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寅君/中信

四年前,我是非常忙碌的公司總裁(CEO),經常早上一通電話,下午人已在別州開會。為了趕時間,公司派私人專機來接我。我勞碌奔波於各地,在人看來我是一位成功的實業家。但我是誰?後來竟發現不認識自己。

六月十八日對我而言,是一個難忘的日子;四年前的這天,早上十點前與十點後,我成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人。那天一大早,走進公司大門,我像往常一樣開始忙碌的工作。為了趕開十點的董事會,我分秒必爭地處理大小各樣事務,並與其他同事商討策劃將來的產品發展,指示當天工作的進程,使他們在我開會時可以繼續工作。

然而當我於十點踏進會議室時,赫然發現多了好幾位我不認識的人,除了我平時常聯絡的董事之外,還多了幾位律師。經過介紹,我警覺到情況有異。之後他們遞給我兩個狀子,同時在兩個州告我數十項罪名,對這些罪名我渾然不知。當天董事會就把我開除了。

這個公司是我一手創辦的。我愛它,我為它忙碌奔波。十點以前,我是這公司的總裁;十點後,我與這個公司竟毫無關係。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索著將如何向妻子開口,如何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風暴。

我打了十多通電話給不同的律師,居然沒有一人願意接我的案子;不知是因為他們不精於辦此類案件,還是早知此案注定失敗,所以不肯幫忙?我是外地來的異鄉人,在最危難的時候,卻沒有親朋好友傾訴和給予支持,那是我人生的最低潮。一夜之間,我傾家蕩產,失去工作。所請的律師費用一個小時至少三百五十美元以上。由於對方在不同的兩個州告我,我必須兩邊都要請律師,有時一天的律師費就高達數千元,並且狀子上告我的罪名,還要我賠上百萬美金。以往辛勞的積蓄能撐得了多久?過去輝煌的成就轉眼成了泡影,我無語問上蒼,這一切是為了什麼?

感謝上帝,在那段日子,我才有機會靜下來想:我究竟是誰?我是怎樣的人?從前,我早也忙,晚也忙,以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家,可從不考慮上帝是否喜悅。現在,我才發現我是個不稱職的父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以上在外出差,沒有時間陪孩子們一起晚餐,也沒有時間跟他們玩耍,更沒有時間讀一段故事給他們聽。我也不是一位體貼的丈夫,結婚週年或妻子生日時,我常不在她的身旁;生二女兒時,我正參加商展,不在她身邊,讓她大腹便便,一個人孤伶伶地進產房,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萬分歉疚。我也是個不懂孝順的兒子,由於日以繼夜的忙碌,父母生日或逢年過節,總是無法專程前往陪侍在旁。

我外表看來謙虛,心中卻充滿了傲氣。自小我的功課就一直名列前茅,全校第一是常有的事;一般人要花五年以上才能得到的博士學位,我只花了三年半就得著。在美國的專利局,我個人就有六十多項專利。我應該驕傲,我也有資格驕傲。因此在同事之間,不知不覺嫌棄別人工作效率太差;話語之間也不時流露出不耐煩的語調。天父不喜歡我的驕傲,因此在四年前這一天,祂管教我,正如希伯來書十二章六節所說︰「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

以前我是個掛名的基督徒,不花時間讀經、禱告。那段時間沒有工作,我開始天天讀經、禱告,發現《聖經》裡的每一句話都是對我講的。當我讀到路加福音九章廿五節耶穌說︰「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了自己,賠上自己,有什麼益處呢?」我不覺掉下眼淚。當我讀到約翰福音十章十一節耶穌說︰「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我彷彿聽到耶穌輕聲問我:「王寅君,王寅君啊,我已為你捨我的命,而你成天勞碌奔波,到底是為誰捨命呢?」我慚愧的落下淚來。當我讀到〈馬太福音〉十二章卅四節耶穌說︰「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是的,以前我心裡充滿了驕傲,口裡自然說出驕傲的話來。在那些日子裡,我在耶穌基督面前懊悔以前所行所言,求上帝赦免我的罪。

那段日子不好過,我天天數算自己的日子。感謝神,六十六天過去了,主耶穌伸出祂施恩的手,由於公司實在找不出控告我的證據,主動與我和解。上帝把我從困境中拯救出來,賜我一份新的工作。現在,我天天早上有時間讀經、禱告與主相親,晚上也可與家人一起晚餐,睡前帶著全家讀經、禱告。我更在教會裡擔任執事與團契聯絡,希望把時間更多的獻給上帝與服侍祂。

一九九八年,我的父母蒙恩信了主。現在我每隔一天,就和母親用越洋電話查經。這一切全是主耶穌基督的恩賜,我天天感謝祂,也非常珍惜主所賜的這一切。

〈腓立比書〉一章廿一節:「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這句話是真的,若我活著只是一個總裁,我死了就什麼也沒有。感謝主耶穌基督,在我未死以前,就讓我覺悟來世的權能,知道在地上勞苦,若只為建造自己的理想,將來有一天面對我們的主時,這一切都要轉眼成空,毫無益處。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10202
「原載《中信》月刊第46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