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駿/水深代發

最近有個七十幾歲的阿伯因為解血便來到急診,我們幫嚴重貧血的他安排胃鏡檢查,在十二指腸發現已開發國家中少見的寄生蟲鉤蟲感染。只見內視鏡下的鉤蟲短小精悍,當鏡頭靠近牠時,牠首先昂首挺胸,好像在對我耀武揚威。接下來牠在十二指腸絨毛中往左右遁逃,企圖讓我無法捕捉到最佳拍攝角度。

不過我是不會放過牠的,拿起切片夾,鉤蟲還是乖乖就範,以福馬林做為牠的埋葬地,成了我們病例報告的題目;我無法擒拿阿伯體內所有的鉤蟲,只能請急診醫師開治療寄生蟲的藥給他,盼望阿伯藥到病除。檢查結束後,我問了阿伯一些病史,得知他幾十年來都赤腳務農,給了鉤蟲進入他血液循環的機會;我們請他住院治療,他卻認為自己非常健康,在急診室就辦理自動離院了。

我們是否也有消極負面的事物,如同阿伯體內的寄生蟲一樣,消殺漏掉我們的生命呢?

我們是否縱容爭論、懶惰、抱怨、苦毒、憤怒、或愛說閒話等等令人生癱疲的元素,我們習慣了這些事物的存在,卻還自以為健康,不肯正視自己正在被生命的寄生蟲啃食,慢慢地流失生命的養分與元氣?對有些人而言,過度使用手機是生命中的寄生蟲,有人是被僵化的行為模式困住,有些人則是無法跳出小信恐懼的框框,無法勇敢追求神擺在他生命中的目標。

感謝主,當我們願意把自己交給祂,正如醫師用內視鏡追蹤我們體內的鉤蟲,神就光照我們生命中的寄生蟲,藉著祂大能的手除去我們內住的罪與不義。祂的生命還能進一步將我們復興,使我們回到祂起初造我們的單純,進而顯現祂的榮耀。

主的話就是最好的殺蟲劑,當我們願意每天吃祂享受祂,我們生命中的寄生蟲和許多負面事物就被祂的話崩解,我們外面環境的枷鎖因著主的話失去了能力,我們得以過輕盈步伐的生活,在凡事上都可以重新得力。

你還在為了某個壞習慣或上癮的事掙扎嗎?你可以呼喊主名,或禱讀經節,你將不再寶愛使你流掉生命的事物,讓主的話替你重新尋回人生的意義與氣力,增加生命的質量與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