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秀瓊

星光燦爛

這一生,上帝賜我兩個舞台。

第一個星光燦爛,賺得很多錢,獲歌迷愛戴,有很多光輝歲月。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大明星,只因別人欣賞我唱歌,就高興地唱。別人說我紅,唱得很好,我也覺得自己唱得叫人舒服。

然而這舞台帶給我很多掙扎,我失去了求學機會,婚姻失敗,廿多歲就離婚,歷盡滄桑。錢雖然賺得多,因家庭負擔沉重,到最後還是兩手空空。一九七一年我在香港患重病,腦部生瘤,動手術用了大筆錢。兄弟姊妹來港,機票、生活費均由我負責。回到星加坡,母親重病,又用去不少錢。奔波登台賺錢,無論賺多少,仍是轉眼成空,一如大衛王一樣,在世時家財萬貫,去世時兩手空空。空手來,空手去。

踏上歌壇

我祖籍廣東順德,在澳門出生,從小母親管教很嚴。四歲時,她帶我到吉隆坡找父親,之後留下來讀書。我的性格內向孤僻,喜歡獨自躲在一角唱兒歌自娛。學校有遊藝會,我第一個上台表演,也許早就有唱歌的天份和興趣吧。

八歲那年,母親鼓勵我參加兒童歌唱比賽,上台就唱,毫不怯場,結果得獎。記得小時,爸爸帶我去看周璇主演的「花外流鶯」,看後就能哼出其中歌曲,爸爸感到很奇怪。後來大姐常帶我去看歌唱電影。

十二歲,我開始登台唱歌賺錢,日間上學,晚上唱歌,一個月可賺四十元幫補家計,很是高興。當時的歌台設於公園,環境單純。年紀小小的我,站在木箱上唱歌。因家境清貧,人口眾多,上有兩兄兩姊,下有兩妹一弟,連同爸媽,一家九口,開支不少。十五歲灌錄唱片,十七歲簽了當年著名的百代唱片公司(EMI前身)

由於我一面上學,一面唱歌賺錢,學校下令停學,為此掙扎好一陣子,最後還是決定退學,爸爸為我另找私校就讀。十五歲那年,媽媽帶著三個弟妹陪我到星加坡,因是大埠,歌台較多,賺錢是吉隆坡幾倍,可把錢寄給兄姊作生活費。

倦鳥歸巢

在香港獻藝十年,有人說我是星加坡人,應回去傳授歌藝;於是倦鳥歸巢,回去擔任電視台歌唱導師和節目編排一職,首次做幕後工作。四十多位學生的水準很叫我失望,既不懂看譜,更遑論發聲了。我對老闆說:「怎麼要我訓練這些人?我真想死去!」老闆說:「若情況不是這樣,也不用請你回來。」惟有硬著頭皮訓練他們。我性格剛強,堅持原則,要求嚴格,年紀比我大的學生間在背後閒言閒語,我全不理會,定要依自己方式訓練;未達基本要求的,不許上台。那段日子,脾氣很壞,學生一有不對,就攆他走,老闆把全權交我,每月要個別評估,如不嚴格,怎樣辦事?這給自己壓力很大,有一段時間要入醫院休息。

入院後,一位基督徒問我患了甚麼病,我說:「工作壓力太大,疲勞過度,甚麼問題都出來了,所以入院休息。」她問我是否需要牧師來為我祈禱。我當時不知道甚麼是祈禱,只隨口應好。那晚,她真的帶牧師來為我祈禱。見了牧師,隨即跪下。牧師說:「不用跪下,躺在床上吧。」但總覺得跪下禱告才夠尊重。禱告後,牧師說:「潘小姐,主耶穌真的很愛你。」我聽了沒放在心上,自顧躺下。

兩天後,朋友告訴我,有個大型佈道團從美國到星加坡來。出院後第一天,她扶著我去,姨甥女也去了。抵達會場,只見會眾跪下唱詩,於是我也跪下,看看左右,也跟著唱起來。那些詩歌叫我好舒服,邊唱邊流淚--後來才曉得這是聖靈的感動。我一直流淚,整個人很平靜。那天,我很單純的信了主。

保存性命

人是上帝造的,一切都在祂計劃裡,甚麼都有定時。之前我不認識上帝,但祂早已看顧我。回想在香港時,曾因腦瘤施大手術。開腦前,要剃掉頭髮,打兩支很大的麻醉針,剖開腦袋,取出骨頭,然後割除腫瘤,再將頭縫合,紗布包至額角,臉也腫了。某著名藝員來探我,禁不住驚嘆我的臉一如爛茄子。我聽了,沒有灰心傷痛,生命力很強,卻不曉得問題那麼大。之後兩個星期,雙眼瞎了,看不見,醫生甚是焦急。當時還未信主,但心中平靜,沒半點疑慮。只想大概還未痊癒吧。主診醫生多次請眼科醫生檢查,都說沒毛病。一天傭人杏姐如常來服侍我,我說:「杏姐,今天你穿白衫黑褲很漂亮。」她高興極了,因為我能看見了。

據醫生研究結果,腫瘤很大,壓迫視覺神經,所以看不見。兩星期後,神經線恢復正常,重見光明。醫生對我說:「潘小姐,手術前,我不想跟你說甚麼;現在手術成功,才敢告訴你,這手術成功率僅百分之五十,生命可能就此完結。」聽後我只說:「是嗎?」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主耶穌早已認識我,祂保住我的命,使我今日能為祂做見證,叫更多人因認識祂而獲得救恩。現在即使上帝要我去天涯海角,我也願意。

住院時,早上起床,四處走動,看見屋頂的電視天線仿似一個個十字架,心想:為何這麼多十字架?那一刻,我知道自己需要甚麼。我信主只基於一個單純的心--信耶穌是很好的事,讓我得福。主實在愛我,叫我思想不太複雜,只說一句「願意」,就得著珍貴的禮物--主的愛和救恩,還有豐盛的生命。

第二個舞台

第二個舞台,是上帝賜我新生命,讓我見證祂。現在我活得豐盛充實,心中喜樂平安。兄弟姊妹都已長大,各自成家,獨立生活,有些已過世,父母亦離世,對家庭的責任已完。雖然失去很多親人、名利和物質,但感到很滿足,很平安。人生仿如登上列車,兜兜轉轉,到終點,就得下車。有一天,我也要下車;但信主的人,到終點會再相見。因此對人生的得失看得很淡,只求善用餘生事奉主。

在第二個舞台上,我不只唱歌,我的歌有了最豐富的內容。世上很多人渴望愛,卻以為世上沒有愛;但上帝愛我們。我願意登高一呼,將這好消息告訴大家。

我常覺得,希望是由溝通產生;大家交流,互相溝通資訊,便能彼此了解,達到相愛相助,一同解決難題,實現美好的夢想。受洗後不久,我在上帝的帶領下,開始和別人交流,講說上帝的愛和救恩。十四年來,上帝透過不同方法教導我,讓我學會很多詩歌,用詩歌讚美敬拜祂。

記得第一次獻唱,只學了兩首,便去印尼傳福音,牧師呼召時再請我唱一首,台下不少人流淚。我自己也為上帝使用我而感動。

這十多年來,上帝帶領我去很多地方服侍。祂的供應又是那麼奇妙,這次來美加前,上帝讓我先到香港參加三場演唱會,賺點錢再飛美加傳福音,紐約五場、溫哥華三場、西雅圖三場,再到台灣去年地震災區佈道,之後返星加坡停留一天,又到吉隆坡有兩場演唱會。上帝對我真好。

一向不喜歡把行程排得緊密,怕身心疲乏;但奇怪每當站上台,就倦意全消,很自然的傳福音,唱詩歌,別人看不見我有倦容。這是上帝的工作,是榮耀祂的事,我樂意做,遂變得精力充沛。但每當唱完有收入的演唱會,反覺身心疲累,有時還慨嘆觀眾掌聲不多。服侍主,我不需掌聲,只要會眾靜心聆聽。看見他們全神貫注點頭,心中平安舒服!每次上台,聽從上帝帶領,將生命的經歷與人分享,會眾想知道的,我都願意說。就是只有幾十人的家庭聚會,我也樂意分享。

現在,我間中登台,也教學生,大部份時間為上帝工作。上帝接納我的歌聲,讓我傳福音,作見證,探訪和輔導有需要的人。我知道上帝要用我,我願意誠摯地付出自己。上帝感動我將祂的恩典說出來,無論過去我有甚麼不是,上帝都赦免。今天我是新造的人,要聽從上帝的吩咐,做祂喜悅的事。我曾禱告說:「主呀,我願意服侍人,不想別人服侍我。你甚麼時候帶我走,我都順服。與你在一起,實在好得無比。」

救恩臨到我親人

不少時候為了去作見證獻唱,推掉一些登台賺錢的機會。妹妹和妹夫曾說我「走火入魔」,他們以為賺到錢才是本事,卻不明白人的才華與機會都來自上帝;上帝若不賜予,我們什麼都沒有。我不理會他們怎樣說,不跟他們爭論,繼續傳福音,去教會。他們冷眼旁觀,卻看見我活得喜樂舒適。二000年初,妹夫突然說要來我們教會,有時妹妹也一起來。一天,牧師宣佈將有浸禮舉行,妹夫立即填申請表,姨甥女和我見了都會心微笑。上了六星期受洗班,浸禮那天,請了不少朋友來,與他拍照留念。兩三個星期後,更上台作見證。感謝主,藉著我把救恩帶給我的親人。

新生命

信主前,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加上醫院的藥味難受,更害怕看見病人的病容,不喜歡去醫院。信主後,連感覺也變了,了解別人何嘗想躺臥在病床上?自己身體好,就應去探望、安慰他們,於是樂意為病人按摩,給他們唱歌。感謝上帝賜我能力、智慧安慰他們。

我們常去醫院探望病人,認識一個三十多歲患癌病的婦人。她生第一個孩子時,便已因病割去一隻手;生第二個孩子後,又要開刀;生第三個孩子後,也要留院治療。一天,她向我招手說:「潘姐,常看見你對別人唱歌,為甚麼不對我唱歌呢?」我忙說:「對不起,我疏忽了你。你怎麼樣呢?」她說:「我很喜歡聽你唱歌,可以唱給我聽嗎?」我說:「怎麼不可以?你喜歡聽甚麼歌?」她說:「我喜歡聽你的歌聲,唱甚麼都可以。」於是我給她唱聖詩,她很開心。從那天起,我向她傳福音。

我奇怪沒人來探她,她說:「我們家很窮,丈夫是大貨車司機,工作很忙,無法抽空來看我;三個孩子年幼,我病得這個樣子,不想孩子們看見。我這病,可以醫就醫吧。」後來她住進深切病房,我們每天去探她。一天她說:「我很想信耶穌,很想受洗。」真叫我們感動流淚,立刻致電牧師,請她的家人來。可是牧師來了,家人未到,牧師按著她的額祈禱,我握著她的手唱歌,她微笑著淌下淚,沒絲毫痛楚。家人始終未到,她請牧師為她洗禮。

第二天,她傷口潰爛不堪,我們要戴著口罩去探她。她說:「我信了主,很好呢,我被安排住另一間醫院,讓我住私人房間。」第三天,病床空了,原來前一晚她被主接去。對面床那位印度人說:「其實,她早知道自己要返天家了。」喪禮在她家中舉行,她丈夫在電話裡拒絕我們參加。我說:「我們是你太太的朋友,請不要阻止我們。」說罷驅車前往。後來才知道他沒依太太遺言,用基督教儀式舉殯。無論在世有多苦,但深信她現在主裡得享安息。

有一次,一位年輕姊妹,帶著母親來聽我講見證,聚會前對我說:「潘姐姐,我是基督徒,但媽媽不是。她知道你今天來這教會分享,就跟著我來。聚會完畢,請跟她談談吧。」我答應她。會後,便上前說:「伯母,您好!今天是第一次來教會嗎?」她說:「是的。」我問:「您來教會做甚麼呢?」「來聽您唱歌。」我說:「其實您來教會,是主耶穌藉您女兒,引領您來。為甚麼女兒相信,您仍不信?」她說:「您有所不知,我心中仍有些事未能解決。」我說:「上帝會聽您傾訴,為甚麼不向祂說?我們有一天都會離世,若心中的結始終未解開,去得安心嗎?」她幽幽地說:「喲,是呀。」我說:「您相信祂,將心事告訴祂吧。您那麼愛女兒,但這些心事也不能對她說,怕她不喜歡。為甚麼不向主耶穌說呢?您對祂說,祂不會告訴別人,會憐憫您,引領您怎樣做,怎樣解決。事情解決了,您會很輕鬆呢……。」還未說完,其他人又要跟我談話,我對她說:「請等一會,稍後再跟您談。」回來卻找不著她。傳道人駕車送我回去,途中電話響了,他聽後說:「感謝主耶穌,那位太太信了主!」

其實,我們有心事,很難不形於色;若肯向主禱告交託,就會輕省喜樂,因有祂為我們承擔一切。上帝憐憫我們,讓我們在世時有喜樂,離世時有平安。要是有心事,一直不能說出來,何其痛苦!我們應完全信靠主耶穌,堅強起來,不要只寄望於人。

快樂逍遙

現在我單身一人,上帝讓我全不感到孤單。以前求問上帝:「我下半生需要個伴,還是單身就可以快樂生活?如果你認為我需要一個伴,請為我預備吧。」求了好一段日子,上帝始終沒為我預備,我深信有祂的心意。我對主說:「主呀,你若認為我不必有個伴,求你讓我生活在你的愛裡,喜樂渡日。」這些年來,上帝給我自由的時間,健康的身體,無憂慮,無牽掛,讓我去過幾十個地方,有機會做自己喜歡做的工作,環繞著七個音符事奉祂。上帝賜給我的,真是金錢買不到。獨個兒能這樣喜樂滿足,是上帝的恩典!以前,我要擔起整個家,疲累半輩子;現在,主耶穌讓我得以安歇,逍遙自在,實在太好了!

(余黃國凱採訪、整理)

本文鏈結: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10204

原載《中信》月刊第46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