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韓國首爾的巿長不知為何輕生,留給大家一個很大的問號。台灣高雄前議長也在前韓巿長被罷免後輕生,留給大家不少的惋惜。新聞上不時有人輕生的信息,有的以死明志,有的以死鳴冤,有的人更是被輕生。為什麼有不少人都以為「 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讓我們來看看葉明翰牧師怎麼 說。

有人說,人死如燈滅,一了百了。如果真的能「了」?那麼,我們就學莊子鼓盆而歌吧! 因為「 死」如果真能「了」,不但是生命的終結,也是人生的解脫。那麼,人就可以很放心的死,而活著的人,也可以很安心的活下去。

但從民間的祭祖,普渡,觀落音,牽亡魂,等等的各種習俗,卻道出了一般鄕親似乎不認為,人死真的能了。大部份的鄉親還是認定:人有靈魂,而且人死了以後,靈魂仍會以不同的形態,繼續存活下去。

這些年,弁灣很流行組團到陰間開懇親大會。活人可以通過法師的引導,到茫茫的陰府裡尋找過世的親人。有人找母親,問存摺藏在哪裡?有人去看兒子近況如何?有人因為思念愛妻,就定期到冥府裡去紓解相思之情;也有人遇到了莫名的困境,就到地府裡去找原因,看看是得罪了父親或冷落了母親,還是有哪位祖先被疏忽,忘了忌日沒孝敬他,因此生氣而作祟….。

由此可見,我們的鄉親相信,活人的禍福是牽繫在死去的人身上。這樣說來,人死了怎能一了百了呢?就是死去的人要「了」,活人也不讓他們「了」,不是嗎?

許多的民俗現象,讓我們覺得這是個人鬼並存的世界。因為,如果你想要與過世的親朋好友見見面,只要去找法師,通過他們口中唸唸有詞的咒語和法事,那麼你就可以和過世皂親朋好友搭上線,到冥府裡去拜訪他們,敘敘舊日情懷,不管你看到的親朋好友是真人,替身或分身,卻也讓那些去過的人信誓旦旦。

原來出入冥府只要通過法師的咒語和一些法事,就能啟開陰間的大門,讓活人直通鬼門關;甚至聽說也可以打通大陸陰間之門,過海去探望大陸的親人。這比起活人到世界各國探親,訪問,旅遊,等等,還要方便。不用辦護照,也不必簽證,更無須通關手續,而且不用買機票,帶行李,實在太方便了。

觀落音的民俗演活了一般民間百姓的信仰。一般民間百姓相信,人的肉體死了,靈魂卻是不死,至於人體死後,不可的靈魂要歸往何處,卻是鄉親們所感到擔心害怕的事。因為對靈魂的歸宿,一般宗教所給人的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要看自己在人間時所積的功德與造化了。因此,人就產生了「戀生怕死」的情結。談到死,人就感到死懼害怕。

為了要了結人對死後死界的陰霾,民間信仰為眾生譜出了輪迴之說,似乎有再續生緣的希望。

但是輪迴不死嗎?換個角度來看,輪迴也脫不了「 死」。輪迴一再強調,人可以有無數次的生機,相對的,人就有無數次的死亡。「 生」雖然帶給人希望,那麼「 死」是不也帶給人「驚」與「怕」?

怕什麼呢?怕生為牲畜,怕進餓鬼道,更怕被打入地獄,也怕回人間來要還前世業報,更怕上不了天道去做天人….。雖然今生很幸運輪迴做人,下一世會如何,誰有把握?怎能不怕?

如困真有輪迴,對我不是「福音」,沒有把握的「死後」前途觀,對臨終之人而言,只是製造更多的害怕與驚慌,使生命更加的痛苦與無奈。

如果你不想進入六道輪迴,那麼再給你一帖法寶,就是「往生淨土,直升涅槃」,到那裡取得永久居留,就不必再去輪迴轉生了。

什麼是「涅槃」呢?就是了結世界一切的機緣,進入永遠寂靜的「空」。研究佛學極深的章力生博士說:「涅槃原意,乃是吹滅,乃為一種毀身滅智,靈魂自殺的哲學。」

這幾年又興起了「臨終助攻隊」,專門幫助臨終者唸誦佛號,讓人在最終的緊要關,把心志全然投入善念。最大的善念,莫過於想往西方的極樂世界。只要不斷的唸佛,就能抵罪消罪。如果,在臨終時可以靠別人唸經誦佛,用心志和意念來抹消罪孽;那麼就與靠自力修身,行善,將功補罪的教義相牴觸了?對那些一生苦修,行,積德的乖學生,豈不是太不公平?

《聖經》告訴我們,「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9:27)。只有一死,沒有死了又死的情況,所以也沒有輪迴。因此我們死了,並不是一了百了,我們的靈魂還要到賜生命的神那裡接受審判。祂是人的生命之源,只有祂才有審判人的權柄。

也因為如此,在我們還活著,還有生命氣息時,要和生命之源和好,建立關係。那麼當我們面臨肉體生命的終結時,不用驚慌害怕。因為那也是我們回到生命之源的神那裡,開始我們的永生之旅之時。

節錄自《祭祖與輪迴》…葉明翰牧師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