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證據》

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31:10)

司布真首次在倫敦講道的那個晚上,有一個年輕的小姐亦來參加。她的名字是”湯姆生.蘇撒拿”(Susannah Thompson)。她漸漸感覺到她屬靈的需要。這件事給司布真知道了,就送她一本《天路歷程》,盼望她在靈程上有長進。不久她也還敬一本加爾文(John Calvin)的著作。他們的情感逐漸加增,直到1856年正月8日,兩人結成夫婦。這真是一對天生佳偶。司布真來自鄉間,言語行動難脫粗俗,正需要一位生長城市,談吐風雅的蘇撒拿來配合他。況且他所受的教育有限,也需要一位學問淵博的夫人來襄助。他常鼓勵她作評判,她亦能忠誠婉轉的執行這個付托。莫怪司布真譽她為”她是神所賜我的地上至寶,連許多天上的寶貝也是經過她臨到我的。她之于我,常如神的使者一般。”

她幫助她的丈夫工作。某次當探險佈道家李文斯頓(Livingstone)問司布真,怎能一人作二人的工,司布真說:”你別忘我們是兩人,而且你所少見的那位,時常是多作工的。” 她曉得自己的丈夫,常給他及時的鼓勵。賽斯德廳的慘案發生以後,她看顧他,使他不至失常。有時司布真從會幕回來,累得精疲力竭,靈裡感覺郁悶,她就選培斯德的《更新的傳道者》(BaXTer’s Reformed Pastor)讀給他聽。她告訴我們,”他在我腳前痛哭,我也陪著流淚,并非因為他作得不好,實是同情他的光景而已。”

最初12年的家庭生活十分美滿,全無一點陰影,只因司布真的身體不甚健康,需要她的照顧。但是到了1868年,當她33歲時候,她患病幾成廢人,反而需要她丈夫的愛護。司布真曾說:”我們不曉得基督的同情和憐憫,直到有一位你所愛的,需要我們的日夜奮鬥。”在他的工作裡顯然增加了一種深切柔和的成分。

五先令的事奉

她躺在搖椅上,天天盼望復原,可以活潑工作,治理家務,可是年復一年,情形毫無起色,她的靈渴慕事奉神,因此求主讓她無論如何能分擔她丈夫的一點工作。神聽了她的禱告,引她發動”贈書基金”(Book Found)。這個工作如何開始,最好聽她自己的見證:”在1875年的夏天,我親愛的丈夫完成了他的第一本《講壇》(Lecture To My Students)。我讀了一份校對的稿紙,感覺非常戀慕,所以當作者徵求我的意見之時,我全心回答:’我巴不得能將這本書寄給英國的每一個傳道人。’我那位挺實際的丈夫就反問:’那麼為什麼不作呢?你願意給多少?’我必須承認,我未曾準備接受這種挑戰。我只希望這本寶貝的書能分發出去,卻未曾想到自己有份於這項工作,或幫助代付這筆書款。可是那些話已經在我的心裡,耕了一條深直的溝,翻轉了自私的泥塊。我就開始思想,我能從治家所剩或其他個人的款項內提出多少來推動這個新計劃?奇妙的事在這裡,我發現錢早已備齊,等在那裡。在樓上一只小櫃內,積蓄著一堆五先令的銀幣,這是我的一種收藏癖,多年來每逢有這種銀幣,總是喜歡把它藏起來。拿出來一數,恰夠付出一百本書賬。若有什麼不捨之心,亦不過片刻而已,我感謝著獻上這些,于是「贈書基金」就此產生。”此後二十年內,她寄出二十萬卷前面的書籍,使許多窮苦的傳道人得著屬靈的供應。

在火焰中歌唱

因著這項工作反而使她的心在諸般痛苦中得著平安和得勝。她自己解釋這個轉變:”在一個非常黑暗沉悶的日子,我躺在榻上,黑夜正布散它的陰翳。我那間舒適的小房內雖然充滿光亮,但是外面的黑暗似乎潛入了我的心房,遮蔽了屬靈的異象。我竭力想看見那只牽著我、引導我經過痛苦危坡,使我不至滑跌的恩手,然而總是看不見。在愁苦的靈裡,我發問說:’為什麼主這樣對待祂的孩子?為什麼祂時常使劇烈的疼痛臨到我身?為什麼祂允許長期的軟弱來阻礙我事奉的心願?’這些煩惱的問題很快的得著答案,雖然所用的是奇特的話語。但是在我裡面的微聲解釋了其中的意義,無須翻譯的人。房內寂靜一刻,只有火爐裡的木塊發出爆炸響聲。忽然我聽見一種低柔的聲音,含有清楚的音調,猶如一只知更鳥在我的窗下唱出牠柔軟顫震的美曲。我就對在火光前假寐的同伴說:’這是什麼聲音?決無飛鳥能在這個時令,在外面黑暗中歌唱!’

我們傾聽著,又聽見那個微弱悲哀的音調,牠的旋律非常美妙,它的來源+分神秘,使我們一時惊訝不已。後來我的同伴喊說:’這是從火中的木塊發出來的!’火釋放了禁閉在橡樹心裡的音樂。也許快樂的小鳥在它的嫩枝上唧唧歌唱,暖和的日光在它的幼葉上著上金黃顏色的日子,正是它收集這個美曲的時候。此後漸漸見老,一環一環的年輪封閉了這個久忘的音調,直到強烈的火舌燒盡了它的剛硬,從它心的深處燒出美歌,作它最後的供獻。噯!我就想起,苦難的烈火從我們裡面引出贊美的詩歌,那時我們得以純淨,而我們的神也因此得著榮耀。或者我們有些人也像這個橡樹木塊–冷淡、剛硬、麻木不仁;若不是火在四圍點著,釋放出相信倚靠祂的妙音,恐怕一輩子唱不出美曲來。當我沉思之時,裡面的火就點著了,我的魂從此得著甘甜的安慰。在火焰中歌唱。是的,但願神幫助我們,這個如果是從剛硬失志的靈釋放和音的惟一途徑,就願火窯比前燒旺七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