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約伯記38:5)

將美麗的圖畫潑上油漆,是糟蹋,將珍貴的雕刻摔成粉碎,是破壞,將乾淨的河川變成黑臭,是污染,將上帝創造的寶貴人類歸於塵土,是死亡。死亡不只是人生的終點站,也代表關係的斷絕、成就的終點、身體的腐敗、情愛的分離,與進入永恆的虛無。在人類的文明史上,死亡是最厲害的轄制者,無人能夠勝過,君王、英雄、聖人、賢士、教主…通通無法走出它的權勢。只有一個例外,耶穌曾自死裡復活,勝過死亡。

上帝是永遠的存在者,是賜給人生命的創造主。死亡的產生是人犯了罪離開上帝,是與永遠的生命斷絕,如同聖經所記:「死又是從罪來的,於是死就臨到眾人。這是起初亞當與夏娃在犯罪時,所沒有看到後果的嚴重性。

當人犯了罪之後,人類也試圖透過一些方式來解決這問題,例如以「獻祭」來贖罪,制訂「法律」讓人不要犯錯,強調「道德」來約束行為,用「音樂」來陶冶身心,以「教育」來提升自己,藉「哲學」來探討永恆等。不管採取哪個方式,人類還是沒有解開死亡的鎖鍊,最後仍然臣服於死亡的權下。

死亡是完全的敗壞,人類實在想不出任何方法,去敗壞已經敗壞的東西。死亡是完全的虛無,人類無法在完全的虛無裡,掛上拉拔的環扣。死亡是徹底的失敗,人類無法去打敗徹底的失敗。死亡是來自人犯了罪離開上帝的結果,祇在源頭之處得到解決,否則無法解開死亡的難題。

上帝是完全的愛,祂願意接受人;上帝是完全公義,公義的上帝無法接受犯罪的人。上帝不能隨意赦免人的罪,罪一定需要懲罰,罪一定需要付代價。但是人無法付這個代價,上帝差派獨生愛子耶穌來到世上,成為人的樣子,背負世人的罪,釘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償還我們的罪債,除去世人罪孽。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祂釘十字架,一方面滿足上帝的公義,一方面顯出上帝的慈愛。

上帝為何採用這樣的方式?這是上帝的自主權。溺水之人沒有權利對救援的人,提出「喂!你救我的時候可以拉左手,不能拉右手,前不久我右手才扭到。」或「你拉我的時候,可以等我衣衫整齊一些才拉好不好?這樣我出水面的時候,形象好一點。」
當我們對宇宙了解愈多,愈發現宇宙裡充滿著單純的美。例如以3為比例的數列0, 3, 6, 12, 24, 48, 96, 192。每個數字再加4,將得到4, 7, 10, 16, 28, 52, 100, 196。這些數字,大多數的人可能看不出什麼意義,法國的皇家科學院天文台的台長亞拉岡(Francois Aragon, 1786-1853)以地球到太陽的距離當作10,他發現太陽系8個行星――水星、金星、地球、火星、小行星、木星、土星、天王星的距離比就為4, 7, 10, 15, 27, 52, 95, 192,竟然非常接近上述的數列,原來那些星球不是隨便掛在那裡的,而是準確地安放在那裡。為什麼是3的比例,還要加上4?迄今,無人能解,亞拉岡也未說明,他祇在日記上留下這個數列。

穹蒼之上有太多奇妙、令人讚嘆的事。例如,地球距離太陽的平均距離為1.495979×108公里,這是個非常微妙的距離,使得太陽照到地球的熱輻射,不會多到使表面的水全部蒸發掉。地表的溫度極少超過50℃,水還不會蒸發掉,但是地球的近鄰水星,距離太陽稍近一些,為5.97×107公里,每天的溫度都高到330℃,如果有水的話,也全部蒸發了。水星一點也沒有「水」的蹤影。
地球自轉的速度是每秒29.79公里。幸好地球轉動時,天上的、地上的一切景物也依此速度轉動,使人不自覺地球的轉動快速,否則就立刻會頭暈眼花。更有意思的是,如果地球的自轉,如同離心機,速度加快,很多的水會轉離地球;慢一點,一天將不是24小時,而是30小時或更久,地球的晚上將更冷,白天將更熱,不適合生物生存。上帝精準地球的位置,不多人知道,很少人感恩,更少人有意見。

但是長期以來,人類對上帝拯救人類的方式很有意見。十字架是羅馬帝國時期用來處死犯人、凌辱犯人的刑具。當人釘在十字架上,全身的重量只支撐在手掌與腳背的鐵釘上,人要以腹部用力支撐起,才能稍減身體往下滑的拉扯之痛;但腹部一直撐起,就難以持續呼吸,要呼吸就會往下再拉扯,所以釘十字架的人每一次的呼吸是每一次的痛。加上手腳釘處所流的血、曝曬、口渴,釘在十字架的人,可能歷經幾小時,甚至幾天之久,痛苦而死,這是處決犯人最不人道的方式。

上帝何以如此拯救人類呢?人類對於拯救者的印象是有權力、有能力、有魅力,耶穌卻撇棄這些,選擇上十字架。如果有任何宗教、哲學、信仰、行善可讓人得拯救,耶穌決不會選擇十字架。耶穌身懸十架,也等於宣判人的自救全然無效,除祂之外,別無拯救。「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 神的大能。

上帝為什麼要用這種多數人視為愚昧的方式呢?聖經講得非常清楚:「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 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因此耶穌的救贖,如同一個牧人,走到郊外荒野,只為尋找一隻一隻迷失的羊。耶穌的愛使得救贖看起來沒有效率,卻是深入人心,真正使人回轉歸向上帝。

也許我們會說:「我們不是當時的以色列人,我們不會將耶穌釘十字架。」耶穌在任何時間、任何地方,都會被人抓起來釘十字架。耶穌直接發出挑戰:生命的主權屬於祂,救贖只有經過祂才能完成;人卻認為主權屬於自己的文化、領袖、國家、家族、公司、家庭或自己,人也以為自己有辦法,能救自己。人們自誇,一定要釘死耶穌!結果人的愚昧,反而成就了上帝的旨意。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是上帝給人救恩的核心。如果救贖的基要真理像是一顆鑽戒,那麼耶穌的死而復活就是鑽戒上唯一的寶石。這就是救恩的核心,也是信仰的核心。我們的理性無法證明或了解,但是只要信祂,信祂的救贖,就能體驗救恩的滋味與美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