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世礼

因有⼀婴孩为我们⽽⽣⋯⋯」这是教会于圣诞节常引⽤的经文,内容非常合适应节,值得我们详细查考其出处,细思经文背后的信息。

这节经文出⾃以赛亚书第九章。这章经文可分为两段,第⼀段宣⽰神的应许(9:1-7),第⼆段描述神的忿怒(9:8-21),两段经文表⾯看来好像没有什么连带关系,但当我们较深入了解,便不难看出其中的呼应作⽤。

第⼀段提及三件事:⼤光(9:1-3)、断轭(9:4-5)、婴孩(9:6-7)。当时百姓 背道离弃耶和华,⼀⾯守节期,⼀⾯拜巴⼒。虽然先知不断警告他们,但他们仍然不愿放弃跪拜⼈造的偶像,甚⾄⾛火入魔,暗地交⿁问⼘(赛 8:19)。他们把焦点放在宗教的外表(节期、圣所等),⽽忽略了⼼灵的敬拜,不晓得神的荣耀已经离开了耶路撒冷的圣 殿。难怪先知以赛亚称他们为迷路的⼦⺠,他们仿佛在⿊暗中⾏⾛,需要「⼤光」照耀;也好像⾝背重轭的奴隶,提不起劲来跟从神,所以需要经历「断轭」,把⼼灵的重担挪开。

问题是:⼤光从何⽽来?谁能除去百姓的罪轭呢?这正是两段经文中的桥梁。第⼆ 段有⼀句话重复了三次:「虽然如此,耶和华的怒气还未转消」(9:12、17、21)。圣诞节中教会都强调神的⼤爱,但在同⼀章经文里,以赛亚提醒读者不要忘记神的忿怒。我 们需要第⼀段的「有⼀婴孩为我们⽽⽣」,就正因为我们当中没有⼀⼈能逃避神的忿怒,世上没有能⾃救的⼈。我们都活在极度的⿊暗中,被罪恶压迫到透不过气的地步,不能⾃ 拔,正如《圣经》所说:「我们都死在罪恶过犯当中。」宗教不能救我们、圣殿不能救我们,献祭不能救我们、决志不能救我们、浸礼也不能救我们,我们需要圣诞节的婴孩来救我们。

〈⾺太福⾳〉的家谱也告诉我们同样的信息(太1:1-17)。作者⾺太把耶稣的家谱分成三时期,每时期包括⼗四代:第⼀时期由亚伯兰到⼤卫,重点是神的应许;第⼆时期由⼤卫到被掳,指出⼈的背叛及神的惩罚;第三时期强调神的救恩,虽然⼈违约,神却仍然守约。 ⾺太借着如此简略的家谱,解释为何圣诞节的婴孩需要降世,展现神的应许是可靠 的,表明了⼈虽然不可靠,但神的信实仍然存留。

圣诞节的婴孩,并不是⼀个普通的婴儿,⽽是救世主弥赛亚。先知以赛亚⽤不同的别号来描述他:耶和华发⽣的苖(Branch of the Lord/4:2),圣洁的余干(holy stump/6:13),以⾺内利(7:14 ),⿊暗中的光(9:2),耶⻄的根(Root of Jesse/11:10),公义之王(32:1)。这婴孩的名称为「奇妙的策⼠、全能的神、永恒的⽗、和 平的君」(9:4)。这个软弱无能的婴孩竟然是「全能的神」,祂生于暴君希律王权⼒ 下,却竟是「和平的君」;祂在世上只是短短三⼗多年,却竟是「永恒的⽗」 。圣诞节的婴孩,出⾃⼤卫的家,「政权」必属于祂。祂是来掌权的,正如东⽅几博⼠所问:「那⽣ 下来作犹太⼈之王的在那里?」(太2:2 )。

圣诞节的婴孩也是受苦的仆⼈。 〈以赛亚书〉五⼗三章最富讽刺性的句⼦是「我们却以为⋯」。神的仆⼈为我们的罪受死,我们「却以为」祂是被神惩罚! 「压伤」在第五⼗三章出现了两次:义仆⽢⼼为我们罪孽被「压伤」(53:5) 及耶和华喜悦把祂仆⼈「压伤」(53:10),作者指出罪恶的代价多沉重及神的怜悯多伟⼤。借着羔⽺的「压伤」, 先知带出了「赎罪祭」的观念;是的,圣诞节的婴孩,借着祂的被压伤,成为我们的赎罪祭。

圣诞节的婴孩,不但是⾎淋淋的出⺟胎,也是⾎淋淋的钉⼗架! 「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这就是圣诞节的婴孩带给我们的好消息。但我们今天不单单需要「婴孩」,也需要「⼤光」照亮前程,及实际经歴「断轭」,好叫我们能够快跑跟随神。 「婴孩」降⽣的⽬的,不是带我们上天堂,⽽是领我们入天国,让神的政权实现在我们⾝上,好叫我们在神的「⼤光」中⽣活,不再向罪恶妥协,天天享受「断轭」的真⾃由,这就是〈以赛亚书〉第九章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