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有女的?《教宗和皇帝的大事記》記敘在公元853年,那位任期2年7個月又4天的教皇John Anglicus,其實是女性!數百年來,民間相信真有其事,電影《聖袍天下:驚世女教皇》以此傳說改編。

約翰娜的父親是基督教教士,他以拯救異教徒的名義,性侵強取女子,生下兩兒一女。他認為女人地位卑微、生來不潔,女人有知識是褻瀆上帝,只教兒子讀書。而她就偷聽父親教哥哥們,並央求大哥私下教她。

沒多久,大哥因淋雨生病而亡。父親認為是約翰娜偷偷讀書,招來上帝的懲罰。大哥的死,約翰娜也傷痛不已,認為是自己的錯。直到一位博學多聞的希臘教士來到他們的村莊,他所講的道理充滿理性邏輯的智慧,跟父親是那麼的不一樣。他說:「我們所信的上帝,是經得起邏輯推論,而非排除異己。」希臘教士的話,令她走出多年自責與內疚的綑綁,明白大哥不是被自己害死的。她只是想讀書,怎麼可能會觸怒上帝?

希臘教士同時教導約翰與約翰娜,後來兄妹倆到了教會學校,眾人都奇怪,怎麼來個女生?校長要讓約翰娜知難而退,表示女人的地位、頭腦遠遠次於男人。約翰娜就用創世記反駁:「女人是用男人的肋骨創造,而亞當是用泥土。」表達女性不比男性次等的觀點。約翰娜雖然獲准入學,但百遭欺凌與排擠。

完成學位沒多久,挪威人屠殺血洗小鎮,她一人倖存。從此約翰娜用二哥的身分進修道院作修士。過去她的勤勉好學,帶來的是諷刺與羞辱。女扮男裝,帶來卻是賞識與重用。她體會到當男人的自由,最後到了羅馬,因為治好教皇的疾病,踏入權力核心。沒想到,教皇被毒身亡,她被選為教皇。她一上任,大肆改革,供水、減稅、派醫生至貧民窟、成立女子學院…,直到被發現性別。

從電影《聖袍天下:驚世女教皇》可以得知,信仰必須把聖經讀入生命。約翰娜的父親是基督教教士,充塞世俗的錯謬邪惡。把妻子當奴隸,拳腳相向,完全違背聖經的教導:「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丈夫也當照樣愛妻子,如同愛自己的身子;愛妻子便是愛自己了。」(弗5:26, 28)如果那個下雨的夜晚,約翰娜的父親沒有毆打妻子,哥哥就不會帶著弟弟妹妹躲去外面,因淋雨生病而亡。他卻把自己的罪,算到女兒讀書頭上。

至於,女人是否可以讀書?《提摩太後書》保羅寫,「想到你(提摩太)心裡無偽之信仰,這信仰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妮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裡。」「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這聖經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提後1:5, 3:15)提摩太的父親是不信上帝的希臘人,提摩太從小聖經是誰教授的?信仰是誰奠定基礎的?自然是外祖母和母親—兩位女性的功勞。

猶太人十分重視聖經閱讀,幼童不分男女,都要熟讀妥拉(摩西五經)。早期教會使徒時代也傳承這種精神。但到了中世紀,如《聖袍天下:驚世女教皇》所演,多數人都沒有讀聖經,大量的文化習俗、異教信仰錯誤觀念參入。當年,身為平信徒、正攻讀法學博士的馬丁路德,雖然是知識份子,也只有上教堂聽講道。有次他險些被閃電擊中,他不對上帝或耶穌呼救,而是對礦工的主保聖人呼喊:「聖安娜,不要讓我死,我願意成為一個修士。」後來,馬丁路德進了修道院,每日有大量的時間靈修,但依然沒有機會好好閱讀聖經。直到在神學院授課,在備課、教學過程中,他必須直接、全面性深入閱讀聖經,才被「義人必因信得生」的真理所震撼。

馬丁路德「只有禱告、聽道,沒有閱讀聖經」,正反映出多數基督徒的狀況。不讀聖經,不會知道所信為何。不讀聖經,很容易用原本的世俗文化框架來理解詮釋基督信仰。讓靈修禱告建立在聖經上,用心靈和誠實把聖經讀入生命,不重蹈中世紀的錯誤,不當「聖經文盲」!

信望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