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潔麟弟兄/水深之處

我喜歡中文「感恩節」一詞,因為它包含一個「恩」 字。這節期源自美國。但在英文里,卻沒有「恩」 這字眼,只是「感謝節」。這「恩」當然就是「神的恩」。除了神的恩典之外,我們能感謝什麼呢?是感謝自己的才能嗎?是感謝朋友的幫助嗎?是感謝環境的運氣嗎?當然,這些東西都是值得感謝的,但這些祝福的源頭,都是神自己。我們的才能好像出自本身,其實乃是神的恩賜;我們得的幫助好像來自朋友,其實源頭乃是神的安排;我們的運氣更不能追溯原因,只能歸功神的主宰。只有神才是「萬福泉源」,一切祝福最後都是來自神自己。宣道會創始人宣信的詩歌說:「前要的是祝福,今要主自己,」大概就是這個道理。當然,有主的祝福還是好的,但主自己比祂的祝福更好。

感恩節是一個很好的傳統,叫人一年一度停下來數算主的恩典。當然更好的是常常感恩。主的恩典不止一年一次,故感恩也應更經常。聖經說要「常常感恩」。從前香港有個基督徒醫生,常常在家裡開感恩會,事業一有進展,兒女學業一有什麼成就,健康一有什麼好轉,他就會在家舉辦感恩會。對我們小孩子說,印象最深的是這些都是好吃好玩的時光。其實這是個很好的習慣。這位醫生不是一年一次感恩,而是多次感恩。舊約以色列人其實也是常常有感恩節。他們每年的七七節、住棚節,就是為收成感恩;他們的甘心祭,就是為特別事故感恩。好像無論舊約和新約,神都要祂的子民常常感恩。

當然,除了這些恩典外,神許多時候對我們有特別的恩典。有的恩典是明顯的,有的恩典是不明顯的,甚至看起來不太像恩典。主不除去保羅身上的刺,卻告訴他主的恩典是夠用的。這話對年輕人還不太怎樣,對年紀大一點的人,身上的刺多的是,有些人不止一根,甚至三、四根,有大有小。一年到頭,不是這裡痛就是那裡痛。年輕的時候不用吃藥,年紀大了天天都要靠藥物維持。從前身體好像鐵打的,什麼問題睡一覺就都過去。但年紀大了,身體不是這裡有毛病,就是那裡有毛病。

這裡,主說祂的恩典是夠用的。這當然是很好,但有時不免暗想,「好是好,但是好像不夠好。為什麼只是‘夠用’呢?多一點不是更好嗎?」就好像餓了得塊麵包,夠維持生命,不至餓死,但再多也沒有了。難道主的恩典只是僅僅「夠用」而已?又好像在病床上,吊上鹽水,夠你不死,但也不活。人沒死去,但刺也沒除去。有時會想,保羅別處不是說恩典又是「充盈」又是「豐盛」又是「說不盡」的嗎?怎麼在這裡那麼吝嗇,只是「夠用」的?保羅說得很豪邁,說這恩典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人老了好像對「軟弱」這兩字特別有感覺。說主的恩典在軟弱中顯得完全固然不錯,但如果主的恩典叫人脫離軟弱或勝過軟弱不是更好嗎?既把你留在軟弱中,又吊住「夠用」的恩典,不死又不活,難道這就是主的恩典嗎?

有時想想但以理三個朋友在火窯中,主親自來與他們同在,這固然十分好;但主既然來了,把他們一手拉出火窯不是更好嗎?主拯救的恩典大家都懂,但主不拯救的恩典有時就很難懂了。但是主的拯救是恩典,有時主的不拯救也是恩典。信徒要為主的拯救感恩,也要為主的不拯救感恩。但說是容易,實行起來有時就不是那麼容易。主耶穌死後到陰間,也沒有急忙離開;祂留了三日三夜。祂完成救贖人類,只需在十字架上六小時,留在陰間三天三夜乾嘛?彼得在行傳二章說祂在那裡一點不急忙離開,祂「心歡喜,靈快樂,肉身安然居住」,語出自詩篇16篇。那裡還說他認為他的產業坐落在佳美之處!人落在痛苦試煉中,盼望快快得脫是自然之事,不要說「安然居住」,就是連坐都坐不住,整天盼望脫離環境,哪裡還會安其所哉。雖然大家以為基督死後三天後才復活,但其實祂在死時復活就開始運行了,如同蝴蝶尚在蛹里就已開始動作了。由此看來,恩典不是沒有死,也不是死後復活,乃是死中復活。

神賜人許多祝福。祂賜有些人外面的祝福,但賜有些人裡面的祝福。有些人有好兒女,有些人有頭痛的兒女。雅各十二個兒子,除了最小兩個,其餘沒有幾個是好的,要麼謀自己弟弟的命,當面欺騙父親;要麼殺人搶劫,彼此吵架。我看雅各在家裡沒有好日子過。但這些卻使雅各不單蒙福,更成為祝福之源,為法老祝福,最後為兒子祝福。約瑟一班兄弟如狼似虎,但最終他能說「God meant it for good.」(「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約伯外面享受神祝福,撒但來控告神。等到他失去所有這些外面的祝福,他反而得見神,得到裡面的祝福,並且最終也得回外面的祝福。

正如本文標題,正面讀反過來讀都是「感恩節恩感」,神的工作,或是正面,或是反面,都是祂的恩典。正如羅馬書八28所說,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模成神兒子的模樣。保羅說,這夠用恩典叫他什麼時候軟弱,就什麼時候剛強;常常軟弱,常常剛強;在軟弱里剛強,在剛強里軟弱。天然的人以為,這話的意思是軟弱時突然束上能量腰帶,換上超人紅衣,一飛沖天。但人真正軟弱時,平常人會沮喪、憂鬱、埋怨、忿怒,但有神恩典的人能在該沮喪的時候不沮喪,該憂鬱的時候不憂鬱,該埋怨的時候不埋怨,該忿怒的時候不忿怒,這就是剛強了。據聞首次感恩節,初到美國的清教徒在第一年死了一半,剩下的第二年感恩,不但因為神恩賜豐收感恩,更因該死而沒有死去感恩。神的恩典能叫人在該死的環境沒有死,該沮喪的時候沒有沮喪,該憂鬱的時候沒有憂鬱,該埋怨的時候沒有埋怨,該忿怒的時候沒有忿怒。這就是夠叫人感恩了。

這樣說來,恩典最終就是神自己。如詩歌說:「神所賜恩典,最高的定義,是神在子裡所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