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ecca Zhang

翻開舊專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的照片映入我眼簾,那溫柔慈善的目光,瞬間把我帶回一段難忘的往事回憶。

那是在1995年的冬季,我和我的法裔先生去澳大利亞旅遊,然後轉道中國再返回加拿大。在飛回蒙特利爾的⻜機上,我旁邊的座位上有一位十分俊朗的中年外籍男士,是那種通常讓女人一看就恨自己早婚的那種;他吸引了我的目光,雖然我先生一臉的不屑。

就在這時,⻜機突然急劇下降,都沒來及廣播,沒係安全帶的人都跳了起來,頭幾乎碰到艙頂,周圍一片尖叫聲,我先生緊緊抓住我的手,恐懼的氣氛籠罩著整個機艙。

此時我本能的扭頭一看,身旁的這位男士泰然自若的神情使我大為感知。只⻅他閉著雙目,口中念念有詞。一會兒他結束了念詞,安慰我:“上帝與我們同在!”我被他強大的氣場感染,心裡立刻平靜了很多。

⻜機平穩下來之後,他問我是否是基督徒?我說不是,他便說他是瑞士人,是基督教的牧師,他可以介紹我去蒙特利爾華人教會,因為他認識那裡的牧師;接著他又問我可否留下我的地址,待他回瑞士後寄些書籍給我。

當時我給他留下了地址,但心裡卻並沒太噹噹回事,咱是來自社會主義的中國,從小受黨的教育,是堅定的無神論者。

我的法裔先生是個十分虔誠的天主教徒,我們家掛著耶穌畫象和十字架,宗教氣氛濃厚。蒙特利爾是世界第二大法語城市,它完全秉承了浪漫的法蘭⻄傳統⻛情,藝術氣息它又是一個天主教城市,登上皇家山頂,周圍著名的聖勞倫河,兩旁金色的尖頂哥特式教堂比比皆是,,瀰漫在城市每個⻆落,因此有“北美小巴黎”的美譽。我還知道其中那1829年建立的聖母大教堂還是北美教堂之最,裡面金壁輝煌,奢華之極!映襯在湖光山色中熠熠閃光。

天主教和基督教有相通相近處,而同時分離己有400餘年,它的本質區別之一是天主教除了信仰基督還信仰瑪麗亞,即耶穌的母親,而基督教則只信仰三為一體(聖父,聖子,聖靈)的真神耶穌。

雖然我不信教,但每個週日我都要陪我先生去教堂做彌撒,定期還要到神父那裡去懺悔和禱告。我雖然聽不太懂那個法語神父的講經論道,但每次一進教堂,在那種聖樂瀰漫的肅穆中,頓時讓我有一種敬畏,有一種通天地,逾生死的感覺,似乎人的靈魂得到平靜和昇華。每當我跟隨先生下跪,祈禱劃十字,常⻅他淚流滿面。

旅行回來後過了削減,突然一天我收到了一個包裹,是來自瑞士的,裡面有一封信,一張他的全家福照片和一本中文《聖經》,以及幾本中文基督教小冊子,信裡面還有蒙特利爾恩典堂教會牧師的聯繫方式。

一是我第一次接觸宗教課的書,我從簡到繁,從小冊子開始一直讀到《聖經》,書中一個個真實的故事,現身陳述,奇蹟⻅證,深深吸引和打動了我,使我腦海⻔洞大開,真正在人生的茫茫大海中看到了燈塔。

我常常仰望那浩瀚的星空,宇宙如此的奧秘與和諧,不可能一爆炸自然就形成了這樣,建造一些房子還要設計呢?必有一個超自然的力量在把控,這是人類的認知所不能達到的。這就是神,這只能是神。

《聖經》揭露了人的原罪,並把人的智慧歸結為罪惡的根源,即亞當偷吃了禁果,使人有了自我主義,利欲主義,這是何等的深刻!所以承認原罪和罪的不可克服,從而信神的救贖大能,是靈魂得救贖的唯一出路。

我就是帶罪之人啊!在這世上渾渾渾噩惡的活著,隨波逐流,為世俗的一切爭鬥著,煩惱著,犯下了無數罪過,過去不知有天父在上,憑我這凡體肉身又怎能戰勝罪惡。

還有要愛你的敵人,為你的敵人禱告,求神救贖,這又是何等的大愛呀!愛因斯坦臨終遺言:“有一種無窮盡的能量源,根本科學都無法解釋,這是一種生命力,這種生命叫’愛’。”因為愛我們活著,因為愛我們死去,愛是神,神就是愛!

人類的認知可能是螞蟻蟻,科學在神面前又一次偶然無力;科技發展到今天,我們看到的世界呈現整個宇宙的百分之五不到,有多少航天人從太空回來都相信了神。 “人類是孤獨和無知的,在浩瀚無垠的星際,只有造物主無聲的注視著我們”,這是一個曾經征服過太空的宇航員說的話。我感到自己過去了這麼多年都白活了。

我給牧師打了電話,沒想到他早己在等著我。似乎神在召喚他迷失的羔羊,我知道一定是那個瑞士牧師的禱告讓神聽⻅,我終於邁進了神聖的基督教堂。

教會裡的兄弟姐妹們多是台灣人,都非常熱情,慷慨和樂於助人,這也改變了我在國內對台灣人的許多偏見。經過在教會半年多的學習中,我愈發感到基督文化的博大精深,完全顛覆了我以前很多的認知。

1997年3月我在滿地可恩典堂受洗,並發表了“受洗者的禱告”,我流淚宣讀了禱告,聽的人都感動的哭了。

不久之後我又寫了一篇自己的“懺悔錄”,想在回國時親手交到文革初期被批鬥的老師用手。我費盡周折地去尋找當年的體育老師,在中學我是校田徑隊他最器重的得意⻔生,多次給學校爭得榮譽,也是他推薦選拔我進了北京市⻘少年業餘體校。記得這位老師曾推薦我一本蘇聯小說《葉爾紹夫兄弟》,此書對我影響頗大,包括寫作⻛格技巧,尤其里面有句話:“奮鬥,探求,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成為我那時的人生座右銘。

可是在文革運動初期我卻恩將仇報,聲嘶力竭的揭發批鬥他送給我的是毒草,還迫害他去鍋爐房燒煤。我還是北京第一批到外地串連,煽動⻛點火的紅衛兵,我校紅衛兵又是66年8月16日第一批被毛主席天安⻔檢閱的紅衛兵。可是通過運動的惡性發展,⻛暴最後又無情的捲到自己身上時,我們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當年的我是多麼的愚昧無知,可恨又可笑。

我們從小所受的教育是階級鬥爭,英雄主義,形式主義,教條主義,好大喜功,假大空等,所以我們才會輕易的被人利用,忽悠著推上歷史的舞台,在血淋淋的紅海洋中,演出了一場場場鬧劇,悲劇,賠上了一代人的⻘春。 。現在該是我們回首審視自己的時候了,文革給我們這代人身上刻下的烙印,改變了很多人的人生價值,以致至今包括我內部的很多人,身上仍然殘留著文革時期的餘毒,分析問題仍用文革思維模式。因此我必須正視自己,必須為當年的從事所為,認罪,懺悔,贖罪。

最後我找到了這位老師時,他在一所所大學任教;我誠懇向他道歉,並且獲得了他的寬恕和原諒。感謝有主!

千禧年我和先生離異,徹底告別了原來無憂無慮的太太生活。是我主耶穌在我沒著沒落,最迷茫的時候陪伴著我,磨練了我,給了我勇氣和力量,我經歷過輝煌,也遭遇過險境。生活中我和破落律師,妓女流氓,騙子毒販都打過交道;我曾經被搶劫,被劫匪打的鼻⻘臉腫,仍出現在法庭上。我經歷了多少驚濤駭浪,曾經猶豫過,徬徨過,但我沒有畏懼,退縮,因為我是主的女兒,我血管裡流淌的是中華祖輩的血液,是中國五千年曆史沉澱的智慧和力量,我知道在這塊土地上沒人能夠歧視你,除非你自己。

往事悠悠,一張張照片敘說著經歷,從年輕俏美到滿臉蒼桑。我自知虧欠太多,是神一直眷顧著我,不嫌棄我這帶罪之身,替我贖罪,並把天下最好的寶地溫哥華賜給我居住,又讓我結識了這麼多朋友,給了我親人般的溫暖,這是何等的恩典與榮耀!因此我知足,感恩,我心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