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小教授

初信者閱讀《聖經》常會生發一個錯誤,就是用所處的文化與世界觀來理解。記得國小四年級的我,當時還不是基督徒。我躺在床上,翹著二郎腿看著基甸會贈送的四福音書。沒人指導我如何閱讀《聖經》,自然地就把《聖經》當作《西遊記》、《封神榜》等神怪小說來閱讀,覺得耶穌祂好神!之後,我才明白要回到以色列人的背景去閱讀《聖經》。

電視劇《花千骨》是我們這類第一代基督徒,曾有的文化與世界觀。小時候,阿嬤對我講的多是神怪故事,祖孫倆經過廟宇,都向各神明鞠躬致敬。這部仙俠奇緣,清楚呈現完整的華人佛道世界觀:「做人的目標就是修道成仙,進入仙界;仙人的目標則是成為永恆不滅的神。」

電視劇女主角花千骨,性情善良,命盤是天煞孤星。她一出生剋死母親,十二歲剋死父親,成為孤兒。於是她打算前往茅山,拜師學藝。沒想到她的命硬到茅山派都被屠門。茅山掌門臨死前託花千骨代表出席昆侖山的群仙宴,將上古神器被魔妖搶走的消息傳回天界,要大家早作準備,以免妖神出世,塗炭蒼生,並囑咐她去長留派學藝,日後重建茅山派。

天下之大,仙界之中,莫若長留。各方各派陰謀爭奪算計要讓自己的子弟做掌門白子畫的徒弟。沒有任何背景的花千骨,陰錯陽差成為白子畫的唯一徒弟。白子畫清高傲岸、淡漠冰冷,以天下蒼生為己任。花千骨雖對師傅暗生情愫,隱藏於內心。然而天下之勢風雲詭譎,師徒兩人不斷被人妒忌、陷害,彼此也不斷在劫難中捨己救對方。沒料到,妖神把一身的洪荒之力傳給了花千骨,她成為白子畫要對抗的妖神。

這部虐戀愛情故事大結局,花千骨故意設計讓白子畫親手殺了她,「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上仙殺了妖神」是多麼完美的收場。然而白子畫殺了花千骨之後,選擇自爆要一起死,並且隱瞞他對花千骨的愛,以免違反世俗倫常觀感。但剩下最後一口氣的花千骨,不滿地說:「你還是不肯讓眾人知道你也愛我嗎?既然如此,你有甚麼資格陪我一起死?」「白子畫,我以神的名義詛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傷不滅。白子畫,今生我從未後悔過,可是,若能再重來一次,我再也不要愛上你。」

此時,白子畫獲得了諸仙最嚮往的目標—成為永恆不滅的神。但他一點也不高興,反而痛苦地抱著花千骨說道:「妳怎麼這麼殘忍,妳要我把你殺了之後,留我一個人做甚麼?」《花千骨》劇中這種「神不滅」觀念是中國佛教從印度佛教演化後的新觀念,學佛修行回歸原本清淨無染的心,遠離無明煩惱,消除妄念執心,從而跳出生死輪回。但真的費盡千辛萬苦得到,反倒會如白子畫那般苦澀。

《聖經》中也有「永恆不滅」觀念:「祂(上帝)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凡恆心行善、尋求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之福的,就以永生報應他們;惟有結黨、不順從真理、反順從不義的,就以忿怒、惱恨報應他們;將患難、困苦加給一切作惡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卻將榮耀、尊貴、平安加給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馬書2:6-10)

這裡「榮耀、尊貴和『不能朽壞』」三樣對映著「榮耀、尊貴、『平安』」三樣。很特別地,上帝用「平安」來取代「不朽(不能朽壞)」,因為平安比不朽更好,平安包含著不朽。

希伯來文的「平安」שָׁלוֹם,不同於中文的「平安」,是指一種「健全的狀態」。罪入了世界,人和上帝之間愛的關係割裂,接著人和人之間、和自己、和萬物、和自然之間愛的關係通通都割裂,互相傷害。人們尋求「不朽」,就會跟白子畫一樣,孤孤單單一人永遠不老不死,不傷不滅,活在沒有愛的環境中,反倒是一種咒詛!是莫大的悲哀!

上帝要賞賜人們比「不朽」更好的「平安」,人與上帝之間愛的關係復合,接著人也與自己、與萬物、與自然之間愛的關係一一復合,這才是美好的終極拯救。比「不朽」更好的「平安」,在信耶穌的時候,你我已經獲得,我們就開始靠著聖靈,脫去罪惡,逐漸修復一切愛的關係。信的人在今生就預嚐如此珍貴的獎賞,並盼望著終末最後完全實現的那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