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亮教授

吃饭,是每天要面对的民生问题,台湾人也不例外,早期便有谚语「吃饭皇帝大」。

我在当兵时,军营里有几百个士兵,平常有的擦枪、有的拔草、有的踢正步、有的喊口号等等,吵得不可开交,忽闻士官长开饭的小号,瞬间大家中止一切动作,完全不用人教,或冲,或跑,或大步向餐厅挺进。印证「民以食为天,吃饭皇帝大」。

台湾人吃饭的姿势更是随意,有的脚歪一边,有的抖脚,有的一脚翘在椅子上,有的两脚蹲在木椅上。吃剩的,有的放一边,有的放碗里,有的吐到桌下。或狼吞虎咽,吃相不佳也没人管,吃饭皇帝大。

我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听「园艺学」的课。老师是国际著名的植物生理学家,在他的课堂,每一种植物仿佛都是化学工厂,能够合成许多的化学物质,有些不是现有的科学技术所能合成,有些还是人类目前所不知道的成份。而植物只用最基本的阳光、空气中稀少的二氧化碳,土壤中的水份与简单的营养份,就能合成成千上万种的化学物质,许多化学物质不仅对植物有用,对人也很有用。

植物所含的化学物质,是上帝给人最大的药库,可惜我们目前的了解太有限,不然许多疾病都可以治疗。

植物的根部需要氧气,进行「呼吸作用」,才能将土壤溶液中的营养份吸收进来;不过淹水时,土壤水份过多,植物无法自土壤中吸收到氧气,就无法吸收到营养份,因此缺乏营养、迅速死亡;但是有一些植物,淹水的时候不会受影响。这位老师提到,某些植物根部有个特别的机制,能将部分的糖类转化成「乙烯」。

乙烯是气体,是结构简单的化学物质,能奇妙的使植物根部导管的断面积增大,让空气中的氧气能够经由茎部顶端送到根部,使根部持续保持在有氧的状态。乙烯的产生,是植物给自己的一个讯号,好像是植物的有氧运动,以增加呼吸量。

我当时就想到水稻,原来水稻有乙烯的作用,才能在水中成长,而水稻是我们的主食;更想到上帝将生命的「气息」赐给万物,过去我总想到人类与动物,没有想到原来植物也用「气息」来调节生长。那躺在化学课本、不顶起眼的物质,在植物的世界里,竟然有如此的功能。从此我对于泡在水里,又能生长良好的植物,总会多看一眼,知道是有乙烯在效力。

后来,我被政府邀请,检查生长在严重污染地区稻米的品质,以防潜在毒害的稻米流入市场。我担任这项把关的工作愈久,愈发现乙烯的作用,能够强而有力的把氧气输送到根部,水稻根部氧气的甚至多到能扩散到根系周遭的土壤,使许多有毒物质被氧化而沉淀,或滞留在水稻的根部周围。

多年的检测经验,我才确定严重污染的土地,95%以上的有毒物质都留在水稻根部与周边的土壤,只有少量能进入植株;水稻的茎、叶、穗壳又阻隔了一部份的有毒物质;末了,进入人类食用「米粒」的,经常低于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的比例。

我那时才体会,上帝所说:「看哪,我将遍地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全赐给你们作食物。」(创世记一:29)是何等大的保守,原来种子不只具有丰富的营养份,而且是植物「最干净的部位」,污染最少,吃来最安心。

人类的主要粮食如小麦、大麦、燕麦、马铃薯、玉米、木薯等,都是长在旱地,若泡水数日,作物的根部都会腐烂,若不迅速将水排走,作物便会很快死亡;但是水稻终日泡在水中,不仅生长良好,还能结出大量的稻米。长期以来,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区如中国、日本、韩国、越南、泰国、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印尼等国家,都是以稻米为主食,稻米也是单位土地面积生产量最高的作物,迄今世界上有超过55%的人口是以米饭为主食。有趣的是,有一些人没吃米饭,就认为「没吃饱」。

水稻是多年生的植物,河滨的野稻可以存活20年以上。水稻最高生产期是在第一次的结穗期,第二次的结穗会只有第一次结穗的20%,以后更逐年遽减。因此几千年来,农民只让水稻生产一次,收获后就翻田再插新的秧苗,前者称为「一期作」或「春作」,后者称为「二期作」或「秋作」。

米也不能储放太久,当期采收的稻米到下一期便会发霉,早期的台湾人知道好米保存不易,因此要人不要太挑剔,就像台湾谚语:「歪嘴鸡,又想要吃好米。」有可吃的,就要感恩。

水稻需要持续照顾,才能丰收,种水稻是劳力密集的工作,要整地、育苗、插秧,又要不断除草、施肥、除虫、灌溉等,因此自古以来农民很辛苦,完全符合上帝对亚当所说的:「你必汗流满面,才得餬口。」(创世记三:19)。

在阳光下种水稻,会汗流满面,而且劳力后的饥饿,使人又吃更多的饭,一年下来最后剩下的米粒总是不多,此外又要保留一些作为下一年期的种子,不能吃掉,否则下一次就无种可撒。台湾俗语「一人吃一半,感情卡未散」,表示总为对方多考虑一些,不要占尽便宜,才能保持好关系。

近代世界上多采用科技来种稻,水稻的年产量约有6亿吨,但是大都吃掉了,很少国家能外销水稻,只有少于5%的稻米能外销,大多数的国家仍在勉强餬口的阶段,这也是人类未来要面对的粮荒危机。

不过,在环球粮荒的警讯中,台湾尚未有稻米不够吃的危机。在1945年,台湾有350,438公顷水稻田,那是台湾水稻田面积的巅峰期,而后逐年减少;到了1986年,有239,707公顷;到2000年,只有175,138公顷种水稻,约有50%的水稻田处于休耕或转作,水稻的产量约154万公吨。

少了这么多耕作面积,稻米应该不够吃吧?这期间台湾人所吃的米饭量竟也减少60%,有些人饭量减少,有些人改吃面包、面条、薯条(特别是孩子),有些人多吃菜少吃米饭,以致于台湾还有一点点米可供外销。以前台湾谚语:「菱角嘴,没吃大心气」,表示嘴角翘翘像菱角的人,吃太少就会叹气,很不知满足。现在台湾的街头巷尾,看不到嘴巴像菱角的人,证明大家都吃得很饱足。

台湾米这么够吃,应该不用汗流满面才得餬口了吧?不!只是换了地方而已,有人改到健身房去汗流满面,有人改到运动场去挥汗如雨。台湾80%的农夫已改为部份时间种田,部份时间作别的,应该轻松点吧?有的仍在工厂上班,还作到更晚才下班;连不上班的,也要忙着带孙子。上帝要人「汗流满面」是一种保守,以免人们饱暖思淫欲,或是如台湾谚语所说:「吃饱困,困饱吃」,这是心脏病、高血压的温床。

虽有劳力加上新科技,水稻生产量最关键的因素,仍在水稻内部的生命力。根部的乙烯,在土地淹水的时候,仍为水稻的内部开拓一条大道,让氧气不断输送过去,那是上帝起初所给的祝福。上帝曾经引领摩西带着以色列人,开一条道路,走过红海,这是神蹟;上帝每天让几亿棵的水稻,在淹水的日子,仍有传送氧气的道路,也是神蹟。

扩张生命的导管
当我走过校园的音乐教室,
听到学生吹着笛,
传来悦耳优美的曲调,
不禁高兴起来。
想到水稻根部的导管,
也像根笛子
被乙烯气体通过,
就愈吹愈大,成为愈易透气的笛子。
虽然吹出的曲子
无言无曲,也无声音可听,
却使每天上亿的人口,
因有吃饭,且能生长。

当我们觉得蛋炒饭、卤肉饭或鸡肉饭等可口美味,不要忘了,除了厨师会炒、会煮、会炖之外,背后是乙烯的作用,人类才能有米粒的收成。吃饭皇帝大,却是上帝多少的恩典在一粒、一粒的米粒里,为乙烯来谢饭。让我们这些比皇帝大的人,低头感谢上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