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曼玲/信望愛網站

基督徒的得救見證,就像是與上帝由認識到託付終生的戀愛故事。從三浦綾子所寫的《尋道記》中,可以看到上帝常透過我們周遭的人,來熱切地追求著我們,並耐心地等候我們來認識祂並愛上祂。綾子寫「尋道記」娓娓道來自己從不信神到接受神的心路歷程,並且因著身邊許多愛主的基督徒的鼓勵與關懷,使她的身心靈都得了醫治。

當小學教師的第七年,24歲的綾子碰上了日本戰敗,「相信了一輩子的事物驟然崩潰,開始對『相信』這事感到恐懼」。「到底孰是孰非?」的問題,不斷在心中擴大。辭去教職後,在訂婚之日因肺病病倒。住進療養院時,有人向她說到人道主義的至高無上時,她寫到:「對於以『人』為中心的思想,我沒有任何感動。那場永生難忘的敗戰所帶來的苦澀的體驗,使我看夠了人類的愚昧和不可靠。」

因著疾病與對人生的茫然,她與未婚夫解除了婚約,並且企圖自殺。為她熱切禱告的兒時友伴,也是基督徒的前川正,雖綾子常以「基督徒壓根兒就是偽善者」等話相譏,前川正卻不斷為她禱告,希望她堅強活下去。綾子看到了前川正「背後那不曾見過的一片光芒」,使她想去尋求這個「不把我當作一個女人,而當作一個人,一種人格來愛的這個人所信的基督」。上帝在綾子與祂為敵的時候,就已深愛著她。

綾子開始到教會去,但是教會中的人卻私底下批評綾子有許多男朋友,會對自己的孩子有不良影響。面對批評,綾子非但不生氣,反而覺得:「事實上教會並非完美人士的集合,應該是那些自認在神前,人前,都無法昂首的罪人所聚會的地方」。因此心安地想:「這個神既然能夠收容那些人為信徒,或許也肯接納我。」

綾子對前川正說:「基督徒都是老好人,沒有信心的人聚在一起,互相說天底下有神,彼此安慰罷了」。前川正翻開傳道書1:2-4:「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什麼益處呢?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這些話深深吸引了綾子。她想:基督教不是勸人為善,互愛的宗教嗎?怎麼也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這種否定世界的想法呢?如果我存在的世界是虛空,那麼我的存在也失去了價值,人又為什麼活著呢?然而傳道書12:1提醒我們,在不知道自己生命價值的時候,要記得有位創造宇宙的神。

長年在家中養病,連姪女都稱她為「睡覺覺的姑姑」,又以為她沒有腳,因為從沒看過她下床走路。綾子因肺炎與脊椎骨疾病而長期住院治療,有一度因氣胸療法而差點喪命,使她不得不感覺到這個世界上,存在了比自我意志更強大的一股力量,冥冥中在修正著我們所訂的計畫。

綾子也漸漸體會到自認沒有罪的意識,也許是最大的罪惡,因而明白了耶穌基督背負十字架為人類贖罪的意義。綾子決定受洗歸入主之後,帶領她走入信仰的前川正卻病故了,綾子對神感到激烈的憤怒。當世間熱戀的男女說:「沒有你我就活不下去」,前川正卻告訴綾子:「一個人要是依賴著另一個人生存的話,他是永遠無法真正地生活的。你必須決心去仰望神才好」。因此綾子想起聖經說:「神乃是愛」,這句話使綾子願意去相信神所安排的是最好的,因此願意去順服神。仍舊臥病在床的她,也開始以寫信的方式傳福音給其他的病患,甚至監獄的囚犯。

前川正死後一年,出現了一個酷似他的基督徒弟兄三浦光世受託前來探視綾子,因而愛上綾子。曾深愛前川正的綾子,心裡一番掙扎後,終於相信這是神的安排,並且也是前川正在遺言中要她去做的。因此綾子在37歲那年,與比她年輕的三浦光世結婚。這是曾經想自殺,又身患重病的綾子從未想過的。

「尋道記」讓我看到神那永不放棄我們的慈愛。因為基督的愛激勵我們,所以我們能為主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