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安娜/生命季刊微信專稿

“他是你兒子嗎?”

我說是的。

接著又被問“親生的?”

我……,一言難盡。

這個洋娃娃真是從我肚子裡出來的,而且過程很艱辛,從懷孕到生產,吃盡苦頭,腦積水、墮胎、羊水穿刺,這些從沒想過的詞出現在懷孕過程中,也讓我們再次親身經歷了神豐富的恩典與應許。

最近紐約和弗吉尼亞州的晚期墮胎政策和建議引起社會廣大的譴責,2019年2月5號,美國總統川普在國情咨文中重申:“所有的孩子——無論是出生的還是未出生的——都是按照上帝的神聖形象造的。” 所以我也想把自己生孩子的見証寫出來,見証上帝創造的奇妙,和新生命的來之不易。

見証:一個新生命的誕生

我們每年從感恩節開始,到聖誕節,中國新年,會有各種聚餐、大餐的機會。2015年年初,我發現自己胖了不少,於是決定減肥,我開始去健身房,選了比較激烈的課Zumba。丈夫是一書生,平時家裡家外很多活都是我負責,我也打算趁這個時候大干一番,除了外面草地的鋤草、施肥、搬磚等,我還把整個地下室油漆了一遍……再到後來發現我不是胖了,是懷孕了。發現懷孕之前,除了干各種體力活,我還有一次在一個統計會議的晚餐上喝過酒,牙齒做過X光。

發現懷孕後,我們就開始去旅遊了,因為聽說有了娃以後就沒有空閒的時間了。沒想到旅遊一回來,艱苦的日子開始了,幾乎每天從早吐到晚,吃什麼吐什麼,嚴重到常常黃疸、血絲都吐出來,體重一下子減了5磅,減肥目的是達到了,痛苦卻增加了。有時候去上班,車上還要准備兩個塑料袋……(唉,做父親的弟兄們,你們要好好感謝你的太太,為生孩子,她們真是吃盡了苦頭)。

懷孕3個月後,我去做B超。據說Columbia這家醫院的設備相當精確,而且現在就可以知道小孩子性別了,我和丈夫滿懷希望。做完B超,護士告訴我們是個男孩,我們還沒來得及高興,醫生就過來,當頭一棒:something is abnormal (有些指標不正常),她又重新給我做了一次B超,她說你小孩brain fluid (腦積水)指數過高,正常是10以下,你小孩現在是10。她要求我馬上去做血液檢查,一個月後再來做B超,還要求我們見遺傳學專家。我們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遺傳學專家就和我們談各種因腦積水致殘的例子,建議我做羊水穿刺,還告訴我們,馬裡蘭州20周以內人工流產(abortion)是合法的,讓我們好好考慮。越聽越不是滋味,我當場就告訴那個基因專家,這個孩子我要定了,我不會做這些東西的!

回家後,我們就開始上網查,想知道這腦積水到底是什麼。網上也有人有同樣的問題,有小孩子生下來後有問題的,也有沒問題的,在懷孕期間這個腦積水可能會上升也可能會下降。我還搜索了一些中文網站,很多婦產科醫生認為如果胎兒腦積水嚴重,會嚴重影響出生後的智力,為了優生不得不做選擇性引產。我還咨詢了一位國內來的婦產科醫生,他說在中國腦積水超過10,這個小孩子可能就不要了。即使生下來健康,到2-3歲後,就可能會和正常孩子不一樣。

眾說紛紜,我不再去看那些評論。我有一同事也和我有類似的情況,所以我們常一起交流,我們都是學統計學的,所有結論要靠數據証明。同事還專門去看了相關的研究報告,這些醫生選的數據不一定準確,加上測量誤差,所以我們並不相信這個所謂的腦積水10就是不正常的結論,但有一點是認同的,腦積水一般到了15,小孩子很可能就有問題,到了18小孩子基本就不能存活。

我們祈禱,求神使腦積水降下來。一個月後,我們去復查,結果腦積水升到了12。這個時候醫生就要求我做各種血液檢查了,還要去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去做核磁共振(MRI)。此外醫生還告訴我們,不能在自己家附近的醫院生孩子,要到約翰霍普金斯醫院生,孩子生下來後,馬上要做腦部手術。這個時候我們開始有壓力了,一個月腦積水從10升到12,腦積水似乎有上升的趨勢啊。

我也和使者同工廖阿姨分享過,她安慰我說:不要怕!所懷的胎是神的恩賜,孩子是神的產業。你要專心仰望神,祂的恩典夠用,我會在禱告中向神祈禱。求神保守看顧你腹中孩子健康成才。憂慮是撒但送來的,喜樂的心乃是良藥。不會有事的,只管頌贊神的大能、信實,仰望祂的人從不蒙羞。我和丈夫每天禱告,求神把這個腦積水問題移走。我們一直有信心,相信神會給我們最好的;即或不然,如果神真要我們去經歷困苦,我們也做好只準備接受了。

時候到了,我去做了核磁共振(MRI),一個多小時呆在狹窄的空間,心情是複雜的,感覺是在等待著宣判。核磁共振結果很快出來,腦積水左右半腦一個12,一個13,其他一切正常。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核磁共振排除了唐氏綜合症的可能,也排除了小孩子身體有殘疾等的可能。

兩天後還有B超檢查,這些日子,我覺得真是受夠了無止境的檢查,於是打電話給醫院,打算取消檢查。但是醫生不同意,說檢查還是要做的。兩天後我們去檢查,做完後,醫生過來說,左右半腦,腦積水一個7一個8,正常,你們可以回家了。我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才兩天時間,怎麼一下子變正常了?丈夫在旁邊已經開始歡快得跳起來了。當時我還是有點小信(求主憐憫),主動要求復查,一個月後我們再去復查,數值和上次一樣,正常。丈夫說神之所以讓我們去做核磁共振(MRI),是讓我們清楚看到腦積水確實是高的,然後再顯出神醫治的大能,讓我們的禱告蒙應允。

詩篇139:13-16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為奇妙,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你的眼早已看見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寫在你的冊子上了。感謝神從母腹就看顧嬰孩,感謝神一直的同在!感謝我的同事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很多安慰。感謝家人、教會弟兄姐妹的禱告、支持。感謝神讓我們在面臨困境的時候,一直有信心,相信神的保守、神的應許;即或不然,我們也相信,神的恩典是夠我們所用。

2015年12月的一天,在經過將近40個小時的產痛(labor time)後,我被拉去做剖腹產(C-section),小家伙出生了!(比起寶寶健康,這點痛算什麼。)我們給他取名叫路加,希望他能像耶穌的門徒路加一樣,一生敬畏神,合乎主用。

箴言書22:6裡說: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轉眼小路加已經3歲了。他從十個月開始就會認字母,到現在能背聖經66卷目錄,能唱很多贊美詩歌,奇異恩典和10000 Reasons (我的靈贊美你),是他最喜歡的兩首詩歌,獻給大家。願我們一生一世行在耶和華的信實恩典中,贊美稱頌他的聖名!

孫安娜 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參與校園福音事工。

=============

生命季刊微信公眾號:cclifefl

生命季刊網頁: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