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 / 林葶熙/基督教今日报

多年前,爱滋病夺走了身为牧师的丈夫,留下妻子与2个孩子。妻子本不再对婚姻抱有期待,每年更定期检测是否罹患爱滋病。一次在餐馆用餐,她遇见神为其所预备的「丈夫」,开启她与神的信心之旅…

塔玛拉・贝内特(Tamara Bennett)牧师的先生是牧师、传教士,他拥有从神而来的恩膏与祝福,经常到美国各地传讲祂的福音。在13年婚姻的最后5年,丈夫开始生病、体重不断下降,且看了许多医生。1999年,他的病情变得非常严重,之后立刻送往医院、进入急诊室。

经过诊断、照完X光,医生告诉他们:「这是爱滋病。」当下塔玛拉冷静地回应:「这不对。」随后医生再次确认后,确定丈夫罹患爱滋病。面对这沉重的消息,塔玛拉对着丈夫说:「告诉他,这不是对的,他说错了。」但丈夫依然保持沉默。

医生留给夫妻俩几分钟时间私下谈论,便离去。丈夫缓缓地说到,我从未发生外遇,这是我在早先未蒙召、还没遇见妳之前所发生的事。塔玛拉跑进医院的厕所,手里抓了一把卫生纸、把脸埋在里面,放声大哭。当她寻求神时,神对着她的心说话,并鼓励说,神不会在危机中放弃她。

丈夫拒绝接受任何药物治疗,因为大量的药物会带来可怕的副作用,而爱滋病的病情发展到后期,会引发他出现痴呆症,这会使其无法继续服事。一天早上,丈夫问:「今天是星期几?」塔玛拉回应:「今天是星期天。」丈夫说到:「噢!我们得去教堂。」这样的对话反复出现了好几遍。

生病之后,丈夫无法再继续服事,塔玛拉则会每周为他打扮,并一起上教会。丈夫病情恶化快速,病发后7个月就过世了。失去丈夫的她,沉溺在悲伤与痛苦中,顿时不知如何是好。该回到底特律?回到美国的事工团队?还是要尝试自己带领教会?

当她祷告时,神用洪亮的声音回应她:「谦卑自己,我永远不会错,我将会成为妳的牧羊人,妳会建造教会。」从那刻起至今已有18年,神带领她在南萨克拉门托(South Sacramento)建立五旬节团契教会(Pentecost Fellowship Ministries Church)。

塔玛拉现为南萨克拉门托(South Sacramento)五旬节团契教会(Pentecost Fellowship Ministries Church)的牧师。

(图/[email protected]

塔玛拉在丈夫过世后,开始骑脚踏车,有时会骑上数英里,因为「我不想让抑郁症使自己陷入肥胖,或是其他状态。」有次骑车时经过一个餐馆,她坐在户外最舒适的位置,并点了一道鱼料理。离开前,她注意到一位黑人厨师正看着她离开。

她因太喜欢上次吃的鱼料理,几周后再度光顾店家,并注意到厨师尴尬地在一旁徘徊。看着菜单上没有她上次吃的鱼料理,于是问了厨师。厨师回应,那道菜并不在菜单上,而是他的私房菜,只要塔玛拉想吃就会为她做。

两人在交谈时,塔玛拉感到非常自在,让她感觉自己不是以牧师的身分在与人说话,「我可以做我自己。」为不让厨师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之后她去餐馆都会带朋友一起去。

有天,塔玛拉与朋友们在餐馆用餐,待朋友们都离开后,厨师上前来和她说:「对我来说,现在妳是我所高攀不起的,但妳会是我的妻子。」塔玛拉听完大吃一惊,因为她对婚姻不再有任何想法,而且每年接受两次爱滋病检测。

于是,她说:「如果你相信我是你的妻子,那你需要去找上帝,从祂那找到方式来得到我。」厨师后来也进到教会,并且认真追求神与追求她。

最后,塔玛拉提出其内心最大的障碍,即是不知自身是否也如过世的上一任丈夫患有爱滋病。厨师听完后留下泪,并对她说:「妳没有爱滋病,妳会成为我的妻子,妳将会有我的孩子。」

塔玛拉与丈夫。(图/[email protected]

现在两人关系正如他先前所说的,拥有一段令人称羡的婚姻,塔玛拉后来也成为五旬节团契教会牧师。婚后,她仍持续定期做爱滋病检测。有次做完检测后,她的脸胀红,以为自己罹爱滋病,但事实上并未如此,而是她怀孕了,这让他们感到又惊又喜。如今,他们共同拥有4个可爱的孩子,2个是与前夫生的孩子、2个是与现任丈夫生的孩子。

塔玛拉牧师感谢神所赐予的一切,更天天宣扬祂的美好。「上帝是公平的,每个星期天我都会开心地宣扬,若祂能做到这些,那一定会为每个人做,因为祂是从不偏待人的神。」

(参考资料/God Reports, Journeyfaithfilm.com)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