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燃/OC擧目

風波乍起

“你看看,這幾個學生簡直就是沒家教!有什麼問題可以私下跟我說,偏偏在群裡說!”阿松滿臉怒容。

“怎麼啦?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我趕忙問道。

我們和阿松是在3個月前認識的,那時我們正好在阿松的文具店附近服事。有一天阿松聽完我們講福音,立即拍大腿,說,“這個我知道啊!我媽媽就相信這個!”後來他就很渴慕,主動參加了基礎真理學習和新人班,時常拉著牧者聊天,一個月就受了洗。“我小時候就聽過福音,但很快就忘了,這麼多年來在外地打拼,工作,結婚,離婚……如今,我終於回家了。”受洗那天,阿松哭著說道。

阿松在自己的文具店裡開了個漢語班,免費教漢語——自從他受了洗,便跟著我們服事這群人。他首先做的,就是把教材換成了福音故事。

“今天我漢語班的學生,因為知道我家庭困難,給我捐錢。當時所有人都答應了,結果,這下好了!有兩三個學生不願意交錢,還在群裡鬧!”阿松氣鼓鼓地。

我一邊消化著這話裡的信息,一邊問他,“你的漢語班不是免費的嗎?”

“是免費的啊!是有個學生知道我家庭困難,才號召大家給我捐錢的!每人每月也就200!”

“阿松,你這樣不對!如果你想要收錢的話,你就要光明正大地明碼標價,在學生報名時就跟他們說好價格!你付出了勞動收些錢,作工的得工價,是沒有問題的!但你這樣不清不楚地、中途說要收錢,學生會覺得受騙了!”

“我還為他們準備了午飯呀!午飯都沒收他們的錢!”阿松反駁道。

“學費、午飯錢、捐款,各是各,你應該弄清楚,也跟別人講明白!”

“你別管!不關你事!”

就這樣,我和阿松不歡而散。

而我除了對阿松的態度生氣外,也很擔心他。我想著,那些學生是如何知道阿松經濟狀況不好呢?是不是他經常在學生面前念叨?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接受學生的捐款不如光明正大地收學費呢!這種半途另立名目,叫別人給錢,是類似於欺騙的行為啊!

而且他讓學生討論要不要捐錢,不是利用了別人的同情心和內疚感,變相“強迫”大家答應嗎?那幾個學生生氣也是應該的。而且他還教聖經故事,但卻這樣行,這不是不僅沒有好見證,反而對服事有害嗎?……我心裡又驚又疑,思量著該如何處理這件事。

矛盾升級

沒料到,沒過幾天,我們團隊開會的時候,帶領人忽然說了一個通知,說阿松那裡已經有十幾個學生了,阿松一個人忙不過來,如果我們有感動,可以去幫忙教漢語,帶領人也可以鼓勵其他弟兄姊妹來參與。

我當時心裡一慌,就開口把那天的事說了出來:阿松怎麼收錢,他的學生怎麼生氣,他又是怎麼回應那些生氣的學生,最後我總結道,“我並不是說不能收錢,但收錢必須收得光明正大,做生意必須誠信。不能把人都召集來,開始說免費,後來又巧立名目收錢,這是欺騙。現在還讓我們動員弟兄姊妹參與,我不希望弟兄姊妹的愛心被誤用、濫用,到頭來還讓別人誤解基督徒!”

話音剛落,一旁剛滿18歲的小原差點跳了起來,“你怎麼這麼說阿松!就算你要說,你也要當著他的面說啊!這樣在別人背後說三道四,算什麼!”

我感覺像是被打了一悶棍。小原是剛信主的女孩,我們輔導她學習,幫她找兼職,門訓她,所以有時她也會來參加我們團隊的會議。阿松一直都很關心小原在內的幾個孩子,經常給他們做飯。而團隊也分派我擔任小原的輔導老師。

“據我了解,阿松收的都是飯錢,是用來給他們做午飯的。有時還入不敷出,後來他們教會還幫補了一些錢。”又一個同工開口說。

我一驚,“這個我不清楚,我需要再去了解一下。”

會後,我喊上小原,想了解她這禮拜的情況,結果她手一甩,直接撂下一句,“不用你管!”我畢竟沒有養育孩子的經驗,被這叛逆期的少女頂撞,心頭頓時也是一陣怒火燃燒。

後來,不出所料,阿松也知道了這件事,於是便在大家面前哭訴,自己有多冤枉,服事了那麼多,還被人懷疑動機……

直面事件

一石激起千層浪,事件比我預先想的波及到更多人,更多關係。而我也無法抽身退出,只能去面對。

於是我先去找了阿松的牧師,想弄清楚學生交的錢的去向。牧師很了解情況,他告訴我,阿松確實免費為學生們提供了午飯,買菜都是他一個人買,用的錢就是學生交上來的。

“那為什麼把這筆錢叫做捐款或學費,而沒有直接跟學生說這是午飯錢?”我問道。

“那筆錢確實是那些學生看阿松困難,捐給他的。他收了錢後,也跟我說過,他心裡愧疚,於是決定把錢都用在學生身上,就想出了提供午餐的想法。”

“那他有沒有跟學生說,他們給的錢都用在了午餐上。”

“你也知道,阿松這人有熱心,但是有時辦起事來糊塗,他經常說自己小學畢業,什麼都不懂。”

“那這筆錢有監管嗎?還是阿松一個人收,一個人用?”

“是他一個人在弄。這就看你怎麼看待他的漢語班了。如果那是他個人的生意,他有權力使用金錢,如果是和你們或者教會事工聯合,確實需要監管。”

另外,我從牧師那得知,阿松開始確實是全免費,但他學生中有一個是和尚,在跟阿松長談了一次後,便有了捐款這事。

我和牧師本想約阿松出來聊一聊,可是阿松拒絕了。

承認錯誤

和牧師談話後,我心裡漸漸感到自責、不平安。這件事情阿松確實有做得不妥的地方,但是我本應該把事情弄清楚,或者用更多的耐心跟他商量,而我太自負了,論斷了他的動機,還將論斷當眾說了出來。但沒有人能論斷人,只有神知道萬人的心。

此外,由於我們對阿松的關心不夠,以致於初信的他熱心服事,但卻缺乏必要的智慧。我想起聖經說的“愛人如己”,如果我是阿松,被人那樣論斷了自己的動機,肯定會覺得很冤枉,很憤怒,甚至失望到不想再服事了。

有一個國外姊妹曾和我說,在西方,如果你在公眾場合犯下的錯誤,你需要在同樣的場合下承認錯誤並道歉。經過幾天的安靜、祈求和掙扎後,我跟帶領人說,在下一次團隊會議,我需要跟阿松道歉。帶領人回應說,“我知道這件事情確實有點複雜,錢的問題越早發現,越早解決越好,”並提醒了我一句,“記住,只說你確定的。”

於是,在下一次的會議中,我為論斷阿松的動機、“引導”大家懷疑阿松而道歉,但是我仍然堅持收費要透明、清楚、誠信。之後,我也私下跟帶領人建議,我們需要更進一步地明確服事、公益慈善和做生意之間的界限。

金錢:敏感的議題

當光照進黑暗以及那些暗昧不清的地方,黑暗便被驅除,並帶來光明和溫暖。

沒過幾天,小原主動來找我,跟我分享她和親戚之間的一件事。她說,親戚在大城市開公司,讓她去幫忙,她辛苦1個月,親戚才給了1000塊。她當時氣得不得了。“大家都是因為面子,很多事情不說清楚,結果產生很多誤會,關係反而不如以前親了。”

她繼續說道,“溝通很重要。如果我和親戚在最開始就坦誠各自的期望,雖然當時可能有點尷尬,但其實這樣才能更了解彼此,體諒彼此。”我驚訝於小原的思考和成長。

而阿松也漸漸開始跟我說話,願意在我們團隊裡活躍了,也願意採納他人的意見,把事情做得更清楚、周到。他明確表態,願意免費教學生,午飯錢也不收了。

金錢有時對人與人的關係,有毀壞性的作用,而且可能波及的範圍又廣又深。經過這件事情,我們團隊、包括阿松也學習到了一個如何處理金錢的功課:第一、要行在光明中。生意歸生意,奉獻歸奉獻,不可含糊不清;給教會或服事團隊的奉獻款項,必須經由兩三位肢體共同監督管理;第二、基督徒行事為人不可貪財,尤其是行善時,不可有貪財的心;第三、要學習背負別人的負擔,留意到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在經濟上幫補他們。

最後,是神的光,和藉著神而來的忍耐又有恩慈的愛,能幫助我們勝過金錢的試探,勝過人性的驕傲,修復人們之間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