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惠惠口述/小恩整理/傳揚雜誌

「金融風暴肆虐後,許多症候群紛紛出籠,其中之一是禿髮。……」我一邊看著電視新聞報導,一邊輕撫著自己茂密的頭髮,心裡充滿了對神的感謝。讓我回想起……

為主發熱心

十八年前,因為先生來美國進修,我們一家四口就在密蘇里州落腳,我熱情的開放家庭,中文查經班(鎮上沒有華語教會)裡的各樣聚會:同工會、禱告會、詩歌練唱、婦女查經(學生眷屬)……全在我家舉行,當然也款待了許多留學生在家吃飯。

有一次我要回台灣探親,團契中有五位來自台灣的學生希望我能去探望他們的父母,並向他們傳福音。我義不容辭地接下這份「搶救靈魂」的大任,回台後馬不停蹄地奔波在五個不同的城鎮,一一的探望拜訪學生的父母,並聯絡他們住家附近的教會,再親自陪同牧師或傳道去探訪,向他們傳福音,更邀請他們到教會參加聚會。自以為這樣為主大發熱心,就是很好的基督徒,也覺得身為主的兒女,這回應該算是「結實纍纍、不辱使命」了。

是不是壓力很大?

我們所居住的密蘇里州是簡樸的農業州,許多事都得自己動手,連剪頭髮也是親自操刀;然而,在台灣上美髮院讓人洗頭吹髮,可是「超級享受」!有一天,我為了犒賞自己在這些日子裡奔走的辛勞,就去美髮院洗頭享受一下久違的滋味。忽然洗頭的小姐怪異的問我:「太太,你知不知道你掉了很多頭髮?」原來我的頭頂上有三處像Quarter硬幣大小的圓禿。

事不容緩我趕緊的去台大醫院看皮膚專科,醫生很仔細的檢查後,診斷出我得的是一種稱之為「斑禿」的皮膚病,也就是俗稱的「鬼剃頭」。當時還有幾位醫學院的學生跟隨在旁,女醫生一面對我講解,一面也給他們「上課」:「斑禿又稱為『圓禿』……你們來看!這禿髮的部位表皮並不是完全光滑無毛,表示還有再生毛髮的可能……,一般來說,斑禿的成因往往是因為壓力過大,心裡憂慮煩惱所造成的……。」

終於醫生轉來看著我,問道:「你最近是不是壓力很大?什麼事讓你很煩惱嗎?」

我不假思索脫口就說:「沒有啊!我住在美國密蘇里州,我先生在讀博士,一切都很好啊!沒什麼煩惱的啦!」我心裡還有沒有說出來的:「而且我又是那麼熱心傳福音,到處領人到教會,是很忠心的基督徒,怎麼會有壓力、愁煩的了呢?」

卸下重擔

就在我講完這些話的瞬間,有一個意念像電光火石般地閃入我的心際,我愣住了!當我一走出診療室,禁不住的湧出淚水痛哭一場,自己一個人在候診室的角落淚流滿面地向神認罪悔改,哭了很久。感謝聖靈在剎時光照了我,讓我看到自己是如此的虛假;表面上很熱心的奔走探訪,很有愛心的傳福音領人信主,事實上,我自己沒有相信我所信的神!沒有信靠我所敬拜的神!內心深處一直都在為自己的困頓憂鬱,甚至煩惱到頭髮都脫落了,我真像是在空氣中鬥拳啊!

原來,我很擔心先生的博士論文無法如期完成。因為他的論文面臨要更換題目的窘境,這意味著幾年的功夫完全化為烏有,若要更換題目就得一切重新來過,若不要更新就得捲舖蓋回台灣。煩惱一層一層地包裹著我的心,無形中變成了一個沉重的擔子壓在我肩上,可是我卻從來沒有將它帶到神面前,向祂承認我的軟弱、我的憂懼,反而將它隱藏在所謂「熱心服事」的外表下。我教導人要有信心依靠神、要把重擔交給祂,而我自己卻是那個背負最大重擔的人!

當聖靈溫柔卻帶著權柄的聲音對我說:「口裡承認,也要心裡相信!孩子!」我整個人完全降服了。我在神的面前痛哭悔改,我向祂承認自己的軟弱、自己的虛假;也祈求祂的赦免與幫助。神慈愛的回應了我的呼求「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我決定不靠藥物來治療斑禿(醫生曾告訴我擦藥沒有什麼意義),但將重擔卸在神面前,重新拾起信心來投靠祂,不再憂慮煩惱了。就這樣的喜樂與交託,我的壓力消滅了,我禿髮的部位,又漸漸長出了新的毛髮,直到現在!誰能看出我曾罹患「鬼剃頭」呢?

「大水氾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盼望我們凡事都能在主裡有信心,將重擔交託給祂;願祂所賜的喜樂,能帶領我們渡過人生的風浪,也帶來完全的醫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