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育成 / 耕心

我出生在一個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家族裡的長輩都是在地宮廟的重要人物,當乩童的大有人在,我父親也是玄天上帝(俗稱上帝公)的乩童,所以我從小就在拿香拜拜的環境中長大。奇妙的是,我的父母卻把我送到一個基督教會附設的幼兒園就讀,因此我從小就有機會接觸到福音。當年老師講什麼我早已忘掉,只記得我的童年是一段無憂無慮的歡樂時光。

叛逆少年八家將

到了中學階段,正處於叛逆期的我,加入了宮廟裡的陣頭,學習八家將的各式腳步陣法,例如八卦陣。我學得有模有樣,每次出陣都威風凜凜,尤其是當臉部描繪上臉譜之後,感覺自己有如神尊,霸氣十足。隨著陣頭出巡,沿路可以看到久候兩旁的婆婆媽媽下跪膜拜,儼然我真的就是神明的化身。

後來,我學會操五寶,就是上半身裸露,踩著王爺步,佯裝神明附身,拚命用狼牙棒拚命操自己的身體,直到見血為止。當時謠傳維士比藥酒可以補充血液,減少疼痛感,我為了增加自己的血量,就開始喝酒。從此我的青春歲月就在陣頭裡混,結交各種酒肉朋友,以致後來接觸毒品,墜入黑暗的深淵。

吸毒販毒鋃鐺入獄

在複雜的交友圈中,我受到朋友引誘,開始接觸毒品,從此走上無毒不歡的不歸路。毒品帶給人短暫的幸福錯覺與幻覺,好奇的青少年一旦誤入這個深淵,就可能沉淪在罪惡的淵藪,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時,我嚐遍各種新興的毒品,從K他命、搖頭丸、安非他命到海洛因,越吸越上癮,終致無法自拔。毒癮的起頭就是罪的源頭,因為需要錢買毒品,我在經濟上產生更大的需求,於是就開始參與販毒,將自己推入惡性循環的無底漩渦裡,終至被捕入獄,成為牢獄裡的囚犯。

生命暗夜遇見大光

在無數的黑夜裡,我多次尋找信仰的依靠,終究徒勞無功。我改不了長期的惡習,常常義氣用事,誤觸監規。沉重的腳鐐使我寸步難行,但違規者就必須付出代價,想改變就必須有所覺省和學習,這是我從中悟出的道理。因此我再次報名信仰課程,在過程中,教誨師教導我們要認罪悔改,學習謙卑和寬恕。但積習難改的我,還是常常犯錯。後來,我漸漸學會向上帝禱告,在禱告中常受到感動。每當脾氣又上來想與人衝突時,聖靈就會提醒我,要安靜下來,學習耶穌的溫柔謙卑,我的脾氣逐漸有了改變。

要改變自己真的很難,而要戒掉毒癮更是難上加難,我時常祈求上帝幫助我。有一天,我突然有個想法:要戒毒何不先從戒掉「菸源」做起。於是,我開始嘗試這麼做。沒想到這方法竟然奏效,幫我成功戒掉菸癮。後來監方也接受了我的建議,成立了無菸工廠,因此台南監獄設置了二個無菸工廠。這一切都要感謝上帝的恩典,以前的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因著上帝豐盛的慈愛和恩典,使在黑暗角落的我,慢慢遇見光,祂照亮我那原以為枯萎的生命,就像聖經所描述的:「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馬太福音4章16節)

感謝台南監獄喜樂班的弟兄姊妹,以及丁錦鈴姊妹帶領的重建班,因為有耶穌基督的愛在你們身上,讓我感受到被愛的滋味,也使我擁有愛人的力量。感謝你們將福音傳給我,帶領我走向光明的道路,使我在黑暗沒有希望的死蔭幽谷遇見耶穌,重新走回穩妥平安的生命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