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學德

1

大上個星期五,我們鎮高中的學生演出百老匯歌劇《美女與野獸》,兒子彈電子琴。夜裡10點半多了,他打來電話說,演出結束了,要和幾個同學一起去咖啡店喝杯咖啡。 11點回家……

我:那我們開車接你吧?夜裡11點後,按照法律,你不能開車了。

他:不用,我會自己開車回來。

我:那不好,違法。我們得去接你。

他:爸,那我多丟臉哪,我同學看到我爸來接我,太丟臉了!

我:沒關係,安全比面子更重要。放心,我不會讓你同學看見。再見!

妻子開車把我送到了咖啡店的停車場,看看表,還不到10:45,我就在停車場散步。 11點多,兒子出來了。他上了車,一路回家,爺倆繼續聊天……

我:怎麼樣,這可是你第一次半夜出來喝咖啡啊。

他:很好,大家在一起聊聊,很輕鬆。

我:兒子啊,我在外面可涼了將近半個小時。

他:對不起啊,老爸,其實你也可以進去的,買杯咖啡,在裡面坐著喝。

我:那不叫你難堪嗎?話說回來,你該感謝上帝吧,每天放學回家,老爸都給你準備好熱飯熱菜。

他:當然感謝上帝啦。你知道,有錢並不一定能感到快樂。最重要的是你感受到有愛。

我:我有點不明白,你們成天那麼忙,每晚上都要到12點才睡,怎麼還會有同學有時間無聊啊?

他:爸,你以為都像你兒子,選了那麼多的AP課(編註),還給你們拿回了那麼多A,每天忙個要死。他們有的連一門AP課也不選,上課得個B 就覺得好得不得了了。沒事做的時間多著哪。

我:看來人是不能太閒啊,太閒了會出問題。

他:嗨,範學德同志,太忙了也會出問題。

我:是啊,這不,怕你出問題,所以,範學德同志就親自來迎接您了。要是您被警察逮去,我會痛苦得流不出眼淚來啊。

他:那就不流吧。留著下個禮拜六看我們演出。

2

週六下午,我們如期去看兒子的演出。結束後……

我:兒子,你們演的太棒了。來,讓咱們慶祝一下,爸爸請你下飯館。

他:我打電話叫媽媽和妹妹。

我:你就告訴她們一聲,我們不回去吃晚飯了。今天爸爸單獨請你,祝賀一下。

他:謝謝爸爸!

我:你想去什麼餐館?

他:爸,你想去哪裡都行,你知道,我都會喜歡。

我:你挑,今天是請你。等你哪天請我了,我再告訴你去哪裡。

他:爸,我前天做了一個夢,夢到在吃壽司,好多壽司啊,真好吃。我想吃壽司。

我:沒問題。還好,你這次夢到了日本壽司,要是夢到了滿漢全席,老爸就得上吊了。

他:什麼是滿漢全席?

我:你還是不知道為好。咱往哪兒走?

他:我帶路。

40分鐘後,我們到了。日本壽司店旁邊還有一家中餐小店。這次是兒子先開口……

他:爸,你看看中餐館怎麼樣?能便宜一些。

我:今天不必替爸爸省錢,也省不下多少錢。

我們點了一個套餐、一碗麵和一個龍壽司。龍壽司是服務員大力推薦的,說味道很棒。不久菜上來了,兒子特別開心……

我:嗨,小伙子啊,你還欠我一個道歉。

他:什麼時候欠的?

我:忘了?就是上次我訓你,要你開門,你把門關上了。

他:哦,爸,對不起!

我:要不是我第二天要出門佈道,那天晚上,我可不會那麼輕易地跟你結束,你周末就開不成車了。

他:爸,你以為我傻啊,我知道你第二天要出去講道,不會把情緒搞得太壞,我才那樣做的。

我:你小子夠鬼的啊。不過,以後不要那樣,做錯了事,就要有勇氣承認,事後要道歉。硬挺著不道歉,不是好漢,知道自己錯了就說對不起,這才是真正的勇敢。

他:我知道了,爸。我知道我有時挺壞的,我壞,別人還看不出來,但我自己知道。

我:是啊,兒子,你很聰明,比爸爸小時候還聰明,爸爸很喜歡這一點。但你知道,聰明人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是什麼?

他:驕傲?

我:對。爸爸年輕時很驕傲,覺得自己了不起,沒把別人放在眼裡,跌了許多跤。其實,我們有什麼好驕傲的,比我們強的人多去了,這不必說。就是我們自以為好的那些東西,也都是上帝賜給我們的,那是上帝要我們來榮耀他的,而不是榮耀自己。

他:我明白了。

我:爸爸和媽媽都對你寄託了厚望,也許,這會對你有些壓力,有的時候,我們的方法也不太好,態度有點急。爸爸也希望你能夠原諒我們,我們也都是不斷地在學習如何做父母。

他:爸,你知道,我愛媽媽,也愛爸爸。

我:兒子,你要是發現爸爸媽媽什麼時候錯了,就直接跟我們說,別憋在心裡。你知道,爸爸媽媽非常愛你和妹妹,能夠接納你們所說的一切。

他:我會的。

看著兒子吃得那麼開心。我心裡真甜……

我:兒子,你轉眼就長大了。你剛生下來時,才這麼大,比盛飯的這個木盤子大不了多少,爸爸一隻手就把你抱起來了。晚上你鬧著不睡覺,爸爸抱你在客廳轉,轉一圈,四十多步,不知道轉了多少圈。但你轉眼就長成大小伙子了,爸爸再也抱不動了,但爸爸就是到死,也忘不了你在爸爸懷中睡覺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小天使。

他:我有那麼好嗎?

我:真的,就像一個天使。爸爸做過的最大的錯事,就是那次打你,你還記得嗎?

他:早就忘記了,好像我拿棍子打你,你警告我不要再打了,但我又打了一下,你就發火了,狠狠地給了我一棍子。

我:是那麼回事。當時爸爸很生氣。其實,爸爸不應該在怒氣中管教你,但你知道,爸爸也是一個罪人,有時候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氣。那次過去不久,有一天你又鬧了,因為什麼事我忘記了,我當時很生氣,就大喊:“羊羊!”你聽見,嚇得渾身抖了一下。

他:我一點也不記得了。

我:我記得!那天對我刺激很大,你那時還不到3周歲,在我信主兩三個月後。你知道,爸爸當時就像看到了自己一樣。我小時候,爺爺也曾經這麼大聲喊我,我怕死了。我真不願意爺爺這麼對我吼,不只是不願意,我是恨,又怕又恨。

他:爸爸,我從來沒恨過你。

我:我是說我自己。那天我很傷心,為什麼小時候我那麼不願意爸爸用這種方式對待我,但我自己成了爸爸,卻居然用同樣的方式對待自己的兒子,我很傷心。

他:爸爸,我理解,因為你是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你沒有別的榜樣,所以你就習慣地用那種方式來處理問題。

我:爸爸很感謝耶穌,他幫助我學習怎樣做父親,爸爸也需要你的幫助。再也不要像爺爺對待我那樣對待你,學習愛你,並用你可以感受到的方式去愛你。

他:爸爸,我真的很謝謝你。我也很愛你和媽媽。

我:兒子,謝謝你!

4

聽到兒子說謝謝,我很開心……

我:兒子,爸爸也要感謝你,別的不說,就說音樂吧,是你,讓爸爸知道了西方的音樂,特別是百老彙的音樂劇,你還給爸爸燒了那麼多的碟子。

他:怎麼樣,爸,我是個好老師吧?我真喜歡音樂,她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我:我知道。但你也不是從來就這樣的。剛開始學鋼琴時,你和其他許多小孩子一樣,也不願意學,爸爸得天天陪著你練習,我可是跟你戰鬥了整整3年啊!

他:哈哈,你知道那時候我也生氣啊,為什麼我要學鋼琴,我好多同學都不學,他們多輕鬆啊。

我:你記得那年從鋼琴老師家回來,我跟你說的話嗎?

他:什麼?

我:就是你8歲那年,我跟你說,孩子,除了耶穌之外,爸爸希望你這一生要交上兩個最好的朋友,一個是音樂,一個是書籍,只要你對它們忠誠,它們會伴你一生。

他:我記住了。

我:爸爸很高興音樂成了你最好的朋友。其實,當時爸爸也想放棄,看著你磨磨蹭蹭地不願意練琴,就用這種眼光看我,目光狠毒啊!

他:有那麼可怕、那麼難看嗎?

我:相信我,比這難看多了。但爸爸沒有放棄,因為爸爸知道你有這個天賦。上帝給了你這樣的天賦,你就要把它發揮出來,用來美化人生,榮耀上帝。你知道,要是沒有機會,也就罷了,但是機會來了,你能不能緊緊地抓住它,這往往會決定你的人生。

他:我相信是這樣。

我:爸爸在人生中就錯過了許多機會,有一條就是上大學時沒有好好學英語。

他:是啊,你的英語夠爛的。

我:哼,要不是我英語爛,你中文也不會這麼好!

他:謝謝老爸。爸,你再吃一塊壽司吧。味道太好了!

我:不了,你吃吧。看著你吃得那麼高興,爸爸更高興。

他:那我就不客氣了,老范同志。

我:別謙虛啊,小範,其實你一直也沒怎麼客氣。

OC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