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學生問道:「瘟疫是不是來自魔鬼?如果是,為什麼現在不用趕鬼的能力,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叫瘟疫立刻離開?」

上帝用神蹟大能來做事,也用醫學的法則來做事。神蹟裡,有醫學的法則:醫學的法則,是神蹟。這是兩種不同的語言,不互相衝突,相得益彰,皆來自上帝。不要只讀一種語言,就反對另一種。我們要學習兩種,都會讀。

醫治裡的科學知識,是上帝的旨意;醫治的功效,有上帝的能力;醫治後的復原,有上帝的恩典。所以什麼是醫學?什麼是公共衛生學?是順著上帝的旨意來幫助人的學問。每個得醫治的人,都是神蹟。

上帝願意人得醫治,與得潔淨。上帝是把醫治與潔淨連在一起,是有美意。潔淨不只是外面的潔淨,更是心裡的潔淨。許多疾病的來源,是人的不潔淨,生活上的不潔淨、飲食上不潔淨、環境上不潔淨、性關係上不潔淨等。

更大的不潔淨,是來自心裡的罪,而且堅持,不肯悔改。如果人心未得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人會誤用外面得潔淨的規條,成為自己的驕傲;以美好的知識,當成看不起別人的依據。

我喜歡〈利未記〉十三章,細細的讀這章,是很大的享受。這一章是防疫醫學的基礎,歷史上許多的醫生與公共衛生學家,都在這一章裡,得到啟發。

上帝以「大痳瘋」作例子,要人學習判斷疾病的醫治原則:

第一原則,上帝要我們精確的區分,不要把一堆問題,都放入一個疾病的框框裡。長瘡、長癤、頭疥、白癬、秃頭,或被火燙傷(火毒)等,不要歸入大痳瘋。

真高興有上帝這樣的啟示,否則許多「禿頭男」或「癩痢頭」,會被誤認為大痳瘋。

第二原則,上帝要我們知道,疾病有外表的癥狀,可作準確的判斷。例如皮膚的顏色會改變,如果變白色,疾病只在表面;變紅色,疾病已經到深處,病況較為嚴重。毛的顏色也會改變,健康的毛是暗黑色,若變成白色,是有疾病;鬍鬚若變成黃色,也是有疾病。

第三原則,上帝要我們明白,診斷需要時間,發病的部位有沒有擴散,若沒有,是疾病止住。若有,疾病更嚴重了。可見在公元前1200年,上帝已經啟示人,醫治與診斷的法則,這是神蹟。

第四原則,上帝要我們注意,身體得到醫治,不是就跑掉了,或是去慶祝,或是去大吃大喝。因為,醫治的程序還沒有完。需要獻祭贖罪,心裡的罪,求主潔淨。如果心思繼續邪惡,即使病得醫治,還會再來,未來還有的審判與刑罰。所以追求醫病是一回事,追求罪得潔淨是另一回事。

同學,我不論斷瘟疫,是不是來自魔鬼?主耶穌的救贖恩典,才是重點。祂的恩典夠我們用,遇到任何事,我們仰望祂拯救。

為什麼不奉主耶穌基督的名禱告,叫瘟疫立刻離開?瘟疫的前來,背後有許多的緣由:人與罪的聯結,人對上帝的持續背逆等。瘟疫立刻離開,罪沒離開,人還是沒有得到真正的拯救。

我禱告瘟疫離開,是因上帝有豐富的慈愛與憐恤,祂知道最好的判斷。同學,在醫學的知識,與神蹟之上,還有祂永恆的智慧與大能,是我對鏡觀看,不明白的。

瘟疫一定會過去,但願更多人蒙恩、得潔淨。

附:利未記13:3-44

「祭司要察看肉皮上的災病,若災病處的毛已經變白,災病的現象深於肉上的皮,這便是大痲瘋的災病。祭司要察看他,定他為不潔淨。若火斑在他肉皮上是白的,現象不深於皮,其上的毛也沒有變白,祭司就要將有災病的人關鎖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若看災病止住了,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還要將他關鎖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再察看他,若災病發暗,而且沒有在皮上發散,祭司要定他為潔淨,原來是癬;那人就要洗衣服,得為潔淨。但他為得潔淨,將身體給祭司察看以後,癬若在皮上發散開了,他要再將身體給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癬若在皮上發散,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痲瘋。

人有了大痲瘋的災病,就要將他帶到祭司面前。祭司要察看,皮上若長了白癤,使毛變白,在長白癤之處有了紅瘀肉,這是肉皮上的舊大痲瘋,祭司要定他為不潔淨,不用將他關鎖,因為他是不潔淨了。大痲瘋若在皮上四外發散,長滿了患災病人的皮,據祭司察看,從頭到腳無處不有,祭司就要察看,全身的肉若長滿了大痲瘋,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全身都變為白,他乃潔淨了。但紅肉幾時顯在他的身上就幾時不潔淨。祭司一看那紅肉就定他為不潔淨。紅肉本是不潔淨,是大痲瘋。紅肉若復原,又變白了,他就要來見祭司。祭司要察看,災病處若變白了,祭司就要定那患災病的為潔淨,他乃潔淨了。

人若在皮肉上長瘡,卻治好了,在長瘡之處又起了白癤,或是白中帶紅的火斑,就要給祭司察看。祭司要察看,若現象窪於皮,其上的毛也變白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痲瘋的災病發在瘡中。祭司若察看,其上沒有白毛,也沒有窪於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災病。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發散,便是瘡的痕跡,祭司就要定他為潔淨。人的皮肉上若起了火毒,火毒的瘀肉成了火斑,或是白中帶紅的,或是全白的,祭司就要察看,火斑中的毛若變白了,現象又深於皮,是大痲瘋在火毒中發出,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痲瘋的災病。

但是祭司察看,在火斑中若沒有白毛,也沒有窪於皮,乃是發暗,就要將他關鎖七天。到第七天,祭司要察看他,火斑若在皮上發散開了,就要定他為不潔淨,是大痲瘋的災病。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在皮上發散,乃是發暗,是起的火毒,祭司要定他為潔淨,不過是火毒的痕跡。無論男女,若在頭上有災病,或是男人鬍鬚上有災病,祭司就要察看;這災病現象若深於皮,其間有細黃毛,就要定他為不潔淨,這是頭疥,是頭上或是鬍鬚上的大痲瘋。祭司若察看頭疥的災病,現象不深於皮,其間也沒有黑毛,就要將長頭疥災病的關鎖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災病,若頭疥沒有發散,其間也沒有黃毛,頭疥的現象不深於皮,那人就要剃去鬚髮,但他不可剃頭疥之處。祭司要將那長頭疥的,再關鎖七天。第七天,祭司要察看頭疥,頭疥若沒有在皮上發散,現象也不深於皮,就要定他為潔淨,他要洗衣服,便成為潔淨。

但他得潔淨以後,頭疥若在皮上發散開了,祭司就要察看他。頭疥若在皮上發散,就不必找那黃毛,他是不潔淨了。祭司若看頭疥已經止住,其間也長了黑毛,頭疥已然痊癒,那人是潔淨了,就要定他為潔淨。無論男女,皮肉上若起了火斑,就是白火斑,祭司就要察看,他們肉皮上的火斑若白中帶黑,這是皮上發出的白癬,那人是潔淨了。人頭上的髮若掉了,他不過是頭禿,還是潔淨。他頂前若掉了頭髮,他不過是頂門禿,還是潔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這就是大痲瘋發在他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祭司就要察看,他起的那災病若在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有白中帶紅的,像肉皮上大痲瘋的現象,那人就是長大痲瘋,不潔淨的,祭司總要定他為不潔淨,他的災病是在頭上。」(利未記1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