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慧芬(5/4/2020)

疫情之中,我們住家的牆壁成為我們的保護層和隔離線。住家外面,卻有幾棟“巨牆”開始被疫情逐漸“拆掉”。

學府課室的牆被拆掉了。世界各國陸續執行行動管制令,學校、學院、大學和神學院紛紛轉型,從實體上課換成在線課程。老師和教授們在幾天之內,必須調整教學方式、甚至勝過抗拒科技的心理,紛紛隔著一架電腦、在家繼續與學生們見面。不久後,有名師的講堂也公開在線、無需登入,一些神學院的講堂亦提供免費網上課程。在這之前,要上這些講堂和課程都需要繳費,現在轉成免費在線學習。

圖書館、資料庫的牆被拆掉了。學院每年需要花一筆重金,才購買到新出版的書籍和電子資料庫。發展中國家的神學院,平時買不起太多書籍也高攀不到新的電子資料庫。但是在疫情之下,不同語文的資料庫——學術期刊、研究論文、電子書等等,紛紛變成唾手可得的資源。我們感激這種分享資源的精神;特別是學子們被迫待在家裡、同時必須呈交專文的這段期間。曾幾何時,版權概念(Copyright)暫時可以“冒犯”因為不再是私隱。

教會的牆也被拆掉了。很多基督徒說過要建立一間“無牆的教會”,卻因種種原因,教堂大門平時都深鎖著,美觀的聖殿一星期也只用一次。疫情當中,無論是大型還是中小型教會都不能聚會了。我們與家中成員,紛紛聚在家裡繼續在線崇拜。結果,我們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教會”——在家裡唱詩、掰餅、讀經、聽道。幾個星期之後,教堂一片冷清,令有些駐堂牧師唏噓不已。如果接下來半年至一年,教會還不能恢復聖殿崇拜的話,教堂建築物還會“荒涼”好一段日子。這時,有些教牧開始考慮善用聖殿建築物,用來作流浪者的暫時居所。同時,現在不能邀請人進來教堂,我們把教會帶到人群當中——提供救濟品,贈送口罩,提供牧養和指引的電話熱線,籌款儲備醫院防護用品。一些教會和弟兄姐妹此刻所做的,正好活出了教會的使命——“道成肉身”地在人群當中,充充滿滿活出恩典和真理(約1:14)。我常說“傳福音”其實不在乎一個人口怎麼“講”而在乎怎麼“為人”,因為“傳福音”的“傳”不是“口”字邊而是“人”字邊。疫情之下,我為教會拆掉的“牆”而歡呼且深深感動。

我想起耶利米的呼召:“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10)”作為上帝的子民,教會不要輕易忘記這次疫情所拆掉的牆。我們活在“耶利米的時代”——這是一個有政治陰影、疾病侵襲和人性敗壞的時代,我們也背負耶利米的使命,知道上帝要在這個時代“拔出,拆毀,毀壞,傾覆”一些東西,過後還要“建立和栽植”!

至於上帝要“拔出,拆毀,毀壞,傾覆”什麼東西,……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