶稣在耶路撒冷_12岁的耶稣

路加福音二章49节  耶稣说:「为什么找我呢?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在婴儿耶稣第一次上了耶路撒冷之后,路加医生记载:「孩子渐渐长大,强健起来,充满智慧,又有神的恩在他身上」(路2:40)。路加不是犹太人,但是他为了向一位提阿非罗大人传耶稣的福音,他很努力地去搜集资料,再把这些收集到的史实按著时间记录下来。有解经家认为这些资料很可能都是向耶稣的母亲采访所得。 话说回来,耶稣第二次上耶路撒冷是何时呢?路加记载是在耶稣12岁的时候,跟着父母和亲友从拿撒勒到耶路撒冷去过逾越节。按照摩西律法,神命定以色列的男人每年要上耶路撒冷守三次节期:一是逾越节,二是五旬节或称初熟节,三是柱朋节或称收藏节。后来比较严谨的希勒学派规定,敬虔的妇女至少也要一年过一次逾越节。 逾越节是犹太人记念:神借着摩西把他们从埃及为奴的苦况下拯救出来的大日子。在那个晚上,神差遣灭命的天使杀掉埃及所有头生的人和畜,独独越过门上有涂羊血的以色列家。在那个夜晚,法老答应让以色列人全部离开埃及。以色列人不再是奴隶,成为自由人的日子。从那夜起,神是以色列人的神,以色列人成为神的子民。

耶稣在耶路撒冷_婴儿耶稣

路加福音二章22节    按摩西律法满了洁净的日子,他们带着孩子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献于主。 现在我们要来看耶稣在耶路撒冷的事蹟了。你记得耶稣何时开始去耶路撒冷吗?今天的经文己经给您提示了。耶稣第一次去耶路撒冷是被抱着去的,因为他那时还只是个婴儿。 「按摩西律法满了洁净的日子」是指〈利未记〉12章1-8节里,神教导摩西的「母亲洁净礼」,其实有点像华人产后坐月子,只是在摩西律法里对生儿生女后的规定日数不同。生儿子要居家33 天,生女儿要家居66 天。这对女性是一个很好的福利,因为生孩子对母亲的身体是一个极大的消耗,母亲在哺乳的过程中又是另一种消耗,所以居家休息对母体健康的恢复十分重要。 这个「母亲洁净礼」结束后,母亲要把一岁的羊羔作为燔祭,一只雏鸽或是一只斑鸠为赎罪祭,带到会幕门口交给祭司,祭司要为她献祭,她的血源就洁净了。马利亚是献一对斑鸠或两只雏鸽,可见他们的家境并不富裕。 所以我们可以算出,耶稣在出生后第八天行割礼,马利亚居家33 天后,约瑟和马利亚就带着小小耶稣上耶路撒冷去,要把祂献于主,这里的「主」是指耶和华神。你算得出耶稣大约是出生后多久去耶路撒冷吗?(割礼的前七天,其实也算在33天里,你有没有上当呢?) 这里我们看到约瑟和马利亚的敬虔,也看到在神的律法里,母亲需要洁净自己,父亲必须带领家庭,一起把头生的儿子献给主。这就是《圣经》给父母的规范,父母要一起在主前,来担当养儿育女的工作。

教堂关闭了

马太福音18:20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星期五晚上从查经班回来收到一封教会牧师的信件,教会这周日开始停止敬拜聚会了。刚才在查经班里,我们也讨论到这个问题,许多教会都顺服加拿大政府的要求,超过两百五十人以上的聚集必须取消。 事实上,网路上己经不断有这样的消息出现,也有人开始反应网路上的敬拜和实体敬拜的不同感觉。人终归是人,看着电脑或电视敬拜,总觉得缺少了一份敬虔。 以前总觉得不能去教会敬拜是一件离我们好远的事,只会发生在那些没有宗教自由的地方,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一个星期想去教会几次都没问题。几曾何时,因为新冠状病毒的肆虐,这样的事也临到了我们身上,不能去教会敬拜了。 幸好有一些牧者提出了一些方案,虽然有网路敬拜,最好不要自己一人或一家子宅在家里敬拜;最好邀请两三个家庭一起敬拜,一起颂赞,一起祷告,一起听道。有的教会只提供讲道,但是敬拜的内容若只是听道就感觉贫乏。

耶稣在耶利哥

路加福音19:10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谈起耶利哥,相信没有人不知道吧! 你第一个想到跟耶利哥有关的故事是什么? 是不是以色列人绕耶利哥七天,耶利哥就倒了的故事呢?真的很神奇吧! 神晓喻约书亚,一周六天内每天绕城一次,在第七天绕城七次;约书亚照做,城就倒了。神不允许以色列人拿取耶利哥的东西,全部要消灭掉,因为是当灭之物;唯有金子、银子和铜铁的器皿,都要归耶和华为圣,必入耶和华的库中。有一个人名叫亚干,他私底下拿了一件美好的示拿衣服,二百舍客勒银子,一条金子重五十舍客勒,结果以色列人在第二阶段的艾城之役大败。亚干的罪也被彰显出来。 约书亚咒诅重建耶利哥城门的人,因为耶利哥是以色列人进迦南攻取的第一个城巿,也就是初熟之物,是属于神的。以色列王亚哈在位的时候,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的时候,丧了长子亚比兰,安门的时候,丧了幼子西割,正如耶和华藉嫩的儿子约书亚所说的话(王上16:34)。

耶稣在伯大尼

约翰福音11:25  耶稣对她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在国外有不少同样名字的城巿,例如温哥华Vancouver,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省有一个,在美国华盛顿州也有一个;而列治文Richmond,在世界上有60个地方都取这个名字。圣经上的伯大尼也是如此,新约里告诉我们,在以色列这小小的地方就有两个地方都叫伯大尼。这两个伯大尼都很出名。 因为第一个伯大尼是耶稣接受施洗约翰施洗的地方。在〈约翰福音〉一章28节记载:「这是在约但河外,伯大尼,约翰施洗的地方作的见证。」这地方称为约旦河外的伯大尼,大多数人认为是在现代约旦国境内、约但河下游的东岸地区。这约旦河外的伯大尼就在比利亚境内。 所以当耶稣还在比利亚时,有人来告诉耶稣,他所爱的人病了。耶稣听了的反应是:「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神的荣耀,叫神的儿子因此得荣耀。」但是,拉撒路却死了。当我们为病人代祷时,总认为病人要得医治,神才能得荣耀;人若死了,神还有什么荣耀呢?换个角度思想,假如所有的病人经过祷告就不死,世界会不会太拥挤了?

耶稣在比利亚

路加福音15:10 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 比利亚在哪里呢?这地方对我们而言有点陌生,因为她在约但河东,是旧约的基列地,新约一般用「约旦河外」(太 19:1、可 10:1、约 10:40)来形容此地。此地地势很高,树木很多,有长达 1000公尺的悬崖,可俯视约旦河。当以色列人要过约旦河进迦南时,流便、迦得、玛拿西半支派的人看到它,竟然不想进入迦南了! 摩西答应把这片土地赐给这两个半支派,但是要求他们的男丁仍然和其他人一起进迦南并肩争战,直到得到应许之地。他们也答应了。 在主耶稣的时代,比利亚住的大多是犹太人,由希律安提帕统治。此地与加利利和犹大地相连,因此犹太人若想从加利利区去犹大地,或从犹大地去加利利区,却不想经过撒玛利亚,就可以取道比利亚。 主耶稣在最后一次前往耶路撒冷之前,也就是受难之前,曾隐退到约旦河外,也就是在比利亚住了一小段时日。四福音里都有这个记载,只是各取记录耶稣的教训有别。分列如下: 一, 论离婚 (太19:3-12/可10:1-12/路16:18) 耶稣在比利亚时,有法利赛人来跟耶稣讨论离婚(休妻)的问题。犹太人当时对离婚的看法有保守和自由两派。摩西在〈申命记〉 24:1 吩咐以色列人:「人若娶妻以后,见她有甚么不合理的事,不喜悦她,就可以写休书交在她手中,打发她离开夫家。」什么是「不合理的事」呢?犹太人对这一点有许多的争论。比较保守的沙买学派(Shammai School) 认为不合理的事只有一项,就是淫乱。稍自由的希列学派(Hillel School)认为它涵盖较广,于是到最后变成几乎不论什么理由都可以休妻。

耶稣在黑门山

马太福音17:2   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象,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 黑门山,在叙利亚译本作西连山,阿拉伯语称之为谢赫山 ( 意即长老山 ),又因山头长年积雪,被称为塔利山 ( 意即雪山 )。黑门山横跨黎巴嫩平原和米斯巴平原,是玛拿西半支派的北界,也是以色列全地的北界。现今黑门山的顶峰位于叙利亚和黎巴嫩境内,西坡和南坡则归于以色列。 相信许多人对黑门山的印象来自〈诗篇〉133篇: “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黑门山和锡安山相距超过一百哩,高度相差极大,但是从西面地中海而来的空气带着水份,碰到黑门山就会往上升,每年10 月到4 月北风吹拂,就会使水气飘过千山万岭到达锡安山,遇见冷空气后便会凝结成露水,带来秋雨与春雨。因为当地不常下雨,雨量也很分散,所以因着黑门的甘露,以色列的农作物得以丰收,葡萄品质也非常好。黑门山对以色列的祝福还有哪些呢?

耶稣在该撒利亚腓立比 Caesarea Philippi

马太福音6:15-16  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儿子。」 假如你要去旅行,会挑选怎样的地方呢?我相信多数人都会挑选有山有水,风景十分优美的地方。班尼亚斯就是以色列地一个很出名的风景区,因为它位于黑门山麓,又有发源于黑门山的班尼亚斯河与但河,和发源于黎巴嫩的哈斯巴尼河和以云河汇聚成了约但河,往南注入低于海平面约209公尺的加利利湖,最后注入死海。有人认为旧约的巴力迦得(书13:5)和巴力黑们((代上:23),指的就是这个地方。 大希律王去世后,将政权分给三个儿子,分封王腓力(Philipp)在班尼亚斯建都,西元前二年他将城市改名为该撒利亚.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此地因有丰沛的水源,加上邻近地区土壤肥沃、物产丰富,吸引了许多狂热的宗教崇拜。在希腊和罗马时期,这座城里盖了众多的神庙,其中有一位希腊神祇「潘Pan」,因而以牠命名,改名为班尼亚斯。所以该撒利亚腓立比就是班尼亚斯Banias。 班尼亚斯位于现今的戈兰高地,被规划为自然保护区。从黑门山流下的水流在此地形成了一道美丽的瀑布,形成班尼亚斯极美的河道。另一个水源的出口位于一个大岩壁的洞穴,这个岩壁被称为「神祗之石」(Rock of the Gods)。岩壁一边的底下的洞穴,上面嵌著三排尖牙利齿,这就是「潘神岩洞」又被称为阴间之间或地狱之门。Pan潘神是一个半人半羊的恐怖(panic)之神,常吹着排笛施展魔法,阿拉伯语原称此地为潘尼亚斯,后来才变成现在的班尼亚斯。

心灵和诚实的敬拜

约翰福音4:24 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最近因为新冠状病毒的缘故,世界各地有许多教会都开始采用直播,线上聚会,等等。也有许多团契或查经改在网路上进行。这实在是很不得己的事情,因为大家都怕被传染。 在有些疫情严重的地方非关闭教会不可,但有更多地方的害怕是出于无名的恐惧,害怕其他人有没有接触过不该接触的人,害怕有没有带菌者也来参加聚会,害怕不认识的人来团契或小组,等等。原本欢迎新朋友,要福音广传的教会,一反常态地把自己关闭起来。感觉上,似乎听到撒旦在仰天长笑。一点点的恐惧,就可以让基督徒吓到闭门不出了。 可事实上我们还是在出门,我们还是去上班上学,我们还是要买菜,要呼吸。我们就是不敢上教会,不敢开小组或去团契。我们什么地方都敢去,就是不敢去神的家。 但是处于末世时代的我们,岂不知有更多的灾难将要一一地来临吗?当我们听到哪里有疫情爆发时,其实是在提醒我们应当怎样保护自己,而不是一味地恐惧。有些教会开始在门口分发消毒水,口罩,喷酒精,劝会众有距离地分座,这些都很好,因为至少会众还是回到教会敬拜了。

耶稣在马加丹和大玛努他

路加福音7:47  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 耶稣用七饼数鱼喂饱了四千个男人(女人和小孩不计)之后,离开低加波利,到了一个我们很陌生的地方。那地方马太叫她「马加丹Magadan」(太15:39),马可称她「大玛努他Dalmanutha」(可8:10),有学者认为这两者其实是同一个地方。这是什么地方呢,听起来好特别。我们且先用「马加丹」来说事。 马加丹在加利利海的西岸,在迦百农以南。有圣经学者认为,马加丹是抺大拉的别名,是同一个地方,原因是阿拉米语经常用字母L(l) 代替希伯来语的N(n),所以马加丹(Magadan)可以变成抺大拉(Magdala),其名称源自希伯来文的Migdal,是「楼塔」之意。很多人认为这就是抺大拉的马利亚的家乡。 说到抺大拉的马利亚,你有没有什么印象呢?她是追随和服事耶稣的几位女信徒之一。她为什么会追随耶稣呢?路加记载,耶稣曾经从她身上赶出七个恶鬼(路8:2)。这之前的辛苦和之后的自由就不用多着墨了,因为马利亚对耶稣深深的感激不在言下。 在〈路加福音〉第七章里记载着有位法利赛人西门请耶稣吃饭,有位有罪的女人用眼泪和头发擦拭耶稣的脚,然后用香膏抺祂的脚。这个女人就是抺大拉的马利亚,为何称她是有罪的女人呢?因为她是个当时大家都认识,却瞧不起的妓女。耶稣为她赶鬼,使她脱离罪恶的生涯,重新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她对耶稣的感激是西门远远无法体会的。因此当西门心里说:「这人若是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乃是个罪人!」

耶稣在低加波利Decapolis

可5:21 那人就走了,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众人就都稀奇。 昨天我们读到耶稣到了推罗西顿,为迦南妇人的女儿赶鬼。然后,马可告诉我们,耶稣离开推罗,经过西顿,又从低加波利境内到加利利海。你还记得上次耶稣在低加波利的一座城里做了何事吗? 祂特地坐船到低加波利,一上船就碰到一个被鬼附的格拉森人。耶稣让附在他身上的鬼进入猪群,所有的猪都疯狂跳入海里。以致那里的人惧怕祂,求耶稣离开。那个被鬼附的人想跟耶稣走,但是耶稣要他回家,把神怎样怜悯他的事告诉亲友。现在耶稣回来了,是否要看看那个人的情况如何?(可7:31) 格拉森在加大拉区,也是低加波利的十座城之一。低加波利就是十个城的意思,英文是Decapolis,译为德卡波利斯。就好像素里巿(或温哥华,或列治文)在大温哥华区里,也是B.C.省(英属哥伦比亚)的一个城巿。 没想到这次一来,就有许多人从低加波利的其他城巿里也来找耶稣。可见那个曾被鬼附的人做的见证何等有效。马可如此形容:那人就走了,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众人就都稀奇(马5:21)。现在听到耶稣来了,于是众人都出来跟随耶稣,要听听祂的教导。 有人带来一个耳聋舌结的人,又带着瘸子、瞎子、哑巴、有残疾的和好些别的病人,都放在祂脚前。耶稣一一医好他们,他们就归荣耀给以色列的神。那是外邦人居住的地方,有的人拜希腊的神,有的人拜亚斯她录—迦南地的女神,但是现在他们想要认识以色列的神,因为这个神看起来又真实又有能力。

耶稣在推罗西顿

马太福音15:28 耶稣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从那时候,她女儿就好了。 以前我不明白拣选的意思,因为主耶稣的救恩对我而言更像是普世救恩。祂的十字架不是为全人类而背的吗?祂的血不是为众罪人而流的吗?不是单单为我啊! 但是当我再读到耶稣为了撒玛利亚妇人,顶着烈阳去敍加;为了格拉森被鬼附的人,飘湖过浪,几乎灭顶;现在又为了一个外邦小女孩,带着门徒长途跋涉到推罗西顿,我逐渐明白何谓耦选,明白每一个人的得救都不是偶然。当主耶稣来找我们时,祂都是一对一的,在呼唤。然后由点而面,借着一个人的得救使更多人认识祂,从而决定自己要不要这份救恩。 推罗和西顿都是旧约和新约里有名的城巿,尤其在旧约里更记载了她们辉煌的历史。现在这两地都在黎巴嫩的国境内,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原来这两地都曾经是神赐给以色列人的地方。 西顿,今天叫赛达(Saida,阿拉伯语意为“钓鱼”)。从前西顿是以挪亚的曾孙,迦南的长子命名(创10:15),并可能是他的后代定居之处。古代迦南的北部边界延伸到西顿(创10:19);后来雅各预言这是西布伦的边界(创49:13);约书亚也认为那是神应许以色列的一部分(书13:6);西顿被包括在亚设地业的北部边界(书19:28)。西布伦和亚设都是雅各的儿子。

耶稣在格拉森

路加福音8:39 「你回家去,传说神为你做了何等大的事。」 实际上,大多数圣经学者认为耶稣从来没有去过格拉森。根据马太,马可,路加三人的描写,有些人会以为耶稣去过格拉森。从考古学家的观点,格拉森在加利利湖的东南方,离开加利利海最南端至少35哩,她是低加波利(十个城)中的一个大城,其范围包括了数十哩外的加利利东岸。 马太写作的对象是犹太人,所以他称那是加大拉人的地方,因为加大拉离加利利南端只有六哩,一提加大拉,大家都知道是指什么地方;而马可和路加写作的对象是外邦人,所以称那个被鬼附的是格拉森人。他们三个都没有说耶稣去格拉森,而说是去了格拉森人的地方,或加大拉人的地方。 1970年考古学家Tzaferis在迦百农东南九哩,靠近加利利湖边,挖掘一间拜占庭教会的时候,在300 码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处从未被人挖掘的土丘,就是现在的Tell El- Kursi。Kursi有陡峭坡度的山崖在海旁,也有洞穴与坟墓在山边,四周环境极符合福音书的记载。在加利利湖东岸,只有这里有个山崖,直泻入海。Tzaferis 就在这一带工作,証实了这里就是当年耶稣赶鬼入猪群的地方。 在这之前,耶稣和门徒上了一条船,然后耶稣吩咐渡到湖那边去。途中耶稣睡着了,而湖上开始起暴风,船里满了水,耶稣还在睡觉。终于有一个门徒忍不住来叫醒耶稣:「老师啊,我们都快死了。(夫子!我们丧命啦!)」耶稣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可能先伸个懒腰,然后斥责狂风大浪,风浪就平静了。门徒又惧怕又稀奇。

耶稣在叙加(Sychar)

约翰福音4:26 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祂(弥赛亚)。」 叙加在哪里?耶稣去过叙加吗?这样说你可能还是想不起来。假如,这是一个在旧约时代称为「示剑」的城巿,座落在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的山脚下,你想起来了吗?或许,再给你一个线索,亚伯拉罕的孙子,就是神为他取名「以色列」的那位,此地有一口井就是以他为名。 然后,在以色列国分裂之后,此地被分到北国以色列的撒玛利亚地区内,成为撒玛利亚的一座城。在北国以色列被亚述灭亡之后,大部份的以色列人被掳到亚述,亚述王又迁了许多外邦人来住此地,如此混杂之后,撒玛利亚人从此失去他们纯正的以色列血统,而被犹太南国的人看轻了。但是耶和华神是否也看轻他们呢?(假如你一看到叙加,就立刻想起这个故事,表示你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给自己拍拍手鼓励鼓励) 在叙加发生的一件事,很明显地表达了神对他们的爱和怜惜。那是什么事呢?你想起来了吗?在一个炎热的中午,日正当空,没有人会出来打水时,有一个撒玛利亚妇人出来打水了。她根本不想碰到任何人。却没料到,有一个卅来岁的犹太男子,在那里等她,温和地看着她。 他可能不很帅,因为《圣经》上形容他没有佳形美容,他向她要水喝。她很奇怪,这男子一看就知道是犹太人,自以为圣洁的犹太人怎么会不耻下问地向一个撒玛利亚女人要水喝,不怕被沾污了吗?

安息日的主

马太福音12:8   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耶稣是在怎样的情况下说这句话呢?你记得吗? 有一天,耶稣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他的门徒饿了,就掐起麦穗来吃。 法利赛人看到了就责备耶稣,说祂皂门徒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呢?不该肚子饿吗?不该吃麦穗吗?还是不该掐麦穗?还是根本不该在安息日从麦地经过? 法利赛人注重的是该不该。 耶稣注重的,是门徒的需要。门徒饿了,需要食物,把食物放在口里。在耶稣看来理所当然。 从法利赛人的角度,耶稣以大卫吃祭司的饼为例来解释。大卫饥饿时,都可以吃祭司才可以吃的陈设饼;相较之下,麦穗应该更没问题了。 法利赛人认为掐麦穗是犯了安息日的大罪,但是审判人有没有罪的是谁呢?不该由法利赛人来定门徒的罪。法利赛人虽自以为义,却也没有从神来的权柄订人的罪。 假如祭司在安息日,在圣殿里工作不算罪;那么为什么耶稣的门徒因为饥饿掐麦穗是罪呢?律法里没有这一条,很多条文细节都是后人加上去的。因此,只有安息日的主可以审判人是否有罪,是否干犯了安息日。

耶稣在拿因城 (Nain)

路加福音 7:13 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对她说:「不要哭!」 拿因城是一座位于拿撒勒东南约八公里的小城,现今在拿撒勒以南数哩的耶斯列平原上,位于小黑门(Little Hermon)的边缘,一般人都接纳它就是《路加福音》所叙述的地点(路7:11)。在希伯来文的Naim里,意思是使人愉快的绿茵之地,和该地区怡人的景色十分贴切。有人以为她就是旧约里提到的书念,就是为先知以利沙预备小楼的妇人住处,她的儿子也曾经死了,后被以利沙救活(王下4)。 这个故事最动人之处在于没有人向耶稣求什么,寡妇己经伤心欲绝,围观的人也都心感不忍。就在这时,耶稣来了,祂一看到这样的情形就怜悯那寡妇。耶稣叫她不要哭,然后吩咐死人起来。在一片绝望的泪水里,众人领受了从耶稣而来的爱和希望。这真是「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的最佳写照。在人类的有限里,我们何等需要神的怜悯。 紧接着就是被希律关在监里的施洗约翰派门徒去问耶稣,「那将要来的是你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耶稣的回答对我们的意义可能不如对以色列人那么大。因为在旧约里,以色列人都期盼著神所应许的弥赛亚快快来临。施洗约翰为耶稣施洗时相当确信耶稣就是神的儿子,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疑惑。我们对信仰也会如此吧,有时信心满溢,有时又一点信心也没有。

耶稣在拿撒勒

以赛亚书1:11从耶西的本必发一条,从他根生的枝子必结果实。 当大希律死了之后,玛利亚和约瑟就带着小小耶稣从埃及回到他们原来住的地方—拿撒勒。耶稣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这个小村庄度过,那时拿撒勒是一个声名狼籍的地方,交通很不方便,离国际大道有六公里之遥;但是自从主耶稣升天之后,在一世纪时,此地变成朝圣者的主要目的地,现今城中有报喜堂、圣约瑟堂、圣加百列堂、基督圣桌堂和拿撒勒修女院等可参观之处。 如今拿撒勒交通方便,公路网四通八达,与加利利的公路系统密切相连。 拿撒勒Netzer(נצרת),这名字的字根zer(נצר),意为“分支(枝桠/苗)”,暗指关于大卫王对弥赛亚的预言。 从耶西的根基起必发一条枝子,这枝必结出果实(赛11:1)。耶西是大卫的父亲,耶西的本(根)指的是大卫的后裔,所以弥赛亚必须合乎预言里的要求,祂必须是大卫的后裔。 拿撒勒在〈圣经〉里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但是天使在这里告诉马利亚,她将要从圣灵怀孕生子;耶稣也以此地为自己的家乡(太13:54),但是耶稣在自己家乡的会堂教训人时,这地方的人却因为他们对耶稣一家太熟了,以致于看不起耶稣,他们就厌弃耶稣。因此耶稣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之外,没有不被人尊敬的。」他们不但不接受耶稣,还撵他出城。耶稣因而离开他们,也不在那里多行异能。拿撒勒人丧失了一个认识弥赛亚的机会。

耶稣在哥拉汛 (Korazin / Chorazim)

路加福音10:13 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 在整本《圣经》里,只提到哥拉汛两次,一次在〈路加福音〉,一次在〈马太福音〉;两次都是被骂,就是今天经文里的主角。哥拉汛;迦百农和伯赛大是人称耶稣传福音的鐡三角,意思就是因为其地理位置相近,形成了一个三角型,而耶稣在这三个城镇的时间也特别多,所以称之为福音的鐡三角。 现在经常听到有信徒说,传福音很难,都没有人要信耶!今天你看了耶稣传福音之后,也是如此痛心地指责那些人的不信,心里可能会感到安慰一些。想当年主耶稣周游四方,神蹟奇事不断,当地人还不肯相信,还要驱逐耶稣;更何况我们这些平凡的信徒,所遭受的抵挡原是正常。因为在人心里有着撒旦的位置,怎么会轻易让耶稣取代?所以保罗说,若不是圣灵感动,没有人能称呼耶稣是主(林前12:3),是一句何等真实的话,鼓励我们传福音更要倚靠祷告,求圣灵动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