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婕/举目官网2019.07.04

2019年1月,我有幸跟我们教会的短宣队一同前往南美洲的玻利维亚。领队是当地韩国宣教士的后代Dae Gun弟兄,他和弟弟Dae Guang目前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读本科,在我们教会英文堂聚会。

当我们听到Dae Gun弟兄一家的故事,我们为这个韩国家庭而赞叹。

38年前,Dae Gun的祖父母带着3个儿子(最大的10岁出头),受韩国一个宣教机构差派,来到玻利维亚,Dae Gun的祖父受到诬告,被差派机构要求返回韩国,祖父拒绝回国,因此失去了所有经济援助。当时政局不稳,政府驱赶亚洲人,亚洲人受到歧视,祖父的护照被没收。

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从50美元与一本圣经开始,38年后,Dae Gun一家在玻利维亚建立了一所在南美洲受到认可的大学、一所医院、一所神学院、两所幼小初高中学校、以及70间教会。这些数字还在增长。2009年,Dae Gun的祖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全家服事神

对我们来说以上这些只是数字,但对Dae Gun家人来说却是巨大的心血、汗水与泪水。他们建学校、教会,并不是募款请建筑工人来盖房,而是祖父祖母,带着儿子们一砖一瓦盖起来的。祖父将在首尔的房子,用作抵押贷款买砖建教会。为了省钱,他们曾在一个塑料布棚顶、都不能称为房子的小破屋里住了10年;他们将所有的钱都拿去买砖盖教会,生活上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以至于炖汤只用骨头;玻利维亚夏季多雨,每当下雨的时候,祖父母和3个儿子要在屋顶蒙上一层塑料布挡雨才能睡觉,祖母至今回忆起仍然会流泪;祖父经历过车祸,他也曾被用枪指头,在建筑工地坠落造成全身多处骨折、伤到脊柱却在神保守下没有瘫痪;祖母在工地干活,两次被大铁桶砸到头,昏厥送医院……当年前去探望的其他韩国宣教士,看到他们的状况都非常生气,要求他们回国。

无数宣教士离开了,但是Dae Gun一家没有。神要完全地得着他们,曾用许多极痛苦的方式,拿掉他们心里的偶像。比如金钱、权力、甚至是家人。Dae Gun父亲——祖父的大儿子早年营养不良,又在工地干活,患上甲肝,医生宣判无法医治,劝祖父不要再浪费钱住院了,用剩下的钱给儿子买口棺材。Dae Gun父亲知道爸爸没钱,他收拾东西,安静地出院回家了。祖父跪下跟神祷告:“神啊,愿你的旨意成就,如果你要带走我的儿子,祢就带走吧!”不过感谢神,后来Dae Gun父亲在丝毫未接受治疗的状况下,经历了被治愈的神迹。Dae Gun的二叔,被持枪抢劫,在生死边缘蒙神保守。而Dae Gun在9岁时,被预谋绑架,但最终也被主搭救,绑匪把Dae Gun塞进一辆出租车并帮他支付了搭车回家的钱。

他们没有停止工作。祖母21年前被诊断出胃癌,两次手术胃大部分被切除,如今70多岁非常瘦削,但她还负责监管一切建筑工程,以及负责compassionate international的儿童事工(给几百个孩子提供食物和学业辅导),她希望多做主工。众人都说她里面有台永动机,但我们知道这力量来自于哪里。

祖父的3个儿子,目前都是牧师且身兼数职;这个家里的女性,同样非常能干。

第三代——十几个孩子,也都用各种方式服事神,这是一个服事神的家庭。在神呼召他们的位置上,他们从来不觉得非他们莫属,而是全家带着敬畏神的心面对神的托付。

Dae Gun祖母说:“作宣教士很容易啊,只要凡事找神要就行了。就好比建楼房的工人,雇主一定会把砖和水泥提供给他啊。”  这是多么大的信心!

宣教士精神

“宣教士是一种生命,一种生活方式,不是工作5天、休息2天。” 几年前,Dae Gun父母带着他们弟兄和妹妹一起来到美国的乔治亚州,这是他祖父给他父亲安排的安息年。到达美国后,Dae Gun父亲去寻找拉丁裔教会,没有找到;他就去公园传福音,被管理员制止了;他又去公寓敲门传福音,又被制止了;他说:“我可不能就坐在教堂里什么事情都不做!”

于是Dae Gun父亲带着妻子和十几岁的儿女,一起改造一间旧房子,他们要建造成一间服事拉丁裔族群的教会。他们整修了水电线路,当时冬天很冷,一家人瑟瑟发抖,挤在一张床上。神是供应的神,教会建成后,人们陆续了解到这边有家新教会;有一天,一个说西班牙语的牧师开车经过,停下来找他父亲,说圣灵感动他停留,问这间教会需不需要牧师,就这样他们虽全家已经回到玻利维亚,但那个牧师留了下来,在教会牧会。

几年前,Dae Gun的父亲被人诬告,入了狱。他没有抱怨神为什么让他遇到不公平,相反,他看到了监狱里犯人们的需要,于是有了现在的监狱事工。监狱里有的是杀人犯,有的是强奸犯等,他们都是被世人不齿的“败类”,但他们的心是如此向神敞开。

在父亲的影响下,Dae Gun和Dae Guang两兄弟来到康奈尔后,在学校组建了拉丁裔学生团契。康奈尔学习压力非常大,对于两个需要拿奖学金的学生,更是如此,但服事神不仅是礼拜日做的工作,对他们来说,宣教士是一种生命,一种生活方式,这种理解已经深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

榜样的力量

Dae Gun说:“我是我爸爸的儿子,但在爸爸眼里,神比我要更重要。” Dae Gun分享,在所有弟兄姐妹中,他爸爸尤其喜欢“对付”他,有时甚至在他需要早上5点起床搭公交车上学,有时管教他到凌晨3点——他坐在那里,让儿子重复自己说的话。在乔治亚州改建教会时,曾经Dae Gun第二天早上有考试,但他爸爸迫使他干活干到半夜12点,他非常生爸爸的气,他想怎么可以这样呢,难道想让我考试通不过吗?

但随着Dae Gun长大,他慢慢开始了解爸爸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神。他为了训练儿子的意志力,将来能够被神使用——这种全然为神摆上的心,从祖父传给父亲,从父亲传给儿子。神也倾倒祂的祝福在这个家庭,Dae Gun和Dae Guang非常优秀、争气。起初父母送他们来美国唸公立中学,却没打算让他们在美国唸大学,因为学费太贵(他们全家99%的收入都用在神国的事工上),但用Dae Gun妹妹的话说:“不知怎么他们一下子变成了学校的尖子生。” Dae Gun来康奈尔的第一年,需要贷款,后来他拿到了美国绿卡,一路拿奖学金。

然而,舒适的美国生活没有动摇两兄弟毕业回玻利维亚服事的心。Dae Gun祖父要求他们学医,在美国学习最先进的医疗技术,然后把学到的东西带回玻利维亚。当我问19岁的弟弟Dae Guang:“你的人生被家人都规划好了,你怎么想呢?” 他笑笑没有说什么,他们可以这样顺服,让我赞叹。他们要承接祖父的异象。这两个20岁的康奈尔尖子生,钢琴、吉他上手就能弹,韩语、西班牙语、英语随意切换做翻译,特别是Dae Gun三语切换翻译,都不带磕巴的。

第三代的祝福

神给这个家庭的祝福,不仅仅是在经济上的。优秀顺服的第三代更是极大的祝福。

除了Dae Gun两兄弟让我叹服,Dae Gun13岁的妹妹Youna练了两年体操,后来拿到了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过两年说不定她能参加奥运会;他们最小的堂妹,6岁,自己看视频便学会了英语(玻利维亚本土的语言是西班牙语),没有人教过她,她可以熟练的用英语跟我们对话。

圣经上说,“因为尊重我的,我必看重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撒上2:30)“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 (《玛》3:10)

亲爱的弟兄姐妹,希望Dae Gun一家的故事能够激励你。这样的一个韩国家庭,他们把自己全部献给了玻利维亚。而韩国是如此小的一个国家,却可以向世界差派如此多的宣教士;我也深深地为中国教会祷告,盼望神复兴中国的教会、中国的弟兄姐妹;当中国教会被复兴,投身于宣教事工时,我相信神的福音将会势如破竹,不可抵挡。

请你一起为中国的属灵复兴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