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子

驚蟄剛過,萬物復甦,天氣時晴時陰,乍暖還寒,春天就以這樣多變的面貌展現出來了!看著一批批上山踏青郊遊的孩子們,彷彿天地都變得活潑輕躍起來了,哦!春天春天!

而你——卻說寂寞,卻說孤單,卻說生命空虛,生活乏味,你說你簡直快發霉了!在這樣一個春天?

你知道嗎?今年春天,我左邊的關節一直痛楚不堪,「動輒得咎」,我那裡都不敢去,活動的範圍就只剩下這六尺長三尺寬的一張床舖了。然而,在我心底,仍然是快樂的。清晨看山,仍覺嫵媚,夜晚聽溪,仍覺宛轉,生命於我,在痛苦中,反而更見真實美好!

而你,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可以觀賞綠野平疇;有一雙靈敏的耳朵,可以聆聽鳥唱蟲鳴;有兩條健康的腿,可以爬山涉水,四處遨遊,還有一顆剔透的心靈,可以愛,可以被愛,而你,而你——竟然一點也感受不到麼?

有一次,吳元晃伯伯來看我,半開玩笑的問我:「妳每天足不出戶,生活的天地這樣小,真好像井底的青蛙一樣,只看得見手掌大的一片天,妳怎麼還快樂的起來?」當時我的妹妹也在身邊,竟搶著說:「因為,上帝就在這一片天裡!」多麼完全的回答,簡直不需多加一個解釋。

據說,保羅被關在羅馬時,所住的囚室是一間地牢,必須用繩子縋下去。抬頭仰望,他也只看見手掌大的一片天;他就在那裡著作、講道、傳福音,他的信心直到今天仍然激勵著我們!

我不敢,也不配和保羅相比,只是相隔多年,我們看到的卻是同一片天。

錄自《凱歌集》杏林子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