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曉勤

生命季刊微信專稿

如何更好地預防及減輕感染?

德國科學家4月1號在《自然》科學雜誌發表科研論文,揭示新冠病毒在人體內的活動規律。這些研究成果填補或糾正了之前世界對新冠病毒理解上的空白、模糊或錯謬之處,相信會有效地幫助預防感染及遏製或緩解深度感染。

德國科學家們從9名患者剛出現輕微症狀開始,密切觀察、多處頻繁採樣、周密測試樣品。 9位患者皆為中或青年,之前沒有基礎病。整個研究過程中,患者們的症狀比較輕。

先科普一下,一般新冠病毒的核酸RNA檢測,即使100%精準,陽性結果只能說明新冠病毒的存在,並不能區分是具有傳染性的活病毒,還是已經開始降解、不具備傳染性的死病毒。何況最近歐洲多國報導,說他們進口的某國測試盒準確度只有30%左右。

該論文報導,從第一天開始,這些研究者每天分別從患者的鼻腔、咽喉、痰、尿、血液、糞便中取樣,然後分離出活性病毒。痰液是檢測肺部病毒的一個窗口。這些被分離出來的病毒,才是具備傳染性的活病毒,其數據跟控制病毒傳染有直接的關係。

下面我用比較通俗的描述,簡略介紹他們的發現,以及我們學習後的思考及應用。

1發現:最初的5天,雖然症狀非常輕微,但鼻腔和咽喉裡有大量的活性病毒,是活性病毒在體內濃度最高的時段。病毒在咽喉裡快速繁殖。

應用:這完美地解釋了“無症狀傳染者”。況且,有些人感覺比較麻木,即使有一點症狀,自己可能渾然不覺。因此,沒有大事不要出門、戴口罩、勤洗手、以及保持距離等,對於預防新冠病毒感染至關緊要。

新冠病毒怕肥皂,怕酒精(60%以上),怕高溫(攝氏56度以上)。

如果已經有輕微的咽喉症狀,為了盡快盡量殺死或減少病毒,遏制它們大量進入肺部,這個時候,應該馬上諮詢官網上的建議,吃抗病毒的藥。經常用含酒精的涮口液涮口、喝熱水、用熱水蒸汽清洗鼻子和咽喉、口含生大蒜或洋蔥等,都對扼殺咽喉裡的病毒大有幫助。

總之,有輕微症狀的前幾天,是新冠病毒重兵臨城的關鍵時候,千萬不可掉以輕心、坐以待斃,要迅速全力地反擊。

2發現:肺部有症狀的患者,其痰裡有活性病毒。

應用:不要隨便吐痰。

3發現:尿、血液、糞便樣品中沒有活性病毒。

思想和應用:這是好消息。但茅坑里不光是尿和糞便,也有痰,還是要注意通過廁所下水道的傳播。

4發現:八天以後,患者的各種樣品中不再發現活性病毒。雖然在3週之後,其中6人的糞便和痰液樣本里,依舊檢測出新冠病毒的核酸,但應該是沒有傳染性的死病毒。

思想和應用:如果一個患者真的痊癒了,應該沒有傳染性了。

可能有人會問:那麼,為什麼有些報導說“復陽”呢?

我的回答:新冠病毒的核酸檢測結果,理論上只有兩個答案:陽性和陰性。即使不檢測,從統計學的角度講,胡猜也能猜對50%。更何況是看著病症猜,猜中率應該更高。

如果檢測準確度只有30%,說明什麼問題?任何一個有科學頭腦的人,不會把重要的討論或結論,建立在只有30%準確度的測試手段及其結果上。我會等待更加準確的測試手段及其測試結果。美國最近剛剛出爐的新冠測試盒,準確度超過90%。我拭目以待,等以後有比較準確的數據了,再討論這個題目。

另外,論文中,作者們還總結道,新冠病毒與非典病毒展現出截然不同的病毒學特徵。非典病毒一般在出現症狀的7-10天后,核酸RNA水平才會達到峰值。而新冠病毒卻“出場即高峰”,在出現症狀的5天內,核酸RNA水平即達峰值,而且比非典病毒的峰值高出1000倍!新冠病毒真是形同海嘯、排山倒海、來勢兇猛,大家千萬要做好防禦工作。萬一被感染,一定要立刻反擊。

罪就像新冠病毒

對於基督徒來說,罪就像新冠病毒,雖然用屬靈的眼光看,猙獰可怖。可用肉眼看,罪剛開始出現時,一點也不可怕,甚至挺可愛。罪的惡果,往往姍姍來遲,尤其是大罪。

正如新冠病毒,如果不是看見或聽見很多人真的被這個病毒折磨的呼吸艱難甚至死亡,如果不是看見德國科學家提供的病毒高峰時的數據,誰怕那看不見、摸不著、剛開始只是使喉嚨有點不舒服的病毒? !

千萬要注意逃避各種罪的誘惑。鼓勵基督徒在疫情期間,“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神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1:20-21 )

不要憂慮,憂慮其實是不信任上帝,是得罪上帝。但要嚴格遵守政府在疫情下頒布的防禦措施,盡好自己在地上的職責。

還要抓緊機會傳講純正的福音,雖然知道多數人不一定聽得進去。上帝看重我們關心他人靈魂的心,至於他人是否得救,全在上帝手中。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提後4:2-3)

如果你還不是基督徒,聖經說你活在罪中,罪的代價就是死,但耶穌基督為你預備了救恩。請讀生命季刊每天的文章,尤其是每週六的文章,幫助你了解及獲取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

參考資料

  1. Virological assessment of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2019,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196-x_reference.pdf

周曉勤,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化學博士,聖經輔導碩士,曾在美國醫藥及醫療器械業從事研發工作二十年。今全時間事奉。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8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