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碧雲/ 飛揚雜誌

我認為與父母同住,色悅最難。今夏炎炎酷暑,讓人心煩氣燥,在餐桌上先發制人:「近來心情受天氣酷熱影響,脾氣不好,請大家多體諒。」母親在一旁不以為然地反擊:「天氣不熱時,妳講話口氣也不好啊。」當場讓我啞口無言。外子為了證明我煩燥的情緒深受氣候影響,於是安排休假,逃離台北換個環境,最後決定去東馬的沙巴亞庇。

我們打算進行為期一週的靈修閱讀之旅,帶幾本好書享受閱讀。

好友不解地問:「酷夏為何不選擇去寒冷國家?」這真是個好問題。三年前我和外子旅行時,意外發現沙巴亞庇這個超級大的Hyper Mall,認為即使不到處趴趴走,光是待在這個 Mall裡吃喝玩樂過日子就很自在逍遙,況且正值盛暑待在冷氣房最舒服。既然此次是沉靜的閱讀之旅,當然選擇一個自己熟悉、安全又喜愛的地方。

慢活在雲端

出國渡假坐飛機,最期盼能做到「五星級享受,三星級花費」,於是早早就開始關注亞洲廉價航空機票、促銷旅館並收集資訊、想像在沙巴的美好時光。數著時間來到是個美妙的等待。直到兩個人拎著行李,佇立在機場顯示班機小螢幕前,想像經過3.5小時飛行後離開這裡,進入另一個世界;那裏氣候宜人、藍天白雲,使用另一種語言,穿梭在不同膚色人種氛圍裡……想到這裡竟然興奮地吹口哨、跳躍起來。

在沙巴的日子,最快樂就是睡到自然醒,不用費心料理家人早餐。清早賴在床上一張開眼睛,就能望見大片窗外的藍天,白色舒服的枕頭、床被,讓人錯覺地以為身處雲端!起身後不自覺踱步到窗前,輕輕倚靠、沈思,突然有股衝動,想穿起運動鞋去慢跑!外子卻叮嚀:「出門在外別單獨行動,別穿著太清涼…要凡事小心 !」

悠閒的早餐,是啟動美好一天的關鍵。早餐店的華人老闆娘,對於來自台灣渡假的我們非常熱誠,很好奇我們每天晃來晃去,都在做些甚麼活動?

當她知道我們在沙巴計劃就是待在Mall,去STARBUCKS喝咖啡、書寫、閱讀、逛書店、看電影、健身房、游泳時,不禁睜大眼、露出不可思議表情,眼神流露出「這對夫妻大老遠跑來這裡,就做這些簡單日常生活的事情?」而她每次看到我們,都說要來台北玩,我熱心建議:「若只待幾天可以搭捷運四處跑跑。」沒想到,她很正經回應:「喔不,我要找個沒有高樓大廈的地方,安安靜靜過幾天清閒日子。」這下,換我張大眼睛望著她說:「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啊!這裡不就是你渡假的地方?」外子也附和著說:「天啊!我們還千里迢迢坐飛機來這兒。」老闆娘望著我們的神情,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在這裡很忙咧。」我和外子相視而笑,異口同聲說:「原來老闆娘在天堂很忙!」

閱讀在寧靜

在MALL裡散步,遇見唯一的中文書店,意外、驚喜地發現書架上電影同名小說「生命中美好的缺憾」。說起這部電影,當時在台北興致勃勃去戲院觀賞時,竟然下檔!讓我大失所望! 沒想到,這次渡假居然靜靜地窩在書店一口氣讀完整本小說。

另外,我閱讀了約格.辛克的《辛克的深度靈修之旅》。作者是德國當代神學家,他開宗明義就說:「我們所欠缺的不是教義,也不是崇拜儀式或宗教教導,這些在講道的時候都已經講了。我們所欠缺的是內在的經驗,是靈性層面的。」作者認為尋找自己的足跡,是從喚醒自己的力量開始。「這些靈修步驟,都是從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開始,讓我們的生活有紀律、有秩序有節奏,進而將這種秩序和認真的態度帶進人內在生命中。」這次靈修之旅對我而言,就是擺脫生活中話語干擾,專注聆聽一個聲音,只見耶穌一人。在安靜的空間裏閱讀、思考、寫作,讓這次旅程成為美好的體驗。

我還特別帶了《那個加利利人的身影》這本小說。之前一直沒能靜下心,讀這本有趣的歷史偵探小說,也再次從書中更認識了耶穌。書中主角安德烈以間諜身份四處收集情資,從第三者角度介紹當時背景,讓我們對當年耶穌身處的時代,有更具象的認識。再次閱讀耶穌所行神蹟,循著耶穌的腳蹤,看祂如何對大臣說:「你的信救了你」。信心是基督徒身上重要印記,而這場沙巴之旅就是信心之旅,讓自己在不同時空享受神。早餐店老闆是見證人。

就在假期尾聲,外子熱感冒,喉嚨沙啞、咳嗽。第一個念頭,就是去找熟識的早餐店老闆娘,她熱心推薦當地熱金桔茶及感冒藥。當我們得知她喜愛閱讀小說時,便送給她這本《那個加利利人的身影》,並介紹這本充滿宗教歷史意涵的小說。她聽著聽著,突然恍然大悟對我們說:「原來你們是作家啊,難怪渡假方式和別人不同!」

天涯若比鄰

最後ㄧ天,外子抱病看晚場電影。電影結束後,心滿意足走回旅館。突然間有位皮膚黝黑的男子對著外子猛笑,還露出潔白牙齒,讓我們當場愣住、停下腳步、心想:「我們不認識這位黑老兄吧?」這位老兄察覺我們狐疑的神情,立刻簡單自我介紹,才喚起我們的記憶。原來他是那間我們常去採買的超市裡的保全大哥。平常進出超市買東西,他總是身穿制服問候:「泰瑞馬卡西」(馬來語“謝謝”)我們也入境隨俗,微笑地回應:「沙馬、沙馬」(馬來語“不客氣”)因此讓他印象深刻,主動把我們當成他的朋友了。

渡假終有結束的時候,時間飛逝,該起身歸家了。我相信,當我進入台北人擠人的都市裡,一定會懷念在沙巴待的每一天。想那星巴克櫃台可愛的馬來小妹,還有在諾大咖啡廳裡,常只有我和外子二人,真是輕鬆寫意。

回到台北後,生活回歸正常軌道,每日仍然煮飯、洗衣、打掃,但是心情卻穿上喜樂衣,連父母都看得出來我的好心情。當然囉,家還是最溫暖、安全的居所。只是不知道何時我那顆蠢蠢欲動、不安分的心,又會突然冒出來:「嗯,又該是找個地方去靈修、取材、渡假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