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秋/ 美國中信

迷霧人生

我一九五二年出生於福建省莆田縣,爸爸是傳道人。一九六六年中國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立四新」運動把教會全部打砸,更別提信耶穌了。

後來,毛澤東讓知識青年到農村去的口號把當時的「老三屆」學生全部下放。媽媽怕我在農村受苦,便在一九七一年初匆匆把不到二十歲的我嫁到臨近家十里路的一個鄉村。婚後二十多年裡,爸爸沒少為我操心,千里迢迢的寄聖經和讚美詩給我(那時聖經不好找)。當時我也有點想信耶穌,但是看聖經,不懂;想禱告,不會。心裡好像蒙了一層雲霧。

到九○年代,我因病到處求「神」,練氣功。我丈夫還特地花了一百多元買了一個觀音供在家中。我想,家裡總算是有一位「神」了,信觀音也不錯。那時有一位姊妹給我傳福音,但我以為只有我爸信的耶穌才真,信也得回老家信。況且我正在練氣功。

我丈夫是從部隊轉業到江漢油田的退伍軍人。以我母親的觀點,軍人的身體都是通過國家嚴格檢查的,肯定特別棒,不會有毛病。婚後才知道他有「過敏性支氣管哮喘及肺氣腫」。這種病我從來沒聽過,連父母也沒見過。為了他的病,我們不知想了多少辦法,跑了多少醫院;但是所得的就是一句話:「不好治。」他的健康情況成了我們全家的負擔。

一九七二至七五年兩個兒子相繼出生,因孩子的戶口問題,一九七六年我們舉家從福建遷往湖北江漢油田。那二十多年是我人生最艱苦的日子。每年四至十月,丈夫都與病魔交戰。每天晚飯後,他就病發,一直到凌晨三點多鐘。每日四次每次服四種藥,按他自己的話說,每天不吃飯可以,不服藥絕對不行。

我最怕他突然發病離開我們,每次他犯病,都不敢離開半步,直守到他恢復正常。長期的精神壓力及長年累月的照顧病人,我得了嚴重的神經衰弱、血管神經性頭疼病,先後開了四次刀。一九九四至一九九七年在國家經濟最衰退的狀況下,由於工作的變動,我的精神壓力更大。那時真有想死的念頭。一九九七年還被嚴重的肩周炎困擾著,常半夜痛醒,忍不住坐在床上哭泣。

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十七22)這真是我人生的真實寫照。我那時真傷心透頂,沒有喜樂。我總想:我是這麼一個要強好勝的人,為何總強不過我的命運?但人的盡頭,也是上帝的起頭。

救恩臨到

中國在八○年代已改革開放,教會又興起。每次我回老家,媽媽就帶我去教會。那時爸爸已經回天家。我有一個姑姑沒有出嫁,退休後,把自己的家奉獻給上帝作家庭教會,直到教會重建,她就住在教會,成為教會的一個禱告者。教會的弟兄姊妹有事,都會去找她幫忙。她與聖經路加福音中的亞拿有點相似。

一九九八年,一天我與姊姊一起去看望九十高齡的姑姑,她問我們信了耶穌沒有。姊姊已接受耶穌,我還沒有。她就叫我們與她一起禱告。回湖北後,我開始去教會,很單純地接受真理。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我因事到一個同事家裡,當時她家正有小組查經,我一看到她們手裡的聖經跟爸爸送我的一樣,就覺得特別親切,跟她們聊了起來。沒多久,一位伍姊妹說;「妳也來信耶穌吧!」我說:「好啊!」她又說:「妳跟我們禱告吧!」我又說:「好!」我就真的跪下來跟她們禱告。她又再問:「妳明天早晨來教會跟我們一起聚會吧!」我又答:「好啊!」第二天,伍姊妹來我家與我同去教會。就這樣,我的靈命漸漸成長。伍姊妹一直用心栽培我,我們一起查考聖經,一起禱告,一起唱讚美詩。上帝賜我亮光,我看聖經越看越愛,越看越捨不得放手。

上帝是獨一的,祂說:「除我以外,不可有別的神。」有一天,我受聖靈感動,請教會姊妹們為我禱告,回家就把觀音像丟掉。那時,丈夫還未信耶穌。他回家後發現觀音沒有了,問我:「觀音到哪裡去了?」我說:「把它交給我的主了!」他就再沒有問起這事。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受洗歸入主耶穌基督。屈指一算,我在救恩門外已四十多年。過去我一直以人、以自己為中心,蒙恩後才知道上帝是生命的主,我凡事應當聽從祂,讓祂管理我的人生。

生命變化

信耶穌後,我有了很大變化。當我每天研讀聖經時,上帝都會通過聖經向我說話。比如因經濟蕭條,我們這些四十五歲以上的人全部要下崗在家。當我正在左思右想時,上帝讓我讀到馬太福音六章25至34節,特別是32至33節:「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我想,上帝多好!連麻雀和花也眷顧,何況我呢?我為甚麼為世事掛慮?上帝的話讓我波動的情緒穩定下來,安心在家裡學習祂的話。那段日子,我每天的生活是讀聖經、禱告、唱讚美詩,心裡充滿喜樂。

奇妙的是,在這短短的幾個月裡,我的病無緣無故地好了。也許是上帝的醫治,也許是心裡充滿喜樂,過去的幾種毛病再沒出現。信耶穌前,我老犯頭痛,每天不到九點就要上床;信主耶穌後,每天讀聖經到晚上十一點,頭也不痛了,別的病也好了很多。我嚐到主恩滋味,健康和脾氣都改變了。我想:「上帝這麼好,我為甚麼不叫丈夫也信呢?」從那時開始,我就請教會的弟兄姊妹為丈夫的得救和健康禱告。

我丈夫的父母很迷信,拜偶像,他也受父母影響。伍姊妹多次來我們家傳福音,他一直把她拒諸門外,說:「妳信妳的,我信我的,我們互不干擾。」那時我剛信耶穌,不會傳福音,每次對他說的話就是:「你跟不跟我走(去教會)?」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為他禱告,兩個月後,有一天他竟跟我到教會,參加各種活動。據他以後講,他信耶穌是看到我的身體和心靈得到很多的變化,而且人也喜樂了很多。

丈夫病癒

信耶穌後,我每天迫切為丈夫的病禱告。一九九八年九月的一個早晨,丈夫一早到食堂買了兩個饅頭,吃了就去上班。大概在九點左右,他的舊病復發,就回家來。因為平時見慣了他的毛病,而且是在白天,兒子又在家;所以那天我也沒太在意他(其實他回來是想禱告,想尋求上帝)。當我與他一同禱告完後,扶他起來時,看見他手裡拿著的噴霧劑藥瓶子從他手中滑落,我這才發現他已經休克,整個人從手指一直到胳膊全變成紫色;嘴唇烏黑,牙關緊閉,停止了呼吸。

那天,上帝真是為我們安排了一切;兒子本來到了福州辦理移民加拿大的事;卻提前一個星期回來,正趕在他爸爸發病的前一天到家。另外,教會的弟兄姊妹也都在家裡,大家一聽到消息,就同心合意迫切地為他禱告。平時衛生所的醫生護士有事就會出診;但那天所有醫生護士都在,一聽到消息,馬上趕來我家。上帝把我丈夫從死門裡拉了回來,已經停止呼吸的他重新得著生命。更奇妙的是,從那時起,丈夫的病竟漸漸好起來。他每天離不開的藥後來不需要吃了。現在再也沒犯過病。這是上帝在我們家中行的第一個大神蹟。

對付罪惡

在丈夫病好出院回家當天,我跟他聊天,我說:「玉明啊,我有一件事與你商量,就是我們家裡以前接的公家電線路,現在馬上幫我換掉。你先跟上帝禱告,然後去做這活好嗎?」

因我們都屬國家工礦企業,很多工人利用公家的電線路,沾點小便宜。我們沒有信耶穌前也是這樣。信耶穌後,起初因為信心不堅,沒改變過來。丈夫的經歷讓我們相信上帝是輕慢不得的,聖經說:「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拉太書六7至8)因聖靈工作,我們便大膽面對自己的軟弱。丈夫二話沒說,馬上進入內屋,關上門,跪在上帝面前,求上帝保守他在換線路中的平安。禱告完,他跟我說,上帝喜悅我們所做的事。就這樣,我們照著上帝的話去行。

奉獻長子

長子已辦好移民手續就要離開我們,遠去地球的另一邊。我們不能再照顧他,因此特別希望上帝看顧、幫助他。當時他仍未信耶穌,我們就盡力給他傳福音。他不接受;我們迫切為他禱告,又受聖靈感動,願意奉獻長子歸主所用,求上帝揀選、看顧、幫助他。我們不時給他作一些見證,並送聖經給他,叫他沒事時看看。

可能因為看到爸爸身上的神蹟,他開始讀聖經了,願意與我們一起跪在上帝面前禱告,參加教會的聚會,過主內團契生活。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們高高興興送他去機場。在去上海的途中,我們千叮萬囑,告訴他到多倫多後一定要找教會。兒子也很聽話,一到多倫多就找到了多倫多國語華人基督教會,並熱心參加教會各種活動。

話雖如此,送兒子去加拿大也是我們當時的淘金夢。我們花費一生的積蓄,另外還向他爺爺借了一筆錢,總共人民幣十幾萬。我們想,他一走出國土,就會為我們掙一筆錢回來,解決一切債務。但是,「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十六9)上帝另有計劃。祂的意念非同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非同我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祂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參以賽亞書五十五8至9)兒子到加拿大後,與我們通話的內容不是我們所想要的,他一直在談他願意奉獻服事上帝的事。我們夫婦都沒同意,我們的想法是,把債還了再說。如此,這事一直拖到二○○二年。

二○○二年我們夫婦去多倫多看兒子,當我們一踏上加拿大的國土,參加教會的第一次聚會,所領受的主日信息就是希伯來書十一章8至10節:「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裡去。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帳棚,與那同蒙一個應許的以撒、雅各一樣。因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經營、所建造的。」上帝的工作是人不能阻攔的,當時聖靈就在我們心裡做工。聚會時,我的心被震動,好像兒子與亞伯拉罕的情況很像。他花了我們那麼多錢,到這遙遠的加拿大來,也不知道是來幹啥的(因為當時還不知他以後的日子是如何的安排,沒有目標)。聖靈讓我們明白,兒子是歸給上帝所用的器皿,與亞伯拉罕一樣,離開家鄉到異地來,等候那座有根有基的城。我跟丈夫說:「我們如果不同意,這事看起來是不行了,我們要做好奉獻兒子的準備。」

大概八月時,江榮義牧師把我們夫婦與兒子邀到教會,為兒子唸神學的事一起禱告、交心、決志。那時,我們三人一直流著眼淚;但不知是為了錢哭,還是流下感恩的眼淚。這麼好的事,我們當時就是轉不過彎來,而跟上帝展開了一場持久戰,整整有一年多。

但上帝是信實的,當你全心完全擺上的時候,祂所給你的是豐豐富富,比你所想的都容易。最後上帝通過教會的一位姊妹來幫助我們;因為她想請一位保姆幫她做月子,聖靈感動她來找我。我們想用多少年時間都掙不到的錢,上帝只用了幾個月就幫我們辦到。讓我想起了上帝的話:「我是耶和華,是凡有血氣者的上帝,豈有我難成的事麼?」(耶利米書卅二26至27)真的,在上帝手裡沒有難成的事。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90801
「原載《中信》月刊第568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