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蚊子是人类的老敌人。可怕的疟疾是蚊子传播的,血丝幼虫症也是蚊子的杰作,有些雌蚊还需要人类的血液,才能供给产卵所需要的蛋白质补给品呢,蚊子实在太可恶了,以致很少有人写文章歌颂蚊子。「喔!妳悄悄地飞来,那轻轻地一触,就带走我多少的血液。妳又悄悄地飞走,除了在我皮肤上留下一个小肿包,什么也没有留下」。

其实人类心平气和地想一想,真的可以由蚊子身上学习到很多,例如蚊子是靠热追踪叮咬的对象,体温愈高的动物就愈容易被叮。女人的体温比男人高,小孩的温度比大人高,穿深色衣服比穿浅色衣服的人体温高,不洗澡或刚打完球的时候,数学解不出、心浮气躁的时候,以及在通风不良的角落发呆的人,都较容易被蚊子叮。所以被蚊子叮时,不要光骂「这只该死的蚊子!」「真倒霉!」「奉主的名,赶走这个撒旦!」而是当成一种警讯,附近的通风好不好?房子是不是太热?棉被盖太厚?衣服穿太多?裙子太短?纱窗有破洞?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研究。

蚊子飞翔时,发出「嗡嗡」声,这是翅膀快速振动的声音,这么快速的振动是会散失很多能量的,所以蚊子不能飞翔太远的距离,大部分蚊子都在孵化成虫的水域附近○‧一公里活动。蚊子多的地方,是提醒人附近有积水,应该清洁周遭的环境。

观察蚊子正在叮人时的动作,是一种有趣的休闲。我有时就拿自己当实验,仔细观察蚊子叮人时的整个过程,蚊子叮人的动作有如第一流的芭蕾舞蹈家,优美到无懈可击。首先,蚊子是张开六只脚,把体重均匀地分散,轻轻地停在皮肤上。牠的针试试哪一个地方是最好的插入点,有一点像人切蛋糕时,看哪一块最好吃。然后牠身体的角度改变,那是整段表演最优美的一段,前面的二只脚微弯,中间的二只脚有力的支撑著,后面的两只脚松开,集中全身的力量,把针刺进皮肤里面,蚊子不知道从哪里学到这种姿势?

当蚊子开始吸血时,那是牠享受的一刻,也是牠致命的一刻。因为蚊子用尽全身的力量,把针刺入人的皮肤时,那是人会感到「被叮」、顺手一拍的时候,会拍死那只顾享受、还来不及把刺针拔出的蚊子。

并不是所有的蚊子都会叮人,雄蚊子只会叮树皮吸树汁,就这样过了牠的一生。会叮人的雌蚊,进入人的家里,大约只是蚊子数目的千分之一,其他的蚊子叮别的温血动物,如鸟类等。所以一个人被一只蚊子叮,就咒诅世界上所有的蚊子,是不公平的。

在半夜被蚊子叮醒的人,不要生气,打死蚊子之后,继续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