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崇榮牧師

我常常正在設計禮拜堂,正畫到一半的時候,誒,突然間一個旋律來了,我馬上就去做一首歌,那時候不能等的,把這個先放下,先做完那個再回來,特別是音樂,因為旋律一過去,你自己也忘記什麼旋律了。你們知道,我寫一首歌,「無論何處去,我心已備妥」那首詩歌,是我拿著《聖經》,在森林裡面走路,一面讀經,一面思想上帝的愛。

突然我想起不久前,遇到一位英國女宣教士,我心裡想:「為什麼她不留在那樣進步的國家裡享受,卻要跑到內地的山裡宣教,還要在河裡才能洗澡?如果不是上帝的愛差遣她,她為什麼到這樣蠻荒的地方,這樣的野地呢?」那時,我就想到一件事,「主啊,如果祢差遣我到蠻荒的地方,我要去嗎?」

我也在那樣的地方洗澡28天,因為那四個禮拜,我在那邊十多個城市傳道,我不能回來,所以我就在那裡洗澡。有一次我洗好上岸的時候,有人把很大的石頭丟在我的身邊,我以為他要打死我。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你旁邊有一隻三角的眼鏡蛇,那條蛇要咬你,是很大條的毒蛇。」原來,我從河裡起身前,他們看到那條毒蛇,就拿石頭打死牠。

感謝上帝,如果他們沒有用石頭打死那條蛇,我今天不會在這裡,已經死在那條河裡了。所以我相信,如果有人到很遠的地方,一定是上帝的愛感動他才去的。然後我在讀經的時候,想起天下有一些人,到荒野地方去傳道,這是上帝的愛。我就對主說:「我也要去。」我那時候就有一個旋律,「無論何處去,我心已備妥」。我如果不馬上記下來,忘記了這個調怎麼辦呢?

我拿起我的筆,在《聖經》裡找紙,一張都沒有。我的《聖經》沒有一張紙,我很急,我的習慣是旋律來了,放下工作,快點寫,因為別的工作再看、還會在那裡,旋律忘記了就永遠不回來了。我就在書裡找、找、找,後來找到一片樹葉,我拿起來,試試看打開我的筆,能不能寫?可以啊,可以寫字啊,我感謝上帝,我就寫Do Re Mi Do Si Mi La Si Do Fa Fa,一句、一句寫,寫成那首詩歌。

最先作那首曲的時候,我是寫在樹葉上面,到了幾年以後,樹葉爛了,後來我把它丟掉了,我想要做紀念但沒有辦法,這樹葉太脆了,爛了。還沒有脆以前,我抄寫在紙上,後來印出來,就變成全世界都在唱〈無論何處去〉的這首詩歌。

KPIN 印尼國家巡迴信仰更新佈道會剪影(中文字幕版/ 獨唱:胡中良Joseph Hu弟兄)

內文:摘錄自印尼歸正福音教會主日信息(20200607),未經講員過目。

2012年唐崇榮牧師於印尼眾海島佈道,舉行印尼全國信仰更新大會(Kebaktian Pembaruan Iman Nasional,KPIN) ,2014年已超過100個城市,至2016年11月已超過140城市。年屆80歲的唐牧師,至今仍在佈道,即便疫情多有不便,仍堅持透過網路,向上萬的兒童與青少年佈道。

願上帝賜福所有在歸正福音運動裡的弟兄姊妹們,齊心為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