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小

冷冷的冬天,來一杯熱熱暖暖的咖啡,苦澀的滋味總是讓我感覺心情平靜,充滿讀書活力。那個週末,我買了咖啡,邀女兒一起讀書。

我在神學院教了兩、三年的書,感到能力距離上帝擺在心中藍圖甚遠,應該靜下心繼續學習,便辭掉專任老師的工作,只兼課,好擁有更多的時間預備神學博士班考試。我練習著一道道英文模擬考題,因為申請條件之一,需要英文檢定證明。女兒是台東大學四年級,她反省自己高中的時候,輕狂叛逆,差一點誤入歧途,還好上帝保守,所以想要進社會局工作。她的專長是行政,選擇社會行政公職考。因為城鄉差距,大都市的補習班才有健全優秀師資陣容。所以她每週辛苦的搭火車在台東、高雄兩地來回通勤,一邊顧大學的課程,一邊在補習班努力。


時間靜靜的流逝著,才讀兩個小時,她說,「媽媽跟你一起讀書,CP值好高喔! 比之前自己一個人讀的東西還多。」我也欣喜,「媽媽跟你一起咖啡讀書約會,感到很幸福。我們一起為主裝備,讓自己有更多能力服事這一代的人。」

身為老師,觀察到女兒總是在讀書,便與女兒分享讀書之道:「教育的一半是聽課,另外很重要的一半是做題目(或寫作業、心得摘要),把聽到的、讀到的消化吸收整理,有條理的歸納自己的論點,透過文字表達出來。若聽課1小時,那做題目就要1小時。不要一直聽課與讀書,也要做題目。因為後者才會讓自己的腦袋把老師講的、課本讀到的東西消化反芻,真正成為自己的。」

這就是為何我總是在周日晚上問兩個孩子,早上牧師講道說了甚麼?(我自己通常外出,去一些沒有牧師的教會支援講道)他們只需對我分享短短幾分鐘,那一點點心得摘要就是他們真的吃下去的靈糧,化為他們的生命養分。


接著女兒對我說大四下學期只需要修一堂課,通常大家都會選那種不用點名的營養學分,她就不用辛苦台東、高雄兩地通車。我想了想,我覺得屬耶穌的,應該思維邏輯要不一樣。我認為即使老師不點名,還是應該每次都要去上課。甚麼努力都不用付出,就拿到成績,這不是一件好事。習慣這種不勞而獲,會反應在其他的事情上。基督信仰總是強調真理,天父喜歡孩子們一步一腳印,紮紮實實地成長。

既然都得要去上課,就不要選那種沒有內容、只有分數營養的課程。而是要選有內容、真正營養自己的知識或生命的課程來修。如果是我,我會選擇一個我最佩服的老師的課去上,讓他/她的生命影響我。我建議女兒,好好珍惜最後一堂課。慎重地選擇、修完大學的最後一堂課。讓大學有個美好的ending。

我對女兒的建議是一條比較難走的路,但天父會喜歡。不禁想到自己這學期的新約希臘文最後一堂課,幾個神學生私下回應,「老師,你的這個課程比其他課程要辛苦,但很值得。」的確,三個考試、三份作業,還要期末上台報告。這間學校的課程規劃,他們實在可以不用選這門課。但他們卻選了一條比較難走的路,一步一腳印地為主前進,紮紮實實地成長。


我總以為人生的滋味就像咖啡,苦澀後會有縈繞不去的香醇。有智慧選擇苦澀的路,會是上帝好用的僕人。我感謝上帝,不斷興起懂得苦澀滋味的人。我啜飲著咖啡,突然感到自己喝的不是咖啡,喝的是一分理想、一種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