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奎爾

人的拒絕

“神-用科學無法解釋的代名詞。”這是我以前長久以來對神的認識。換句話說,就是我根本不相信神的存在。我一直認為,只要科學發展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把“神”這個代名詞從這個世界上去掉,因為我堅信科學有著偉大的力量。例如:科學可以把人類送上月球、科學可以治癒疾病、科學可以我們的日常生活變得多采多姿……等。那麼,既然有科學,還要神有什麼用呢?

我母親在2001年信主,使我感到有些意外。我一直以為她是一個很理性的人,居然開始迷信了?!不過不要緊,我的立場是不會改變的。雖然母親經常(有時候是強迫地)帶我和她一起去教會,雖然有時候我覺得牧師的講道很有道理,但我依然我行我素,頑固不化。可是當時我並不知道,有一顆福音的種子已經悄悄地栽在我的內心深處。

神的帶領

回首一想,的確是因為有神的帶領,所以才會有我現在的境況。一開始,我計劃到UNB(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去讀大學,錄取通知和獎學金都拿到手了,但是神卻奇妙地把我帶到溫哥華。在我臨行之前,母親還給了我一本我認為是用來壓箱底的《聖經》,要我經常讀一讀。但我內心竊喜得到了自由,從此不用再和她去教會了。所以,當我來到我所住的寄宿家庭時,可想而知,我是何等地驚訝!因為他們一家人都是基督徒。他們不但每個星期天都帶我去參加主日崇拜,而且還每天帶我做謝飯禱告,帶我參加查經班,並向我傳福音。

在我的印象中,第一次經歷神是在我的學業上。當時的情況是,如果我通過英文考試,我就可以選修大學的課程;如果不通過,則還要上四個月的英文班。當我考完之後,我已經徹底放棄了。但是由於Jackie阿姨(我寄宿家庭的女主人)暗中的禱告和我在取成績前一個簡短的禱告,我居然通過了考試。這真的是一個神蹟。因為我們班上有十三位同學,其中只有兩個人通過。在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種很大的衝動想要去讚美神,感謝神。在這之後不久,我就決志信主了。在Jackie阿姨家這個溫暖的環境中,我心中那顆福音的種子開始萌芽生長。

信心的成長

信主以後,我參加了許多教會的活動。例如:青年團契和詩班。我漸地開始喜歡,並且渴望參加教會的活動。感謝主賜給我一顆饑渴,愛慕祂話語的心。我現在每天都讀《聖經》,每週主日都參加主日學。神的話語澆灌著我心中的幼苗,使它茁壯地成長。

以感謝為祭

〈路加福音〉裡記載了耶穌在格拉森趕鬼的事。耶穌把鬼趕離那受害者之後,那人懇求與耶穌同在。但是耶穌卻打發他回去,說:“你回家去,傳說神為你作了何等大的事。”他就去,滿城裡傳揚耶穌為他做了何等大的事。

在我剛信主的時候,若有人請我在別人面前做見證時,我會覺得沒有什麼可說的。因為那時我並不明白什麼是作見證,總以為是要證明自己是從一個怎樣的“罪人”轉變為一個怎樣的“基督徒”。現在我明白,真正的見證是傳揚神在我身上所彰顯的能力和作為。華理克牧師Rick Warren在《標杆人生》Purpose For Life 一書中所寫的第一句話是:“It’s not about you。”(生命的重心不是在於你)。的確,當耶穌基督住在我心裡以後,祂便是我生命的主。所所言所行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榮耀主。

現在學校的功課是越學越難,生活中的事情越辦越多,教會的事也越做越忙。要學的東西很多,當跑的路還很長。不過也只有在困境當中,才能體會到自己的軟弱和神的能力。就像《聖經》中所說:“你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申33:25)現在我可以寫出我的見證並非是靠自己的能力,而全是主的恩典。

“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祢一切奇妙的作為!

我要因禰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禰的名!”

(詩篇九章1-2節)

感謝主潔淨我的罪,讓我有機會參與祂的事工。感謝主,藉著聖靈賜給我平安、喜樂、智慧和從祂而來的愛。求神的靈繼續澆灌我,讓我心中的幼苗長成美麗的鮮花,來向世人見證主的榮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