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我的母亲生病时,她喜欢让我推著轮椅,到医院对面的公园。

她看着花草树木,听着虫鸣鸟叫,有时候,我们一句话也没有对谈,只是静静地坐在公园的椅子上,直到黄昏时,母亲才要我推她回到医院。

人的视觉美好,可以帮助人的情绪,稳定人的焦虑。没有人知道正确癌症治疗的下一步?没有人可以精准地预测化疗、标靶、电疗后的下个反应?没有人可以明确的说出癌症细胞在身体的扩散?到癌末的阶段,是进到医学知识的旷野,我们知道的太少、太少。

这时对病人的照顾,对我们是全新的学习,其中美好的回馈之一,就是病人的「舒服」,有时不是病情如何,而是心情如何;不是医疗效果如何,而是生命里的斗志如何。

看顾者如果是一副愁眉苦脸,只不过是增加病人愁苦的反射。每天的看望,不是同一副忧愁脸孔的扑克牌,重复发放。而是用美好的视觉,给病人另类的帮助。

公园开辟的空间感,给人沈稳;
公园美丽的植物,给人喜悦;
公园蝴蝶的飞舞,给人欢喜;
公园池子的喷水轻溅,给人鼓舞;
公园上空的蓝天白云,给人轻省;
公园里孩子的嘻笑追逐,给人欢乐。

人的心情与喜悦,有助于身体的康健,因为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我的母亲喜欢看花,我相信「红色」的花,看来热情有力,鼓舞人的斗志。

「黄色」的花,看来醒目亮丽,给人带来欣悦。
「紫色」的花,看来平实沈稳,给人带来镇定。
「白色」的花,看来单纯朴素,给人带人祥和。
「粉红色」的花,看来柔和含蓄,给人带来温暖。

每一个病人都需要有人陪着,也需要有着自己的空间。美好的大自然视觉,是给病人自由拾取与剪裁,去装饰自己最好的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