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不可吃的乃是駱駝-因為倒嚼不分蹄,就與你們不潔淨。」(利未記十一:4)

學生問道:「老師,駱駝倒嚼不分蹄,為什麼上帝認為不潔淨,人不可以吃?」

駱駝是最著名的沙漠動物,牠們能在沙漠裡行走,耐高溫、耐旱、耐風沙、能負重、能找到回家的路。喝一次水,就可走長遠的路;吃一頓牧草或棕櫚樹葉,就可以幾天不吃飯。
駱駝是單蹄動物,便於快速走路,可以縱橫走過沙漠,會反芻,吃一點草葉吃很久,是很棒的動物。

但是駱駝長期活在惡劣的環境,牠們喝的水,可能不乾淨。沙漠裡耐旱的植物,常含有毒的物質。對高忍受性的駱駝,沒問題,對人會有問題。上帝要人不吃駱駝,我的體會是提醒我們,一生為人刻苦耐勞的動物,不要拿來作食物。

2012年,中東與埃及地區,發生呼吸性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簡稱MERS),冠狀病毒所引起。至少約350人死亡,可怕的是MERS是駱駝傳給人的動物。

荷蘭的科學家,為中東地區的駱駝進一步普查,才發現許多駱駝(百分之十以上)身上,已有冠狀病毒的抗體。抗體是可遺傳的,亦即很早以前,駱駝身上就有冠狀病毒。

MERS並沒有廣泛性的散佈,只在沙烏地阿拉伯、葉門、卡達等,有死亡案例,但是引起中東百姓,集體的恐慌,而且卡達也是全球的航空中繼站與旅遊熱點,可能成為普世廣傳的導火線。

為什麼是駱駝?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在二十一世紀才發生,也沒有人知道。上帝在三千多年前,就告訴人,不要吃駱駝了。

同學,勞苦功高的駱駝,不要當食物。為主勞苦的傳道人,他們像駱駝,吃一點食物,就可以走長遠的路,不要欺侮他們。

願新冠狀病毒引發瘟疫的事件,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是祝福

學生問道:「二十一世紀後,跟據許多報導,一些嚴重的傳染病,如2003年的SARS,2018年的豬瘟,2019年的MERS,2020年的新冠狀病毒,都來自中國,為什麼?」

誰說這些疾病,都是來自中國?SARS、豬瘟的病毒,來自非洲;MERS的病毒,來自中東;新冠狀病毒雖在中國先傳出,病毒可能在普世早就有。瘟疫自中國傳開,不是中國人比較髒,不是比較愛吃東西等。

21世紀的中國,要成為泱泱大國,必須有更高的眼界與肚量,而非在普世性低水準的言論與報導中翻滾。

同學,讓我從國際市場學,回答你的問題。中國在1970年代開始對外開放,1980年代,對外開放的幅度更大。中國很快地成為歐、美、亞等地材料的供應、生產的組裝、製造的中心。

當世界各國產品與原件,送來中國時,中國如果不仔細篩選,照單全收,許多的「病毒」,也會送進中國。

中國的富有,如果是「暴發戶」的心態,見錢心喜,就容易輕乎背後隱藏的危機。中國的經濟,若以烤貝世界各國的新發展,不重視版權,以「山寨版」為榮,若再有政治的強力保護,外國對中國最好的抵制或報復,是在產品內放入「病毒」(不一定是生物性的病毒),讓中國去大量烤貝。使中國的產品,只一窩蜂的量產,卻是低品質的代名詞,與背負偷取國外高科技的污名。

外國因此得益嗎?不見得。我從2002年,一直注意中國東北稻米的外銷,開始時,國外譏諷中國米粒裡砂子多、雜質多、米蟲多。中國不退卻,持續不斷改良,與精進加工,到了2015年,中國稻米的大包裝,已經可以進入要求最嚴格的日本市場,令人佩服。台灣呢?唉,願上帝也幫助、祝福臺灣。

願未來,中國的進步,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建造,有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格調,且少污染。願中國的強盛,是世界弱小地方的祝福。中國的肚量,是內在的思量,對正確的開放。願病毒的事件,是中國新世代有福的轉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