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學生問道:「老師,蝙蝠的身體內有新冠狀病毒,這個現象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蝙蝠的存在,是個奧秘。

人類對蝙蝠懂太少,對其生活史、習性、生態等,都不明白。人類卻直接切入牠們體內病毒的研究與利用,是聰明裡的愚昧,是生命科學凌駕其他的生物學科,研究過度窄化的悲哀。

讓我回歸你的問題,長期以來,蝙蝠可以幾千、百萬隻,同住一個洞穴裡,就知道蝙蝠是高度忍耐惡劣環境的物種。

蝙蝠的血液裡,有許多濾過性病毒,冠狀病毒只是其中一種,此外牠們體內還有許多細菌,蝙蝠都沒事。當多種細菌與新冠狀病毒,同在蝙蝠的血液裡,細菌可以抑制冠狀病毒。

蝙蝠是蜜蜂之外,為最多果樹授粉的動物,功勞很大。冬天時,有些蝙蝠會住在建築的屋頂。牠們在與人同在時,從來沒有將冠狀病毒傳給人。

蝙蝠住在山上的洞穴裡,這些洞穴也是地下水的湧出處,會流入野溪、山上的湖泊與水庫。如果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要傳給人,人類只要喝野溪、水庫的水,就有風險,這事從未發生。

不同的菌種,有抑制冠狀病毒的機制。但是人若單一分離冠狀病毒出來,感染的威力,就很大了。

蛇毒的解藥,存在蛇的血清裡。天花病毒的解藥,存在動物對天花的抗體裡。這是免疫醫學的原理,問題與答案,存在一起,而非單一解決。

正如我們活在世界,世界給許多的思想、心靈、生活上的污染。離開世界講得勝嗎? 不,我們可以靠主活出聖潔,活出得勝。生命的得勝,不是在外太空,而是在這污染的世界與耶穌基督裡。

新冠狀病毒的瘟疫會過去,可以給人許多的思考:以後的戰爭,以後的國際經濟市場、以後的政治體系,都會改變。

同學,蝙蝠與新冠狀病毒使世界改變,是凸顯什麼不改變。上帝不改變,主耶穌的救恩不改變,祂給我們的大使命,也不改變。我們是在主耶穌的不改遍裡,經歷世界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