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亮教授

我的母親生病時,她喜歡讓我推著輪椅,到醫院對面的公園。

她看著花草樹木,聽著蟲鳴鳥叫,有時候,我們一句話也沒有對談,只是靜靜地坐在公園的椅子上,直到黃昏時,母親才要我推她回到醫院。

人的視覺美好,可以幫助人的情緒,穩定人的焦慮。沒有人知道正確癌症治療的下一步?沒有人可以精準地預測化療、標靶、電療後的下個反應?沒有人可以明確的說出癌症細胞在身體的擴散?到癌末的階段,是進到醫學知識的曠野,我們知道的太少、太少。

這時對病人的照顧,對我們是全新的學習,其中美好的回饋之一,就是病人的「舒服」,有時不是病情如何,而是心情如何;不是醫療效果如何,而是生命裡的鬥志如何。

看顧者如果是一副愁眉苦臉,只不過是增加病人愁苦的反射。每天的看望,不是同一副憂愁臉孔的撲克牌,重覆發放。而是用美好的視覺,給病人另類的幫助。

公園開闢的空間感,給人沈穩;
公園美麗的植物,給人喜悅;
公園蝴蝶的飛舞,給人歡喜;
公園池子的噴水輕濺,給人鼓舞;
公園上空的藍天白雲,給人輕省;
公園裡孩子的嘻笑追逐,給人歡樂。

人的心情與喜悅,有助於身體的康健,因為喜樂的心,乃是良藥。

我的母親喜歡看花,我相信「紅色」的花,看來熱情有力,鼓舞人的鬥志。

「黃色」的花,看來醒目亮麗,給人帶來欣悅。
「紫色」的花,看來平實沈穩,給人帶來鎮定。
「白色」的花,看來單純樸素,給人帶人祥和。
「粉紅色」的花,看來柔和含蓄,給人帶來溫暖。

每一個病人都需要有人陪著,也需要有著自己的空間。美好的大自然視覺,是給病人自由拾取與剪裁,去裝飾自己最好的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