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鐘

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郝鐘弟兄,很高興在這裡與各位弟兄姐妹和慕道朋友們分享神在我生命中的帶領和祂在我家裡的奇妙作為。

我們在2011年移民來到加拿大。在這之前,我和大多數國人一樣,是一名無神論者,家族裡沒有一個基督徒,身邊也沒有遇到過一個基督徒朋友,當然更不要說去教堂了。

初入教會享主愛

登陸初期,面對著一種嶄新的環境和文化,我有諸多的不適應。個人的工作,孩子的上學、各樣的挑戰都擺在面前。感恩的是,我們落地後居住的第一個家,旁邊的鄰居是位基督徒姐妹。有一天她來到我家探訪,詢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並主動開車帶我們去超市購物,去學校、教育局辦理女兒的入學手續等等,讓我們很感動。當她第三次來我家時,邀請我們一起去教會;當時我略帶敷衍又不失禮地表示感謝,沒想到第二天她真的開車來接我們。出於禮貌我只能上車跟她去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走進教會。儘管當時心裡很不情願,但回頭看來這實在是神的恩典,祂派天使到我們身邊,把福音帶給我們。

第一次來到教會,我帶著某種警惕的心理。因為不想讓任何人來影響我,給我洗腦,所以找了會場裡最靠邊的位子坐下來;但同時又有一種好奇,也想看看教會裡到底講些什麼。奇妙的是,在講道開始的前30分鐘,我被大家頌唱的讚美詩感動了。雖然一直提醒自己,你不能這樣,第一次來教會就淪陷啊,但奇妙的是有一股暖流流進我的心裡,心裡的壓力好像瞬間得到釋放,不自覺地我就跟著一起唱了起來。隨後牧師的講道,雖然現在已經忘記了他講的具體內容,但當時給我特別深刻的印像是,《聖經》中那些話語特別樸素和真實…..。

從教會回家後,我心裡感到特別溫暖,好像有一種平安,是語言不能表達的。兩個月後,我們搬家到白石鎮,在那裡我參加了另一家教會。從那時起我開始每週按時參加敬拜,同時還參加了小組查經。在這個過程中,我好像找到了一個歸宿,對這位創造天地萬物也創造我們生命的神,心裡充滿了感恩和渴慕。到了2012年5月我終於受洗歸主。

信主後,雖然我生命的改變不是特別明顯,但每當參加主日敬拜、小組查經的時候我就特別開心,因為我在弟兄姐妹中間感受到一種來自上帝的愛。

祈求就給你們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家發生了一件事。就是移民前我們一直想要一個兒子,但因為孩子媽曾經多次流產過,醫生說,你們都40多歲了,不太可能再有孩子了。在一次讀經中,一句經文吸引了我,就是〈馬太福音〉7章7節: “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當時我就想,如果上帝是全能的,那我就求主賜我一個兒子吧。我把這個祈求也分享給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姐妹,他們都為我們代禱。

過了一段時間,有一天孩子媽告訴我,她在一位姐妹家做完禱告後,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神對她說話了,說要給我們一個兒子。我當時聽了就開玩笑地對她說:“神還能跟人說話呀?可能是你沒有休息好,有了幻覺。”奇妙的是,就在兩個星期之後,她因事返回北京後身體出現了反應,去醫院做了檢查,發現果然是懷上了。因為太突然,當時我聽了還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加上那時我們的身體狀態都不好,國內也還有一些業務,她需要經常飛來飛去,很辛苦,所以我勸她說:“即使懷上了,這次就不要了,要是再流產今後就真的沒希望了。還是等回到溫哥華,身體調養半年後再懷吧。”

但孩子媽仍然堅持要這個孩子,而且這次妊娠反應非常劇烈。三個月後,當我去機場接她的時候,看到已經突出的腹部,那一刻我才從半信半疑中清醒過來,心想:“這位神,也許真的是超出人想像和理性的超自然的神。”從那之後,每一天我都向神禱告,祈求神保守這個來之不易的生命。我們期待著孩子的出生,並提前給他起名叫“天賜”,因為我們相信這個孩子是上帝的賜予!

在開始的一段時間裡,孕婦體檢一切都顯示正常;第一次去醫院做超聲波的時候,醫生還對我們說,這個孩子在媽媽肚子裡很活躍,非常健康。一個星期後,牧師安排我去多倫多參加一個聖經培訓課程。當時覺得牧師怎麼能這個時候讓我離開溫哥華?但回家跟孩子媽商量後,她竟然很支持我去,說她現在一切都很正常,何況你培訓也就一個月時間。於是我就去了。

天賜多難神保守

沒想到就在我到達多倫多的第五天,突然接到醫院的電活,說可能保不住我們這個孩子了,孕婦有很嚴重的流產跡象,正在醫院做緊急保胎處理。當時我的心一下子彷彿從天上掉到了地上,怎麼又會是這樣?接到電話後,我馬上更改了機票,要回溫哥華。可是教會的牧師勸我不要回來,說我回去也幫不上忙,你就繼續留下了專心學習,敬拜神,家裡那邊教會會派人去陪伴。就這樣,經過了一番掙扎,我沒有馬上回溫哥華,而是繼續留在多倫多。

又過了一個星期,也就是到懷孕21週的時候,更加糟糕的消息傳來,孕婦的宮口開了五指,羊水連續破了六天都流盡了。醫生建議把胎兒打下來,因為不但羊水已盡,胎兒還經常聽不到胎動,留在裡邊怕發生感染。可每次醫生提出打掉的時候,嬰兒在裡邊又開始動了。這種現象反反復復出現很多次,醫生都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甚至好幾次以為胎兒會自己從宮口掉下來,因為已經開了五指,而胎兒也就巴掌大,若自己掉下來也是很正常。那時我們提出是否可以剖腹產,但醫生不同意。

那段時間特別感謝教會的牧師和弟兄姐妹,天天來看望和陪護;有的晝夜輪流看護,有的放下自己的孩子來醫院探望,讓我們真切地體會到什麼是肢體的愛和神的愛,心裡倍感溫暖。到了懷孕22週的前4、5天的時候,醫生改變了主意,同意做剖腹產。後來我才知道,當時在北美最早出生記錄是23週零3天,不到這個時間不可給孩子接生,否則會牽扯到法律責任。

此時在多倫多的我,隨著胎兒狀況的起起伏伏,已經改簽了二次回溫哥華的機票。奇妙的是,每次禱告神給我的感動都是要我繼續留在那裡,完成課程。有一天,當我做完禱告打開聖經,〈詩篇〉23篇的經文就出現在眼前:“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當時我流著淚讀完這篇詩篇後,跟神說:“神啊,祢是我的牧者,我的神,我唯一的盼望和拯救!我把一切的憂慮和重擔都交託給祢。”禱告完,有一種出人意外的平安湧上心來,我真切地感到神與我同在!

因為早產嬰兒出生需要有恆溫箱,而白石鎮的社區醫院卻沒有這樣的設備。因此醫院把這個特殊的病例上報了BC省衛生廳,在全省尋找有恆溫箱的醫院,但一時都沒有發現有空閒的。後來經過衛生廳持續的努力,終於在溫哥華島的維多利亞省府醫院有恆溫箱可用。到轉院那天我還在計算著從白石坐渡輪要四個小時左右時間才能到達維多利亞醫院,可是僅僅一個小時後我接到電話,說人已經到了;原來政府安排了一架專用直升飛機,把她送到了目的地。聽到這個消息,我跪下來禱告,感謝神如此恩待我們,恩待這個孩子,並對神說,如果這孩子是你定意要賜給我們的,就求你一定要保守這個孩子到底!

在維多利亞醫院安排剖腹產手術的前一天,又傳來壞消息,醫生告訴我們,胎兒已經沒有胎動了,即使生下來,也可能是死胎,要我們有心理準備。此時,我無力的跪在地上,充滿了絕望!因為我覺得我們將再一次失去這個孩子。

死而復生的異象

那天晚課上,我就向牧者及同學們分享了兒子的事情,請大家為天賜禱告,求神拯救。禱告時我看到一個很大的異象:“耶穌在天上手捧著一個一動不動的嬰孩兒,向他吹氣,他就活了。”當時我就知道那個孩子就是天賜。當我安靜下來後就給孩子媽打電話,說我有特別的感動,讓她把電話的話筒打開,貼在肚子上,我要為兒子禱告。幾個小時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接到她的電話,那時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她說:“有一個神蹟!在你禱告的前一天起,兒子已經沒有胎動了,可當你禱告完,突然就有了胎動!”我聽了馬上跪在地上,對神說:“神啊,我是什麼人,有什麼能力,既不是牧師,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恩賜,跨越五千公里,藉著電波,祢卻應允了我的禱告!”這件事情,給了我極大的信心!接下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不懈的向神禱告祈求。

2013年7月22號下午是天賜即將出生的日子,那天正是孕期的23週。醫生說,如果他能活著出生,就是北美最早的出生記錄。在剖腹手術前,因為胎兒太小要給他做定位,所以又照了一次超聲波。在做的時候,那個醫師興奮地說:“Amazing,Amazing!”(太奇妙了!)。原來造成宮口開了五指而這個只有巴掌大的胎兒沒有掉下來的原因,是因為子宮里長了一個4.7公分的肌瘤;從超聲波看,正是因為胎兒抱住了那個肌瘤,才沒被羊水沖出來。更為奇異的是,肌瘤還不只一個,而是有六七個,而按照醫學理論來講,有這麼多子宮肌瘤的婦女能懷孕的可能幾乎是零!可所有在人看來這些不可能的事情就這樣奇妙地發生了!

緊接著胎兒開始在母親肚子裡動得很厲害,順產的跡象十分明顯,於是醫生當即改變了原來的剖腹產計劃。 19分鐘後,一個才孕週23週,體重只有450克(相當於0.992磅;市斤九兩),身長僅29公分,有生命體徵的男嬰出生了!這是有記錄以來,世界上最早的順產嬰兒。後來我聽醫生講,有生下來三四斤的,就已經是很輕了,像天賜這麼早這麼輕的真是奇蹟。我再一次跪在地上,流著淚向神獻上感恩!

當孩子出生後,醫生打給我電話表示祝賀,並說孩子出生是個奇蹟,就是太小了。當時我沒有什麼感覺,只是想活著就好。沒想到才過了20分鐘,醫院又給我打來電話,說非常抱歉,孩子很快就不行了,你最好找附近華人教會的牧師來給他施洗;因為孩子不僅是體重輕的問題,他有幾大重症,醫生無法醫治,只能靠儀器維持。具體說是:由於出生太早,嬰兒腦骨是軟的,出生過程中受到擠壓,造成四度顱內出血;心臟沒有閉合,只能靠人工博起;肺葉沒有打開不能自主呼吸;沒有腸胃功能,腸穿孔,導致腹腔裡充滿了被感染的墨綠色液體;腸梗阻和敗血病,加起來總共有六大重疾。醫生說我們真的無能為力,你就趕快叫牧師來吧。我聽了馬上懇請醫生不要拔管子,因為天賜出生前神給我看到的異象給了我極大的力量和信心。

接下來的日子,我只能靠著讀經禱告度過每一天。到了第八天,溫哥華婦幼醫院終於有了空床位,又用了直升飛機把母子兩人接回了溫哥華婦幼醫院。當時有一幕令我非常的感動。當飛機抵達溫哥華婦幼醫院,飛行員走下飛機,按手在放有天賜的恆溫箱上,為他禱告,後來知道他也是基督徒。

神賜聖名同慶賀

天賜出生的第二天,有一個老姐妹問我:“你兒子有沒有英文名字”,我說還沒有。過了一天,她又對我說,她覺得“Matthew”(馬太)是神給你兒子的名字,它在舊約的意思是“Gift Of God” ,就是上帝的禮物。我馬上告訴她,我兒子的中文名字就是叫“天賜”,同樣是上帝的禮物的意思。她聽了也非常的驚訝。過了二個小時後,我女兒又發短信給我,說查了​​《聖經》裡的名字,是否給弟弟起名叫“Matthew”?我不由得默默地對主說,主啊,謝謝祢賜給我兒子的名字,祢真是太奇妙!

到BC婦幼醫院後,天賜面臨的最大問題是他的心臟已經開始衰竭,時常因出現心臟停止需要搶救復甦。為此醫院下了病危通知,說最多維持二天生命,如果不進行心臟手術,根本沒有希望,可是像他這樣只有450克體重嬰兒又怎麼做的了手術!我們聽了還是繼續恆切禱告,求主改變醫生的決定。在禱告中,神給了我一句經文,〈詩篇〉37章5節:“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依靠祂,祂就必成全”。結果到了第二天,醫生突然說同意做手術了。

感謝神!為天賜施行手術的是心臟科主任甘地醫生。手術前,他再次找到我說,孩子的實際情況比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還糟糕。意思是,如果不做這個手術,孩子可能多活兩天;如果做,很有可能死在手術台上。但神給了我極大的信心,我對甘地醫生說:“我相信你!” 那時我把天賜馬上要做心臟手術的消息發到很多教會,那一刻,有很多弟兄姐妹在不同的地方為天賜的手術迫切禱告。

手術終於結束了,甘地親自出來告訴我說:“well done! (手術成功了!)”,並說這應該是世界最小嬰兒的心臟閉合手術。感謝神!三天后,護士告訴我,做手術的甘地醫生是兒科心臟領域世界第一把刀,很多美國人還專門送孩子到溫哥華,請他做手術。神真是奇妙,祂安排各樣的天使來成就祂的計劃!面對不可知的危急處境,人只有恐懼戰驚,甚至就連醫生也覺得沒有希望,但我們的神卻使這不可能不但成為可能,而且成為事實!

奇妙醫治兒復原

天賜出生第30天,我為兒子拍下了第一張照片。當時心臟手術雖然成功了,但腸梗阻的問題依然嚴重,隨時還有可能導致死亡。奇妙的是,就在我拍完照片後的第二天早上,發現天賜的肚子竟然完全恢復了正常的顏色,醫生們也不明白是什麼原因。 3天後,X光的結果顯示,腸子上的洞居然已經沒有了,炎症的指數大幅下降,敗血病也自然消失了;又過了十天,腸道功能完全恢復。醫院說,這是醫學史上體重最小的腸梗阻自癒病例,從此以後,醫院再沒有人來說勸我們放棄之類的話。過去他們還曾跟我說過很多關於兒子後遺症的問題,像大腦淤血造成癡呆,早產兒腳跟腱沒有長好,只能用腳尖走路,吞嚥肌沒有長成,在喉嚨上開個口安個拉鎖,要用導管吃飯等等。但在他的腸道功能恢復之後,醫院就再沒有人跟我說這些負面的信息了。其中一位主治醫生對我說:“你繼續禱告吧!”。

感謝讚美神,神醫治的大能每天都在天賜身上發生,他的情況一天天的好轉;到出生五個月時,經過全面體檢,顱內出血消失,肺部完全自主呼吸,各項指標正常,終於可以出院了。當我懷抱著天賜走出醫院時,心裡充滿了對神無限的感恩。神不僅創造生命,祂也保守生命,醫治生命,生命的主權在於祂,在祂沒有難成的事。我感謝神,讓我親身經歷,親眼見證了這個神蹟。正如〈馬可福音〉10章27節所說:“在人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

感謝神的恩典,到今年2020年7月22日,小天賜就已經七周歲了。在過去的七年裡,我每天都以〈但以理書〉一章四節的經文為他禱告:“年少沒有殘疾,相貌俊美,通達各樣學問,知識聰明具備”。感謝神一直的保守,讓天賜的身心靈健康地成長。他現在已經長到1米2,馬上就要上小學二年級了,各項活動能力都屬正常。

親愛的弟兄姐妹,願主通過天賜的這個奇妙見證激勵大家,無論我們所面臨的,是患難還是困苦,是疾病還是絕望,只要我們緊緊抓住神,並將一切的憂慮重擔交託給祂,祂必讓我們經歷奇異的恩典!

願上帝祝福大家!

(下附的照片分別是作者兒子出生後不久所照及現在的照片;本文是作者2020年7月在溫哥華未名團契聚會上所做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