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靈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 (約翰福音14:27)

2017年是我比較艱難的一年,以致我大部分時間沒能去教會,因為那年年初我被確診為患癌症,之後又經歷了手術、化療和術後傷口不癒合等波折,短短幾個月讓我經歷了一個非常漫長和艱難的旅程。雖然每個人對癌症都不會感到稀奇,身邊人中就可能有人患有癌症,但當事情臨到自己身上時,感受就完全不一樣了。當我最初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眼前的一切彷彿都消失了,只剩下黑暗,而人在黑暗中的感受就是害怕、擔憂和萬般的無助…..。當時我很難相信自己得了癌症,雖然我不是很年輕,但把我的年齡與癌症連在一起還是覺得太早了。為此我曾經找過醫生詢,問檢查報告是否搞錯了,是否把別人的檢查結果錯安到了我的頭上,我還問醫生是否可以再找一個醫生看我的病理切片,就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繼而我又轉向神,我問神說:我每天都在禱告,沒有祈求名利和榮華富貴,但無論我求什麼總忘不了祈求健康,;我是否哪裡得罪了神,犯了大罪? 否則神為什麼給我降下一個如此大的災難?

還沒有等我心情完全平靜下來時,治療就馬上開始了。當時我身邊只有一個16歲的女兒,16歲女孩的年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說她小,每天她都在鬧著獨立;如果說她大,她還不具備一個成年人的抯當。她對我的治療完全不懂,當我告訴她我要化療時,她還問我什麼是化療?加上平時我對女兒照顧得比較多,造成她根本還沒有具備能力來獨立安排和承擔所有的家務……。
我的治療需要手術加化療,而最讓我感到恐懼的就是化療,因為手術無論遭多大的罪,術後會慢慢地恢復,而化療不同,當身體剛剛恢復後,下一次治療就會馬上開始,如此要反反复复很多次,並且化療的副作用有可能無法逆轉。記得我第一次見專科醫生時,醫院給了我許多關於化療的資料,其中最重要的一份是介紹化療所用的藥物,內容包括它們的副作用,以及發生什麼情況時需要去醫院。這短短幾頁紙我讀了好幾天,因為心裡害怕,通常讀一點兒就不敢再往下讀,不知道藥物注射到我的身體裡,我會變成什麼樣?這一切就像一首歌裡唱的那樣:“我不知明天將如何?” 在化療前我為自己和女兒找了好幾個緊急聯繫人,確定在緊急情況下誰可以送我去急診室,誰可以幫助照顧女兒,很詳細的列出他們的聯繫方式。可因為心裡太害怕,滿腦子裡想的完全是化療,卻忘記了化療時還有一個很基本,但也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吃飯。所以當我做第一次化療時,身上掛著點滴瓶,我還在做飯,感到身體難以支撐,而這樣的治療一共還要繼續十幾次,讓我一眼望不到哪裡是盡頭。

化療讓我從一個能照顧別人的人變成一個無法照顧自己的人,巨大的落差對我心理的打擊也很大。在陪伴女兒成長的過程中,我很少在女兒面前落淚,因為在我的心裡眼淚代表著軟弱,但這次我被化療完全擊敗了,我流著淚對女兒說我想放棄治療。就在我身心都很軟弱的時候,教會的段曉芬阿姨、曹陽姊妹和岳師母開始為我送飯。其實姊妹們平日里本來就很辛苦,都有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家庭要照顧,但她們克服了生活中的各種困難默默地幫助我。岳師母下了夜班還要為我做飯;段阿姨已經70多歲了,身體也不好,但無論天氣如何,她都坐著公共汽車給我送飯;還有曹陽姊妹,雖然我們以前交往的並不多,可在我身陷困境的時候,她馬上向我伸出了援手。我心裡非常感動,知道她們送來的不僅僅是一碗飯、一碗湯,而是送來了溫暖、愛和支持,而這一切都源自於我們在天上的父。

在那段艱難的日子裡,我所依靠的就是禱告,因為沒有人能解決我身體的不適,連醫生也不能,我更不可能讓別人代替我治療。在我想放棄治療時,我用微信和電話請教會的姊妹為我禱告,請岳傳道和禱告會的弟兄姊妹們為我禱告。神是聆聽禱告的神,在我做完第三次治療後,神為我打開了一扇門。醫生告訴我說,剛在美國開完一個國際會議,會議是專門討論癌症治療的,醫生據此又重新研究了我的病歷,決定我的療程可以減半。這樣一來我不僅可以少受一些痛苦,而且我整個的治療會在夏天完成,因為有一個藥物的副作用是使我對冷很敏感,如果治療在夏天完成,就會容易一些。最後我的全部治療進行得很順利,雖然在治療前我準備了好幾個緊急聯繫人,但一個也沒用上,我沒有去過一次急診室,整個療程沒有發生任何間斷、延誤或藥物被減劑量的情況。

這次災難不僅讓我認識到禱告的重要,而且更讓我認識到平時的行為要與禱告相符。生活中我們每天都會向神求這、求那,可常常會忘記自己也要努力,也就是自己的行為要與禱告中所祈求的相稱。如一個人禱告中祈求考試得到好成績,可平時卻還每天用許多時間打遊戲;祈求平安的駕駛,可還邊開車邊偷看手機;祈求健康,可還保持著吸煙、飲酒、熬夜等不良生活習慣。這樣的行為顯然與禱告不相稱。其實一個人好的健康不僅需要吃好,睡好、運動好,還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緒,而這點往往被人們忽視。任何不良的情緒如憤怒、悲傷、抑鬱、恐懼等,不僅會影響自己的健康,而且還會傳遞給你周圍的人,從而影響到他人的健康 。
神早已告訴了我們:“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 17:22)。可我們每天都有從各方面來的壓力,會遇到各樣的挫折,又談何喜樂?其實要想做到喜樂也不難,就是要有一顆感恩的心,同一件事,感恩的多,抱怨的就會少,抱怨的越少,喜樂就會越多。有人可能會問我:你得了癌症已經很倒霉,術後傷口又不癒合,是倒霉加上倒霉,還有什麼感恩的呢?可這一路走來我確實有太多要感恩的。因為傷口不癒合,原定出院後七週的複查,我不得不在一周後就去見了醫生,可就是那次的見面,讓我發現了病理報告中存在的問題,所以我被及時地轉到化療醫生那裡,在等待見化療醫生和準備化療的過程中,我的傷口也在逐漸癒合。

我還要感謝許多人:感謝岳傳道和禱告會的弟兄姊妹們的恆切的禱告,包括那些我不知道姓名,但仍然在背後一直默默地為我禱告的弟兄姊妹們;感謝我的朋友、同事們給我的關懷,和醫護、社工人員的幫助;感謝慈善機構幫我支付醫療保險以外的醫藥費;感謝義工司機們每次接送我去醫院治療;感謝微信群裡的病友們大家相互的鼓勵和扶持。我更要感謝神在我大病一場後仍使我有工作的能力,並且在我治療和康復的一年多時間裡,一直為我保留著職位;我從去年6月起重新工作,至今還沒請過一天病假,化療的副作用也已全部消失。我還要感謝神在我生病期間對我女兒的守護。我曾經對神說:我病得真不是時候,當時女兒是11年級末、12年級初的時候,學習忙,成績對升學很重要,可我卻不但無力幫助她,而且還可能因我的生病對她的心理和精神上造成影響,影響她的學習。但神一直眷顧著她,在2018年2月農曆除夕的那一天,女兒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這是神送給我們的最好的新年禮物;感謝神讓我繼續留在女兒的身邊,陪伴她長大成人。

談了很多的感恩,面對神賜給我們的一切,只有感恩是不夠的,還要好好珍惜。人們的目光常常注意到自己沒有的,而忘記自己所擁有的那些事物的美好和寶貴,其實在每個人身上都可以找到讓別人羨慕的東西,你的不以為然會是很多人的夢寐以求。可能有人會說:好的東西有人羨慕,不好的東西還會有嗎?比如你得了癌症,會有人羨慕你嗎?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為雖然我得了癌症,但我的病還能被診斷,可以手術,也有藥物治療,而世界上還有許多病無法診斷,有的雖然被診斷,但是卻沒有方法治療。我有一個病友,癌症確診後已無法手術,後來連治療的藥物也沒有了,而她只比我大兩歲。所以弟兄姊妹們要好好的珍惜你所擁有的一切,好好的去愛你所愛的人和愛你的人。

走過了這個死陰的幽谷,神讓我學會瞭如何面對苦難,在苦難中更要信靠神,不要忘記神給我們的承諾。神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27 )。 “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的住”(哥林多前書10:13)。有人說我能挺過化療很了不起,其實不然,我從得知診斷後的無法接受和不敢面對,到後來想放棄治療,都有軟弱的表現。我只想通過我的以上經歷、體會和感受,將那份源自於神的愛分享和傳遞給大家,也許能給那些身處逆境中的弟兄姊妹們帶去一點啟發、鼓勵或是安慰。苦難和挫折是人生命成長的必經之路,苦難之中得到的安慰、勸勉、信心、改變和盼望會化作苦難後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