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碧云/ 飞扬杂志

我认为与父母同住,色悦最难。今夏炎炎酷暑,让人心烦气燥,在餐桌上先发制人:「近来心情受天气酷热影响,脾气不好,请大家多体谅。」母亲在一旁不以为然地反击:「天气不热时,妳讲话口气也不好啊。」当场让我哑口无言。外子为了证明我烦燥的情绪深受气候影响,于是安排休假,逃离台北换个环境,最后决定去东马的沙巴亚庇。

我们打算进行为期一周的灵修阅读之旅,带几本好书享受阅读。

好友不解地问:「酷夏为何不选择去寒冷国家?」这真是个好问题。三年前我和外子旅行时,意外发现沙巴亚庇这个超级大的Hyper Mall,认为即使不到处趴趴走,光是待在这个 Mall里吃喝玩乐过日子就很自在逍遥,况且正值盛暑待在冷气房最舒服。既然此次是沉静的阅读之旅,当然选择一个自己熟悉、安全又喜爱的地方。

慢活在云端

出国渡假坐飞机,最期盼能做到「五星级享受,三星级花费」,于是早早就开始关注亚洲廉价航空机票、促销旅馆并收集资讯、想像在沙巴的美好时光。数着时间来到是个美妙的等待。直到两个人拎着行李,伫立在机场显示班机小萤幕前,想像经过3.5小时飞行后离开这里,进入另一个世界;那里气候宜人、蓝天白云,使用另一种语言,穿梭在不同肤色人种氛围里……想到这里竟然兴奋地吹口哨、跳跃起来。

在沙巴的日子,最快乐就是睡到自然醒,不用费心料理家人早餐。清早赖在床上一张开眼睛,就能望见大片窗外的蓝天,白色舒服的枕头、床被,让人错觉地以为身处云端!起身后不自觉踱步到窗前,轻轻倚靠、沈思,突然有股冲动,想穿起运动鞋去慢跑!外子却叮咛:「出门在外别单独行动,别穿着太清凉…要凡事小心 !」

悠闲的早餐,是启动美好一天的关键。早餐店的华人老板娘,对于来自台湾渡假的我们非常热诚,很好奇我们每天晃来晃去,都在做些甚么活动?

当她知道我们在沙巴计划就是待在Mall,去STARBUCKS喝咖啡、书写、阅读、逛书店、看电影、健身房、游泳时,不禁睁大眼、露出不可思议表情,眼神流露出「这对夫妻大老远跑来这里,就做这些简单日常生活的事情?」而她每次看到我们,都说要来台北玩,我热心建议:「若只待几天可以搭捷运四处跑跑。」没想到,她很正经回应:「喔不,我要找个没有高楼大厦的地方,安安静静过几天清闲日子。」这下,换我张大眼睛望着她说:「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啊!这里不就是你渡假的地方?」外子也附和著说:「天啊!我们还千里迢迢坐飞机来这儿。」老板娘望着我们的神情,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在这里很忙咧。」我和外子相视而笑,异口同声说:「原来老板娘在天堂很忙!」

阅读在宁静

在MALL里散步,遇见唯一的中文书店,意外、惊喜地发现书架上电影同名小说「生命中美好的缺憾」。说起这部电影,当时在台北兴致勃勃去戏院观赏时,竟然下档!让我大失所望! 没想到,这次渡假居然静静地窝在书店一口气读完整本小说。

另外,我阅读了约格.辛克的《辛克的深度灵修之旅》。作者是德国当代神学家,他开宗明义就说:「我们所欠缺的不是教义,也不是崇拜仪式或宗教教导,这些在讲道的时候都已经讲了。我们所欠缺的是内在的经验,是灵性层面的。」作者认为寻找自己的足迹,是从唤醒自己的力量开始。「这些灵修步骤,都是从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开始,让我们的生活有纪律、有秩序有节奏,进而将这种秩序和认真的态度带进人内在生命中。」这次灵修之旅对我而言,就是摆脱生活中话语干扰,专注聆听一个声音,只见耶稣一人。在安静的空间里阅读、思考、写作,让这次旅程成为美好的体验。

我还特别带了《那个加利利人的身影》这本小说。之前一直没能静下心,读这本有趣的历史侦探小说,也再次从书中更认识了耶稣。书中主角安德烈以间谍身份四处收集情资,从第三者角度介绍当时背景,让我们对当年耶稣身处的时代,有更具象的认识。再次阅读耶稣所行神蹟,循着耶稣的脚踪,看祂如何对大臣说:「你的信救了你」。信心是基督徒身上重要印记,而这场沙巴之旅就是信心之旅,让自己在不同时空享受神。早餐店老板是见证人。

就在假期尾声,外子热感冒,喉咙沙哑、咳嗽。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熟识的早餐店老板娘,她热心推荐当地热金桔茶及感冒药。当我们得知她喜爱阅读小说时,便送给她这本《那个加利利人的身影》,并介绍这本充满宗教历史意涵的小说。她听着听着,突然恍然大悟对我们说:「原来你们是作家啊,难怪渡假方式和别人不同!」

天涯若比邻

最后ㄧ天,外子抱病看晚场电影。电影结束后,心满意足走回旅馆。突然间有位皮肤黝黑的男子对着外子猛笑,还露出洁白牙齿,让我们当场愣住、停下脚步、心想:「我们不认识这位黑老兄吧?」这位老兄察觉我们狐疑的神情,立刻简单自我介绍,才唤起我们的记忆。原来他是那间我们常去采买的超市里的保全大哥。平常进出超市买东西,他总是身穿制服问候:「泰瑞马卡西」(马来语“谢谢”)我们也入境随俗,微笑地回应:「沙马、沙马」(马来语“不客气”)因此让他印象深刻,主动把我们当成他的朋友了。

渡假终有结束的时候,时间飞逝,该起身归家了。我相信,当我进入台北人挤人的都市里,一定会怀念在沙巴待的每一天。想那星巴克柜台可爱的马来小妹,还有在诺大咖啡厅里,常只有我和外子二人,真是轻松写意。

回到台北后,生活回归正常轨道,每日仍然煮饭、洗衣、打扫,但是心情却穿上喜乐衣,连父母都看得出来我的好心情。当然囉,家还是最温暖、安全的居所。只是不知道何时我那颗蠢蠢欲动、不安分的心,又会突然冒出来:「嗯,又该是找个地方去灵修、取材、渡假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