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残疾者的诗歌」系列介绍(3):「每一天所度过的每一刻」

导言

今天我在「病弱残疾者的诗歌」系列中要向大家介绍的这位圣诗作者,虽然出生于北欧之国 – 瑞典的一位女性,但她所写的诗歌却在十九世纪欧美各国先后兴起的基督教复兴运动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本人也因此与同时代英国的夏洛特·埃利奥特(Charlotte Elliott)以及美国的芬妮.克罗斯比(Frances J. Crosby) 等著名圣诗作者一起,被列入教会史上杰出的女诗人行列。她就是莉娜·桑德尔(Lina Sandell 1832-1903 )。下面我就来讲述她的生平,以及她的代表作「每一天所度过的每一刻」(Day By Day,and with each passing moment)(以下简称“每一天”)背后的故事。

 01 自幼病弱的女孩和博学父亲

莉娜·桑德尔1832年出生在瑞典斯马兰市的弗洛伊德镇。父亲是一名牧师,她是家中的幼女,上面还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在众兄弟姐妹中莉娜一直最受父母亲的关爱,其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家中老么,更是因为她在很小时就因染上了伤寒而差点丧命,病愈后身体状况就变得弱不禁风,一直十分虚弱。正因为如此,在她的童年雷根本无法像正常孩子们那样在室外自由自在地玩耍,大多数时间里只能待在室内。

(左图是莉娜.桑德尔年轻时的照片)

莉娜的父亲乔纳斯·桑德尔(Jonas Sandell 1790-1858)是一名知识渊博的牧师,他不但是当地教区德高望重的一名教务长,而且还是一个业余的地形学家,在地形和方言的研究领域颇有建树。因此在他家里自然有一个藏书十分丰富的书房。这也为因身体原因只能待在室内的莉娜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去处,那就是父亲的书房。

莉娜的天资本身就十分聪明,加上有了整天和博学的牧师父亲在一起的条件,她不但自四五岁起就学会了阅读和写字,也因为受到当牧师的父亲的影响,从小就在灵性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她经常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灵修所得记录在笔记本上,到十三岁时已经记满了厚厚的一大本。在这些灵修中她最关心的主题是耶稣救恩和在基督里的生命,以及对天堂和永生的盼望。同时作为一名年少的文学写作爱好者,她也常常把自己的所见所思化作赞美诗歌的形式记录下来。

▲ 莉娜父亲乔纳斯服事的教堂及他本人历史照片

02 才华横溢的诗人和受洗“儿歌”

莉娜的文学才华随着她年龄的成长不断地得到进步,到了她二十一岁那年就出版发表了第一部诗集;但最早引起人们注意的还是她十六七岁写的那首「天父的孩子」(瑞典语:Tryggare Kan Ingen Vara),因为这首诗歌流传到后来居然成为瑞典所有儿童在受洗时必唱的圣诗。

说起来很有趣,莉娜在酝酿写作这首诗歌时,她心里出现的人物并不是孩子,而是处在那个极其动荡和不安的年代里仍然能够坚持自己的信仰,跟随主走十字架道路的勇士们。这一点从诗歌的一开始就写了“没有人能比那些忠实于天父的信徒更为安全”的诗句可作证明。但是莉娜在这句诗文里,她用了“little crowd”来形容那些为数虽少却信仰坚定的信徒;可没想到当这首诗歌投到报社后,那位负责的编辑却自作主张改动了其中的一个字,即把“little”后面的 “crowd”(人群/群体)直接改成为“children”(儿童),并专门还配上了儿童的插图。于是这首诗在大众读者的眼里“理所应当”地成了儿童诗歌;更让作者没想到的是,诗歌发表后不胫而走,深受人们喜爱,慢慢地最终成了各地为儿童受洗的专用圣诗。时到今日瑞典的许多教会还在使用。

 ▲ 2014年6月8日瑞典玛德琳公主在教堂为女儿莱奥诺洗礼时的照片

莉娜自最初发表自己的诗歌起就使用了匿名的方式,对此她的解释是不想为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把一切荣耀都归于神。直到有一次某个报社在编辑她的诗歌时用了L.S.作为她名字的缩写,此后莉娜才开始使用这个署名。

03 突如其来的悲剧与传世佳作

可是这样平静和美好的生活却在她26岁那年被一场意想不到的悲剧无情地打破,而且来的是那么的突然和震惊。那天莉娜陪同父亲一起坐船前往瑞典的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可就在快到达目的地的海斯特霍尔门(Hästholmen)附近海域时,轮船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倾斜;此刻正站在客船甲板边沿上观察海岸线地貌的父亲因没有站稳而不幸坠落到水中,瞬间又被波浪和漩涡无情地吞没,而这一切就发生在莉娜的眼前。

▲ 莉娜父亲坠海海域的海斯特霍尔门码头历史旧照

父亲因这场突发性事故去世给莉娜的心灵带来了极大的打击,要知道在她过去的二十六年生命里一直与父亲形影相随,因此对父亲有着特别深的依赖和爱戴,更何况父亲也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每一天」的这首诗就是在莉娜在经历了如此刻骨的丧父之痛后的日子里写的。在这首诗歌中她倾述了自己在失去了地上的慈父后如何依靠天父的怜悯、保护和慈爱度过难熬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刻的心情,以及她在患难困苦的日子里因着有主的同在及信靠主的应许而得到的安慰、力量和盼望。全诗情感深切,感人肺腑。诗歌分三段,文字和简谱如下:

04 父母离世后的岁月和编辑工作

在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莉娜又经历了母亲因病去世的悲痛,但依靠着与神每一天亲密的交流和神的眷顾,她不但度过了孤独和困苦的日子,而且在1861年的某一天,迎来了她的人生中新的篇章。那天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家福音基金会名下新成立的出版社因慕名莉娜的文学才华找到了她,问她是否愿意接受邀请来担任出版社的翻译和编辑。那一刻她几乎是怀着颤抖的心情答应了,因为在此之前她几乎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更不要说是职场;而且她甚至也从来没有一天接受过学校的正规教育,她所有的文字能力和外语水准都是来自在家的自学和父亲的教育,但她此时又确实特别需要一份工作。

莉娜由此开始了她这辈子的第一份也是最后的一份工作。尽管她的身体依然还是比较虚弱,但靠着神的恩典,她居然在那家公司里连续工作了37年,甚至后来还担任了这家出版社的负责人,成为瑞典出版行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企业家。在这家出版社工作期间,她撰写和翻译了大量的福音类文章和文学作品,包括她创作的六百多首赞美诗歌。后人评论她所写的赞美诗里饱含着她对救主基督的那种极其温柔、如同孩童般的信任,以及对耶稣赐给她永恒生命的尽情赞美。

尽管莉娜的一生体弱多病,但是蒙主的恩典和眷顾,她还是活到七十一岁高龄时才归天家,比她的几个弟兄姐妹都要长寿。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年里她所翻译的一首诗歌是「我的耶稣,我爱祢,祢是我的」(My Jesus, I Love Thee, I Know Thou Art Mine”)。其中第三节是:「哦,没有人,真的,没有人像祢一样地爱我;祢教我如何去爱,是的,以这样的方式爱祢;没有什么能再把我们分开,无论是现在,还是一直到永远。」

▼下图是莉娜创作的一首诗歌手稿,下方有她发表文章所使用的缩写"L.G."

05 诗人与歌者的互动和创作传奇

莉娜的诗歌在瑞典及北欧十九世纪中叶兴起的基督教复兴运动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而让她的诗歌变成歌声传遍四方和千家万户的直接推手就是有瑞典民谣和抒情歌王子之称、并兼作曲家的奥斯卡.安菲特(Oscar Ahnfelt 1813-1882)。

以这首「每一天」为例,他在为这首诗歌所谱的曲调中非常准确地表达了莉娜作为一个温柔文静的弱女子在经历了突然失去了地上亲爱的父亲之后,与天上的慈父心灵交流的情感特征,整个旋律充分反映了莉娜对天父的倾述、眷恋、信靠、敬虔的温柔之情,从而让诗歌增添了极强的感染力。诗歌发表后很快传遍了欧洲大地甚至整个世界。

除了这首诗歌,在历史上安菲特和莉娜的另一次合作传奇是发生在1874年那年安菲特被瑞典国王卡尔十五世召见的前夕。当时的瑞典虽然早已把新教的路德宗作为国教,但却仍然保留着原来的主教和教区制度;而那时一场由卡尔.罗森纽斯(Carl Olof Rosenius 1816 -1868)所发起领导的敬虔觉醒运动正在民间蓬勃地兴起,其中安菲特在各地传唱的莉娜诗歌在这场觉醒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此安菲特也引起了国教上层的日益不满,千方百计地想对他加以限制。而这次国王的专门召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 从左到右分别是莉娜、安菲特、卡尔五世

当时的卡尔国王因为拥有瑞典和挪威两大国土,其权势如日中天。接到王令的安菲特当然知道此行可能的风险。忐忑不安的他这时候想到一个对策,请莉娜专门为他此行写一首赞美诗,以便能够带来王宫当面唱给国王听,从而也为自己的信仰辩护。莉娜很快按他的需求完成了一首诗作。到了召见的日子,安菲特来到王宫,拿起他手上的那把特制的十弦琴吉它在国王面前唱起了这首诗歌:

是谁在宁静的夜敲响了你的心门?

是谁给伤痛的人送来灵药,令治愈的馨香散发?

你的心难以安宁,因为在地上的欢乐找不到平安;

你的灵还在渴慕,寻求释放,他想得到的是天国的珍宝。…..

安菲特的演唱深深打动了国王的心,他听完了献唱后,含着热泪走下王座,抓住歌者的双手动情地说: “从今起在我的两个王国里,你可以任意自由地歌唱!”….

06 五十年前的往事和我的信主见证

亲爱的读者,你在自己的人生中也曾经历过失去亲人的悲伤和痛苦吗?你是怎样度过那些难熬的每一天和每一刻?在此我想和大家分享我本人的一个特殊经历。

我的母亲在我十七岁时就去世了,而去世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在我的心灵里留下了巨大的创伤。我母亲因受我父亲在五七年被打成“右派”的影响身心长期受到摧残,以致在1971年不幸去世,年仅49岁。最悲惨的是我母亲去世的当天居然是我父亲“右派”脱帽的同一天。那日我父亲在杭州的工作单位开完宣布他“脱帽”的大会后急忙坐火车前往上海,想尽快告诉我母亲这一消息;可是当父亲赶到医院时见到的却是刚刚被推进太平间才十几分钟的母亲遗体。当父亲抱着余温尚在母亲身体,泪如雨下,一字一泣地告诉母亲这一她等待盼望了整整十四年,却在最后一刻依然没等到的消息时,我就在他们身旁。….

 ▲ 笔者母亲生前的照片

因为这一幕实在太过于悲惨,多少年像梦魇一样一直压在我的心头,让我难以释怀。我在那个时期落下的心脏疾病也一直像如影相随地困扰着我。….直到2011年11月25日母亲的祭日这一天,我终于提起了笔,一口气写下「我的母亲 – 母亲去世四十年祭」的长文,写到悲痛处我平生第一次失控嚎啕大哭。文章写完后发表在本地的「都市报」上,可万万没想到就因为这篇文章的机缘让我这位很早失去了父母亲的海外游子找到了天上的慈父。

那是因为我认识的一位基督徒朋友看了我的文章后立刻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教会;之后在他的建议下我完整地读完了远志明牧师的布道十二讲,接着便一个人决志祷告,愿意接受主耶稣为我的救主。之后我又翻出家中多年前一位朋友送我的圣经,打开的正好的《马太福音》第五章:耶稣登山向门徒论述天国的八福。当我读到其中的第二福是「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时(“哀恸”这个词在英文版圣经是“Mourn”,牛津英汉双解词典的解释是:“尤指因某人的亡故而引起的哀悼和悲伤”),我完全被震撼住了!…..而我心灵的创伤也从那时起得到了彻底的医治。….

结束语

亲爱的朋友,人的一生中难免会遇到疾病缠身,亲人离世,以及各种挫折和失败的时候。如果有一天你因为眼前的困苦和坎坷而度日如年的时刻,请像诗歌作者莉娜那样来到上帝的面前,把祂当做自己的父亲那样向祂倾述,从祂那里寻求安慰、怜悯和力量来帮助你度过你难熬的每一天和每一刻,你必能够像莉娜那样走出困境,重新开始你新的人生。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凡「信祂名的人,祂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而「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神也怎样怜恤敬畏祂的人。」只要「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诗篇37:5)

您,愿意拥有这样一位「天上的父」,充分享受每一天有祂与你同在的真实和喜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