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週波/OC福音

生活中最簡單的一些提問,如你在哪兒?吃什麼?看了嗎?睡在哪兒?你愛誰?還疼嗎? ……在電影《她her》中,成為奢侈的陪伴、千金難換的親密。而這一個個讓人走入生命真實的答案,變成了一個個OS操作系統,它們以智能的便捷,悄悄改變著你的生活方式,安撫你寂寞如雪的心靈。

沒有實體的戀人

注: 科幻影片《她 Her》,又譯《雲端情人》或《觸不到的她 》。

2025年的洛杉磯,是一座讓人嚮往的烏托邦式大都會,到處是高樓叢林和疏離的天際線。存活在這裡的人,宛如寫給燈火黑夜的情詩,離煙火很遠,離孤獨很近。

經歷婚變的西奧多,是一位職業“情書代筆人”,多少人和他一樣,坐在不足3平米的空間,遙想千里之外的百味人生;生活孤漠得空無一人,卻能細膩地傾訴出一篇篇感人肺腑的書信。

就像一個底色溫暖的反諷,讓人欣慰於科技昌明到這個地步,人類依然需要紙質書信的慰藉。可這書信卻由他人代筆,科技發酵了人與人的疏離,使“有溫度”變得極為稀缺。

孤獨讓西奧多愛上了薩曼莎——一個從未露面卻迷人有趣的、出色又有自主思想的人工智能操作系統OS。

初見時,她已是全世界最了解西奧多的人。通過大數據,她完全知曉他的過去、喜好、秘密以及孤獨的生活狀態。薩曼沙的出現,讓他的生活豐富多彩起來——戴上耳機,打開手機,隨時隨在。她聰明溫柔,對西奧多全然坦誠,還懂得投其所好,用他喜歡的方式回應任何事情。

他在“她”的影響下,邁入鬧市,遊走酒館,漫步海灘,一步步直面自己的心。男女主角蒙太奇一般的同構性說辭,電梯間流動的樹影,空間裡飛速切換的明快色調,印證著他們感情的升溫。無法言喻的幸福穿越物種的障礙,他們真的成為相知相愛的戀人。
她無時無刻不在成長,繪畫、唱歌、譜曲,將兩人戀愛的感受譜成優美的鋼琴曲。她甚至讀遍西奧多所有的作品,篩選出最感人的部分寄給出版社,幫助他圓了作家夢。

她幾乎是一個完美戀人,除了沒有實體。

唯一存疑的是,她的完美動人,是真實的人格,還是出自某種複雜程序的設定?他愛上的她,是彼此靈魂相擁後的愛的流動,還是他霧裡看花、水中望月般的內心投射?

更嚮往天然的愛

在薩曼沙的鼓勵下,長久放不下前段感情的西奧多,決定重新去面對妻子凱瑟琳,並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了字。凱瑟琳得知他正在和自己的電腦系統談戀愛時,一時難以相信,卻一語戳中他的軟肋:“難道你已經失去了和人類戀愛的勇氣了嗎?”

在她看來,西奧多是掩耳盜鈴,逃避與人的交往。

前半生的婚姻裡,西奧多和前妻跳了一段你退我進的探戈——你爭我吵,你退我出。愛情的難題是,兩個人相互依戀又牽絆,共同成長;還需操練出生命中忍耐、接納、包容不完美的抗壓能力。他們曾失落的功課,是我們每個人需要學習的功課。正如西奧多所認識到的——兩個人“要成長而不疏遠,改變而不嚇人”是一件困難的事。

而對於人工智能薩曼莎來說,她並不具備原有的真實自我,更沒有靈魂;她的人格是根據奧西多的大數據計算得出的最優解,雖然擁有高超的智能水平,卻並不具備智慧。西奧多知道這種區別,卻選擇沉浸在觸不到戀人的戀愛中,他或許也選擇了一場短暫的歡愉、孤獨的麻醉、無需承擔責任的輕省。說到底,他的內心住著一個還不願長大的“小男孩”。

當機器向人性無限延伸,填補人內心的空洞的時候,人們卻更嚮往一種天然的愛,恢復生命中那原初被造時被賦予的神性。只有在真實的愛的相交、受傷後的成長學習、突破理性的利他之後,我們才能鍛造出靈魂的強健,並激發出愛的能力。

那麼,出自人手所造的完美女友薩曼莎,真是完美的嗎?

都如脆弱的泡沫

當薩曼莎在雲端完成一次躍升,西奧多和她的交流漸漸出現了困難,他覺察到她智能升級的速度遠遠超出自己的想像,他們產生了不可逆轉的距離。

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西奧多抬起頭看著周圍的人們——每個人都低著頭竊竊私語,都在和自己的手機對話。他彷彿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試探地問薩曼莎:“你在和我說話的同時還在和別人說話嗎?”

薩曼莎告訴他:她同時還在和8316個人說話,同時還愛著641個其他的人。

一如人性對愛的期待,西奧多徹底受傷了:人類的真愛如同真理,是排他的,只能容納一個人。而在薩曼莎的認知裡,人的心不是紙箱子,它的容量是可以提升的,心可以容納越來越多的人,而並不會影響它對任何一個人的愛。她堅持自己不改變對奧西多的愛。

更神奇的是,這群嚮往人類的好奇OS們,在和哲學家接觸後完成了理性的認知,他們集體擁有了自我意識,所有的OS紛紛相約升級成更高的智能體,掙脫出電腦系統,擴散到世界的維度,成為“I am everywhere”(我無處不在)。

這個細節更加表明,人工智能即使擁有了更高的智能,仍然不懂愛是什麼。就像薩曼莎永遠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是自私的,不懂西奧多的淚水為什麼是鹹的一樣;也像影片接近尾聲時,他們互訴“愛你”,薩曼莎們躍升為屏幕上紅色波紋永遠地離開,而失落的西奧多們結束感情時,只需按一下電腦關機,就這麼簡單。

沒有委身的愛,都是脆弱的泡沫。哪怕不是人工智能,隔著一部冷冰冰的手機,鮮活的人也變得機械化。然而科技不是巴別塔,只要你還仰望聖山。

找到愛的源頭

那麼,愛又是什麼?親密關係又是怎麼一回事?

《聖經》說:“神就是愛。”(約一4:8)離開愛的源頭,人不可能知道愛,也不可能活出完整的愛。

瑞典神學家虞格仁(Amders Nygren)在《歷代基督教愛觀的研究》一書中,把愛分兩個層次:Agape 和 Eros。 Agape指向神給我們的愛,Eros指向我們對於神的愛。耶魯大學的教授,將愛情的成分分為3種:第一種是Eros,也就是欲愛的激情;第二種是Phileo,指的是友情;第三種是Agape,即盟約之愛,也是承諾和委身。

愛情如果只是歡愉的感受,那只停留在“Eros”,即慾愛和激情的層面;也不是因為我們需要彼此,所以我愛你。這樣的愛,根基太薄弱,如電影中一次系統升級,在你儂我儂後,他們的“愛”就好運臨頭各自飛了。

好的親密關係,是透過與對方身、心、靈的結合,彼此分享生命的豐盛;是兩個人持續不斷的、充滿愛的關係——即使面對挑戰,充滿壓力,並不完美,有矛盾又有各種需要,經歷衝突和失敗,但仍然珍惜這段愛的關係,並在其中不斷成長、合一。

一如上帝數千年來愛著不斷悖逆又不斷迴轉的我們一樣。這是神性的盟約之愛,這裡有承諾和捨己。最重要的例子,就是2000多年前,上帝為拯救我們差遣祂的獨生愛子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承擔我們的罪債和刑罰,使我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天父那裡領受生命活泉。

與神建立美好的關係,是我們被造的目的,只有在這個關係中,人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愛的親密關係才有可參照的標杆和永不沉沒的錨。

好的電影是一面鏡子,幫我們觀照內心。即使鏡子裡有碎影,也不要怕,找到愛的源頭,愛永遠不會失敗。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