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 / 林葶熙/ 基督教今日报

打破700年传统 非洲迦纳部落掀起「基督徒酋长」风潮

拥有百年历史的非洲传统部落,从其文化蕴底与社会中,随处可见传统宗教对大众的影响。直到近年,有位酋长打破700年历史传统,成为首位基督徒酋长,这股风潮就如病毒般散播,越来越多基督徒领袖被兴起……

根据GodReports作家威廉・豪恩(William Haun)分享,福音改变迦纳北部部落,更掀起许多基督徒领导者,他们皆拿起自身属灵权柄,要为神的缘故来改变当地。

图中左方为迦纳北部最高酋长, 与统治整个传统曼普鲁顾(Mamprugu)王国的NaaBɔhagu,

在他一旁是首位基督徒塔拉纳(Taraana)。(图/IMB)

近日,非洲迦纳(Ghana)东北地区的城镇纳莱里古(Nalerigu),一大群人聚集在宫外,等候曼普鲁西王(Mamprusi)七长老之一的塔拉纳(Taranna)。当他离开宫殿后,向大众介绍王新选的酋长,所有支持者皆为其拍掌欢呼。塔拉纳庄严地为新领袖穿上白色罩衫、鲜红色帽子,展开为期好几天的庆祝,以及装备新领袖的仪式。

塔拉纳在曼普鲁顾语为同等、同辈,也就是国王的得力助手。然而,在接下来几天,这位塔拉纳并不会参与任何对祖先的祭祀仪式,也不会参与对新任领袖的伊斯兰祈祷活动。这位塔拉纳是传统曼普鲁顾王国700年历史来,首位跟随耶稣的酋长。

新任酋长会供奉其家中的祖庙。(图/IMB

迦纳这地区如同其他西非国家,虽拥有民主政府掌管国家,但仍有传统部落首领的结构,其权利甚至大到可管理一个地区。这些地方领导人大多都与非洲传统宗教连结一起。在迦纳北部,酋长会坐在皮草上(意为登基),这些皮草是来自为祈求祖灵护庇所献上的动物。拥有权力后,酋长会将此带在身上如同护身符,以增强自己的统治力、保护自身不受敌人攻击。此外,他也将定期请占卜者,向祖先寺庙献血以求指引。

身为基督徒,真能当上酋长吗?这是迦纳北部在过去50年来,未曾见过的状况。

贾班达纳(Jagbandaana)酋长备受人所尊敬,积极参与在福音中。(图/IMB

萨利夫(Salifu)是曼普鲁顾王Naa Sheriga的儿子,他在年轻时受宣教士所带领,开始上教会,当时其他兄弟还向国王抱怨,说是他为了偷懒,拒绝周日去农场。国王也因此责骂他、要求他放弃信仰,但他拒绝。萨利夫现在被称为贾班达纳(Jagbandaana),为Jagbaani村的酋长,同时也是国王的亲兄弟。萨利夫是该地区备受尊敬的酋长,也是当地福音派教会的成员之一。

伊迪(Yiddi)在1960年代,曾因信仰基督而受到逼迫。(图/IMB

一位曼普鲁西人伊迪(Yiddi)也发生类似情况,1960年代,当时年轻的他为跟随神,遭到父亲及兄弟的反对,其后伊迪逃家、走了35公里,一个基督徒家庭带他到镇上。如今,伊迪是那席拉纳(Nasiiraana),被国王派做大使、定期派驻于这地区。

两人皆对于宣教士与基督徒抱持正面态度,因他们能改变社区。那席拉纳说到,「人并不知道基督徒是谁,但当他们看见你是良善、仁慈、有怜悯,就如耶稣一样,他们会希望你成为他们的领导者。他们会看见,我们是和平创造者。」

Sɔambangba酋长。(图/IMB

因有贾班达纳和那席拉纳的缘故,他们成为迦纳北部新一代基督徒领导者,Namangu酋长Sɔambangba在接任酋长前,当地浸信会牧师曾向他分享福音,并告诉他要悔改,他说到:「我长大后知道贾班达纳是基督徒,所以我知道我也能因跟随耶稣而成为酋长。」

浸信会牧师法塔奥(Fataw)被选为社区酋长Na’akyinaaba。(图/IMB

近期,浸信会牧师法塔奥(Fataw)被选为社区酋长Na’akyinaaba,为年轻人的首领。法塔奥继续在教会讲道,在纳莱里古的浸信会医疗中心工作,领导年轻人成为传统酋长。

要使传统酋长文化与基督信仰间达到平衡,是件相当困难的事。2004年,当约翰・乌尼(John Wuni)是镇上第一浸信会的创始成员,他被要求成为王位的职事之一塔拉纳(Taraana)。他向所在地的牧师商议,深思熟虑之后,他们同意此事,并认为让基督徒领袖担任高职位是好事,并承诺会负责。

在装备成为酋长的阶段,他也与国王表示会推辞传统宗教、伊斯兰仪式等,国王也接受其要求。现今迦纳北部的基督徒酋长人数众多,2010年更成立团契-北迦纳基督徒酋长协会(Northern Ghana’s Christian Chiefs Association)。他们的其中一项目标是希望,推广与整合基督徒领导人,将伦理道德加入在酋长机制中,并阻挡有害的社会文化、习俗与传统。

基督教今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