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不可吃的乃是骆驼-因为倒嚼不分蹄,就与你们不洁净。」(利未记十一:4)

学生问道:「老师,骆驼倒嚼不分蹄,为什么上帝认为不洁净,人不可以吃?」

骆驼是最著名的沙漠动物,牠们能在沙漠里行走,耐高温、耐旱、耐风沙、能负重、能找到回家的路。喝一次水,就可走长远的路;吃一顿牧草或棕榈树叶,就可以几天不吃饭。
骆驼是单蹄动物,便于快速走路,可以纵横走过沙漠,会反刍,吃一点草叶吃很久,是很棒的动物。

但是骆驼长期活在恶劣的环境,牠们喝的水,可能不干净。沙漠里耐旱的植物,常含有毒的物质。对高忍受性的骆驼,没问题,对人会有问题。上帝要人不吃骆驼,我的体会是提醒我们,一生为人刻苦耐劳的动物,不要拿来作食物。

2012年,中东与埃及地区,发生呼吸性症候群(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冠状病毒所引起。至少约350人死亡,可怕的是MERS是骆驼传给人的动物。

荷兰的科学家,为中东地区的骆驼进一步普查,才发现许多骆驼(百分之十以上)身上,已有冠状病毒的抗体。抗体是可遗传的,亦即很早以前,骆驼身上就有冠状病毒。

MERS并没有广泛性的散布,只在沙乌地阿拉伯、叶门、卡达等,有死亡案例,但是引起中东百姓,集体的恐慌,而且卡达也是全球的航空中继站与旅游热点,可能成为普世广传的导火线。

为什么是骆驼?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二十一世纪才发生,也没有人知道。上帝在三千多年前,就告诉人,不要吃骆驼了。

同学,劳苦功高的骆驼,不要当食物。为主劳苦的传道人,他们像骆驼,吃一点食物,就可以走长远的路,不要欺侮他们。

愿新冠状病毒引发瘟疫的事件,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祝福

学生问道:「二十一世纪后,跟据许多报导,一些严重的传染病,如2003年的SARS,2018年的猪瘟,2019年的MERS,2020年的新冠状病毒,都来自中国,为什么?」

谁说这些疾病,都是来自中国?SARS、猪瘟的病毒,来自非洲;MERS的病毒,来自中东;新冠状病毒虽在中国先传出,病毒可能在普世早就有。瘟疫自中国传开,不是中国人比较脏,不是比较爱吃东西等。

21世纪的中国,要成为泱泱大国,必须有更高的眼界与肚量,而非在普世性低水准的言论与报导中翻滚。

同学,让我从国际市场学,回答你的问题。中国在1970年代开始对外开放,1980年代,对外开放的幅度更大。中国很快地成为欧、美、亚等地材料的供应、生产的组装、制造的中心。

当世界各国产品与原件,送来中国时,中国如果不仔细筛选,照单全收,许多的「病毒」,也会送进中国。

中国的富有,如果是「暴发户」的心态,见钱心喜,就容易轻乎背后隐藏的危机。中国的经济,若以烤贝世界各国的新发展,不重视版权,以「山寨版」为荣,若再有政治的强力保护,外国对中国最好的抵制或报复,是在产品内放入「病毒」(不一定是生物性的病毒),让中国去大量烤贝。使中国的产品,只一窝蜂的量产,却是低品质的代名词,与背负偷取国外高科技的污名。

外国因此得益吗?不见得。我从2002年,一直注意中国东北稻米的外销,开始时,国外讥讽中国米粒里砂子多、杂质多、米虫多。中国不退却,持续不断改良,与精进加工,到了2015年,中国稻米的大包装,已经可以进入要求最严格的日本市场,令人佩服。台湾呢?唉,愿上帝也帮助、祝福台湾。

愿未来,中国的进步,有自己的路,有自己的建造,有自己的品牌,有自己的格调,且少污染。愿中国的强盛,是世界弱小地方的祝福。中国的肚量,是内在的思量,对正确的开放。愿病毒的事件,是中国新世代有福的转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