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 Augustine Chen 2020.05.31

由英國BBC電視台《Doctor Foster》改編的韓劇《夫婦的世界》,雖然是老公出軌、元配復仇的灑狗血戲碼,但從發現外遇、離婚到小三上位,不斷升級的互相毀滅依然讓人怵目驚心。

身為醫院副院長的女主角池善雨(金喜愛飾)本來是人生勝利組,看起來事業、愛情兩得意。不料從發現渣男老公李泰伍(朴海俊飾)疑有新歡後,原本幸福的世界就開始崩潰。但離婚並不是容易的決定,池善雨不斷在原諒與攤牌間猶豫。幾番試探發現丈夫不但無意坦承且不願斷了小三,這才痛苦做了決定,並決心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妻子的復仇也把身邊的人捲入這場感情風暴,為了報復李泰伍並取得其帳戶資訊,池善雨和對她有好感的李泰伍中學同學、也是對門鄰居的會計師孫在赫(金永敏飾)上了床。知情後不是滋味的李泰伍竟也設計餐廳年輕妹妹「鮑鮑換包包」,引誘孫在赫出軌後把裸身的床照傳給了孫在赫的妻子高藝琳(朴宣暎飾)。

為免破壞觀賞樂趣,我不再多做劇透。看了這齣戲最大的感觸就是劇中人的外遇、背叛、欺騙與復仇,把這個世界變成了人間地獄。其中受苦最深的無疑是池善雨,幾乎承受不住痛苦的她忍不住說出:「這地獄般的痛苦要怎麼做才能還給他們?毫無保留、公平地、完美地?」

這戲也屢屢讓我想到徐志摩的元配張幼儀,她嫁入徐家後很快育有一子,但從美國轉赴英國想追隨羅素的徐志摩越來越少來信,最後是在公婆也懷疑事情出了岔子後才把她送到了歐洲。然而已在倫敦一年的徐志摩對她極為冷淡,發現她懷了孕後更要她把孩子打掉。

後來半年不見的徐志摩來了封信大談「無愛之婚姻無可忍」、「真幸福亦必自奮鬥自求得來」、「彼此有改良社會之心,彼此有造福人類之心,其先自作榜樣,勇絕智斷,彼此尊重人格,自由離婚,止絕痛苦,始兆幸福」。

等終於見到面,徐志摩焦躁的要她「一定要現在簽字」,「林徽音要回國了,我非現在離婚不可」。張幼儀心想:「他何必在信上寫什麼勇氣和理想?他要他的女朋友,所以才這麼情急」[2]。其實徐志摩在朋友眼中是極好的人,但面對髮妻張幼儀卻也可以冷血至此。

片中李泰伍一直覺得他愛小三有甚麼錯?以色列新銳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分析這和人文主義不再「以神做為意義和權威的源頭」,認為「人類自己就是意義的本源」、「不需要等待某個外在實體說三道四,而能夠用自己的感覺和慾望來判斷」、強調「聆聽自己的聲音,對自己真誠,相信自己,跟著你的心,做讓自己快樂的事」的倫理觀有關。

接受這套價值的人不再問「神對通姦的看法」,而是問自己「對這一切有什麼感覺」,「如果曾經把你送入某人懷抱的這種感受,今天又把你送進另一人的懷抱,又會有什麼問題呢?」、「這個新情人既善良又熱情,而且還很能感受到你的需求,為什麼不好好享受呢?」、「如果某種行為不會讓任何人感覺不好,就等於沒什麼錯」、「如果感覺對了,就愛吧!不要讓什麼神父牧師影響你,傾聽你的心就對了,你自己最知道什麼對你好」[3]。

所以這其實是亞當夏娃吃禁果事件的重演:人不願意以神所定的善惡為善惡,而要自己決定善惡。其結果並不是因此得到恆久的幸福,而是一如這齣劇讓世界變成了地獄,傷害了妻子、兒子、朋友或其他無辜的人。

亞當夏娃之所以上當,則是因為相信了撒但在伊甸園裡說的謊言:「你不能信靠神的良善,也不能相信祂要使我們幸福快樂的承諾;所以,若我們完全順服,我們就會錯過好東西並落入悲慘的下場」,「律法在她(夏娃)耳中變成只是負面的剝奪享受,而非天父的智慧」,「神變成一位在人眼中被放大的警察,祂頒布祂的律法,只是為了要剝奪我們的享受,尤其是要毀掉我們的喜樂」[4]。

《夫婦的世界》從某個角度看很像《士師記》,讓我們看到「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十七6、二一25)會陷入何等悲慘的處境。看這齣劇的主要意義不在對渣男或小三咬牙切齒,也不是學片中那些報仇的心機,而是反省自己是要順從自己的感覺、讓這個世界變成地獄?還是願意信靠神、按祂的法則而行、讓祂成為您我的王?願您我都能做出明智的決定!

[1] 夫婦的世界(夫妻的世界):https://tw.iqiyi.com/a_19rrhwgl71.html

[2] 張邦梅,《小腳與西服》,智庫股份有限公司,2003,159-161。

[3] 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博士,《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遠見天下文化,2017,頁249-254。

[4] 傅格森(Sinclair B. Ferguson)博士,《全備的基督:律法主義、反律法主義與福音的確據》,改革宗出版,2018,頁10、97。

信望愛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