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小

冷冷的冬天,来一杯热热暖暖的咖啡,苦涩的滋味总是让我感觉心情平静,充满读书活力。那个周末,我买了咖啡,邀女儿一起读书。

我在神学院教了两、三年的书,感到能力距离上帝摆在心中蓝图甚远,应该静下心继续学习,便辞掉专任老师的工作,只兼课,好拥有更多的时间预备神学博士班考试。我练习著一道道英文模拟考题,因为申请条件之一,需要英文检定证明。女儿是台东大学四年级,她反省自己高中的时候,轻狂叛逆,差一点误入歧途,还好上帝保守,所以想要进社会局工作。她的专长是行政,选择社会行政公职考。因为城乡差距,大都市的补习班才有健全优秀师资阵容。所以她每周辛苦的搭火车在台东、高雄两地来回通勤,一边顾大学的课程,一边在补习班努力。


时间静静的流逝著,才读两个小时,她说,「妈妈跟你一起读书,CP值好高喔! 比之前自己一个人读的东西还多。」我也欣喜,「妈妈跟你一起咖啡读书约会,感到很幸福。我们一起为主装备,让自己有更多能力服事这一代的人。」

身为老师,观察到女儿总是在读书,便与女儿分享读书之道:「教育的一半是听课,另外很重要的一半是做题目(或写作业、心得摘要),把听到的、读到的消化吸收整理,有条理的归纳自己的论点,透过文字表达出来。若听课1小时,那做题目就要1小时。不要一直听课与读书,也要做题目。因为后者才会让自己的脑袋把老师讲的、课本读到的东西消化反刍,真正成为自己的。」

这就是为何我总是在周日晚上问两个孩子,早上牧师讲道说了甚么?(我自己通常外出,去一些没有牧师的教会支援讲道)他们只需对我分享短短几分钟,那一点点心得摘要就是他们真的吃下去的灵粮,化为他们的生命养分。


接着女儿对我说大四下学期只需要修一堂课,通常大家都会选那种不用点名的营养学分,她就不用辛苦台东、高雄两地通车。我想了想,我觉得属耶稣的,应该思维逻辑要不一样。我认为即使老师不点名,还是应该每次都要去上课。甚么努力都不用付出,就拿到成绩,这不是一件好事。习惯这种不劳而获,会反应在其他的事情上。基督信仰总是强调真理,天父喜欢孩子们一步一脚印,扎扎实实地成长。

既然都得要去上课,就不要选那种没有内容、只有分数营养的课程。而是要选有内容、真正营养自己的知识或生命的课程来修。如果是我,我会选择一个我最佩服的老师的课去上,让他/她的生命影响我。我建议女儿,好好珍惜最后一堂课。慎重地选择、修完大学的最后一堂课。让大学有个美好的ending。

我对女儿的建议是一条比较难走的路,但天父会喜欢。不禁想到自己这学期的新约希腊文最后一堂课,几个神学生私下回应,「老师,你的这个课程比其他课程要辛苦,但很值得。」的确,三个考试、三份作业,还要期末上台报告。这间学校的课程规划,他们实在可以不用选这门课。但他们却选了一条比较难走的路,一步一脚印地为主前进,扎扎实实地成长。


我总以为人生的滋味就像咖啡,苦涩后会有萦绕不去的香醇。有智慧选择苦涩的路,会是上帝好用的仆人。我感谢上帝,不断兴起懂得苦涩滋味的人。我啜饮著咖啡,突然感到自己喝的不是咖啡,喝的是一分理想、一种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