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新冠肺炎者的心聲:既然躲不了,那就跟它痛快地打一架

  • 2020/02/15 16:20
  • 講述:阿芬(化名)、撰寫:倪志平

阿芬告訴我她快要出院了,通過視頻看見她在病房裏燦爛的笑容時,我有一種恍惚感,她真的是一個病人嗎?雖然面容難掩病態的憔悴,但是眼神堅定,神采奕奕。從除夕發病至今19天了,她經歷了怎樣的病痛折磨?又是怎樣構建出這麽强大的內心世界的呢?阿芬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直接向我揭開了謎底,她說,既然躲不開,那就跟它痛痛快快打一架,說不定會贏!

剛開始我不相信自己被感染

我是一名基督徒。臘月29(1月23日)武漢封城的時候,我還覺得病毒離我們很遙遠,壓根兒沒想到病毒會這麽快蔓延到我們身邊來,更不會想到它已經悄悄侵入了我的身體。

除夕夜(1月24日),慢慢收拾完瑣碎的家務後非常疲憊,我洗完澡連頭髮都沒吹乾就睡了。第二天早上醒來渾身乏力,我以為又感冒了,以前出現這樣的症狀吃點感冒藥就會慢慢變好。可是這次有些不一樣,我渾身疼痛一點氣力都沒有,不想吃東西,不想喝水。

莫不是也染上病毒了?這個念頭在腦海裏倏然跳出的時候,我驚恐萬分:天啦!我又沒去武漢是怎麽沾惹上它的呢?不會,不會,這幾天我沒有到處跑,不會那麽巧的。現在本來也是容易感冒的季節,應該只是普通的感冒吧,千萬不要自己嚇自己。我不斷地這樣自我安慰,平息內心的慌亂。

在家躺了一天,丈夫急了要送我去醫院。我强作鎮靜地說,只是普通感冒,過兩天就會好的,你莫大驚小怪。

丈夫不放心,時不時過來摸摸我的額頭,見我沒有發燒便沒有堅持。後來,他見我不吃不喝又提了幾次去醫院,但我固執地認為自己只是普通的感冒不發燒不用去。

一直堅持了四天,到了1月28日晚上,丈夫不再聽我虛弱的辯解把我送到了醫院。

在發熱門診掛了號,醫生給我做了核酸和CT 檢查。當天晚上CT 結果就出來了,是雙肺多發性感染。手裏捏著CT檢查報告的時候還有一點僥倖心理,自己安慰自己沒事的只是肺部感染而已,核酸檢查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由於我是多發性的肺部感染,白血球值非常低,醫生怕發生併發症,當晚讓我轉進市二醫院。

我被上帝丟棄了嗎?

生平第一次坐上了120的救護車,分明嗅到了死亡的氣息正撲面而來,我感到心驚肉跳。穿著防護服的醫生把我推進了隔離病房,空氣裏到處彌漫著消毒水的味道,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清晰可聞。

此時此刻全世界的目光都在關注武漢,那裏的防護物資够不够用牽動著所有人的心,其實這時這裡的醫療物資也非常非常緊張。前面病人使用過的一次性被套沒有更換,醫生讓我就這樣躺下。平常有點潔癖的我簡直要崩潰了,看著周圍躺著這麽多的病人,無數的想法在心裏翻騰:上帝啊!祢是不是丟棄我了?祢是不是不管我了,為什麽祢要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個地方?痛苦的眼淚像决堤的洪水一樣直往下垮。

我正在絕望徹底掙扎的時候,牧師給我發來了信息。我很想找牧師確認一下神的心。我問了牧師一個問題:我不能理解爲什麽被感染的是我,而不是別人?老師我接受不了,難道是我的信仰出現問題,所以神給了這樣的疾病嗎?牧師說,當然不是,是神要讓妳看見祂的榮耀。牧師給我分享了一節神的話語,「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希伯來書5:8)阿芬姊妹,神是愛妳的,想讓妳通過苦難學會順從。我們現在有慣性思維所以一直是順從環境,順從眼前的世界生活。神通過這樣的苦難在我們心裏頭打造順從應許的心。我不希望妳單單感染了又痊癒了。我是希望妳雖感染了但學了信仰了,痊癒了。神是愛妳!

跟牧師確認了神的心之後,我開始有了分寸,慢慢平靜下來了。

後半夜,病毒開始在我身體裏發酵,血氧飽和度下降呼吸困難,如果一躺下胸口就劇烈的疼痛,醫生爲我插上了氧氣管,必須借助吸氧我才能入睡。我躺下來能清晰地聽見監護儀的報警聲、病人痛苦的呻吟聲和護士們急促的脚步聲,但我已經不害怕了。

阿芬:這是我人生當中吃過的最香的一碗麵。(圖/阿芬 提供)

是祂,帶我走出死蔭的幽谷

第二天高燒的症狀出現了,核酸檢測報告也正式確診我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感染者。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聽到醫生的宣布後,眼淚還是沒有忍住,一下子湧出了眼眶。

確診的消息好像也給了病毒一個信號,它更加瘋狂地在我的身體裏攻城掠地:體溫一直在39度左右,四肢關節鑽心的疼痛,渾身沒勁,頭耷拉在胸前抬不起來。儘管我還插著氧氣卻不能平躺,需要護士把床搖高一點才能正常呼吸。

從發作以來,這幾天一直沒有食慾,幾乎沒有嗅覺和味覺,看到食物就想吐。每天在退熱栓的作用下才能維持一陣子正常體溫,每次退了燒才發現自己的內衣早已全部濕透。

我的身體極度虛弱,彷彿能看見死亡在招手。我沒有力氣害怕了,有那麽幾個瞬間甚至希望早點得到解脫…,實在是太難受了,真的生不如死的感覺。

牧師給我建立的信心漸漸被身體的疼痛和負面情緒吞噬了。

我情不自禁地回憶起自己短暫的前半生,如果我真的突然離開這個美麗的世界,我活潑可愛的女兒該怎麽辦?我的丈夫和父母該有多難受?此刻突然發現往常的平凡生活是那麽珍貴和美好……

我一度沉浸在身體的疼痛裏忘記了神,忘記了祂的話語,也忘記了神僕人的勸勉。但是神却沒有遺棄我,牧師和師母一直給我發聖經的話語,並打電話來安慰我。師母叮囑說,妳是健康的,完全的。既然躲不掉病毒,就跟它痛痛快快打一架。妳別被它欺騙了,病毒讓妳不想吃,妳偏要吃,病毒讓妳不想喝,妳偏要喝。堅持三天,胃口恢復了妳就戰勝它了。

久旱逢甘霖,神的話語一下子澆進了我乾渴的心靈。我開始强迫自己吃飯喝水。最初很難,飯遞到嘴邊胃就開始翻騰,不行,我不能被病毒欺騙,一定要吃下去,吐了我再吃!照顧我們的護士和鄰床的病友都感到震驚,我告訴她們,雖然看不見,我也要打敗這個病毒。

堅持了兩天,我突然感覺身體發生了變化,我居然有了吃東西的欲望!臨睡前,我偷偷禱告,神啊!求祢賜給我一碗麵條吧!

第二天一大早,護士真的端給我一大碗麵條,太感謝了,這應該是我人生當中吃過的最香的一碗面了,我把它吃得乾乾淨淨,還像個孩子一樣用手機拍了照片發給老師和師母看。

一旦食慾恢復了,體力也開始恢復。到了第六天,護士對我說,如果妳的身體沒有覺得哪兒不舒服,我們就停藥,讓妳自身的免疫力來殺死病毒,有沒有問題?我堅定地點頭說好。這位從山東趕來支援我們的護士對我竪起了大拇指。非常感謝這位熱情的大姐,一直把我當家人對待。

感謝神,從這天開始,不用退燒栓我也不發燒了。我真的熬過了最難的時刻!

我眼含熱淚地感謝,是祂帶我走出死蔭的幽谷

我用自己的經歷,激勵同室病友戰勝病魔

大概是第七天的時候,我被轉到了另外一間醫院。剛進病房的時候,我左床的病友一臉慍色很不高興的樣子。右側的病友在她去上厠所的時候悄悄告訴我,莫惹她,這個人好像很有背景,是通過安排住進來的。我笑了笑,沒當一回事。

很快我就領教了「左床」的厲害,哪個病友咳嗽一聲,她就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駡,咳什麽咳?我是快好的人,如果又被妳咳壞了妳負得起責嗎?

病房裏竟然沒有一個人敢跟她爭辯。誰要是接個電話她都會惡狠狠地瞪著別人,病房裏很壓抑沉悶。我心想要是明天我參加微信群的聚會,她不會也要發飈跟我打架吧?初來乍到,我有點怯她的火,就暗暗禱告,神啊!讓我脫離這樣的「惡」鄰吧!

沒想到當天晚上就跟她發生了碰撞。護士給我插氧氣管,插了幾次沒插好,有一次不小心把我的氧氣管碰到了她的氧氣管,她立刻從床上彈起來駡護士,護士給她道了半天的歉才肯罷休。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她把火力轉到我身上來了,她警告我說,不准妳晚上咳嗽,聽見了嗎?

我忍不住了,坐起來笑眯眯地看著她說,大姐,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妳沒有驕傲的資本。對不起,今天晚上我不僅要咳嗽,還要打鼾呢!

沒想到我的氣勢把她震懾住了,她居然沒有吭聲,悄悄躺下了。通過這一次的爭戰,左床的病人再也沒有欺負別的病人了,而其她的病友開始跟我靠近,有的甚至對我敞開了心門。又過了四天時間,被我們冷落了幾天的「左床」也開始主動跟我說話了,慢慢的,我們都成了朋友。

這一段時間微信群裏每天都有聚會,我也會在裏面作見證,全病房的人都開始聽,我用自己的經歷激勵大家,要用信心戰勝疾病。

現在我的「左床」和「右床」都已經相繼出院,她們走的時候都加了我的微信,我們相約等疫情結束以後一起到遺愛湖賞花。

我相信,遺愛湖的春天肯定比往年更美!

肆虐在地上的病毒不可怕

肆虐在心裏的病毒才可怕

心的力量可以戰勝病魔!

基督教今日報

(風舟微紀錄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