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英雄难过美人关(下)

士师记 16章28节  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祢眷念我。 神啊,就这一次,求祢赐给我力量,使我向非利士人报那挖我双眼的仇。」

有人说,不要小看你的敌人对你的批评,因为他们知道你的弱点,往往讲得一针见血;反之,你的朋友们为了讨好你,往往不敢讲真话,因而使你活在迷茫之中,让你看不见真相。这话对参孙来讲真的很确切,因为非利士人非常清楚参孙的弱点,参孙却一点不自觉,一而再,再而三地,因着女人而让自己陷入险境。

迦萨位于非利士平原的中央,是今日迦萨走廊的首府,当年也是非利士人的大城之一。参孙一到迦萨就去找了个妓女过夜。迦萨一知道此事,就准备天一亮就杀他。没想到参孙睡到半夜就起来了,半夜里的城门都是紧闭的。他不必找人开门,抓住城门的门扇和两个门框,把它们和门闩一起拆下来,扛在肩上,抬到希伯仑前面的山顶上。迦萨距离希伯仑大约60公里,且整段路程大部分是上坡路,还要背着城门的门扇和两个门框。可以想像一下,参孙的力气实在惊人。

这事过后,他去了梭烈谷,爱上了一个女子名叫大利拉。梭烈谷是非利士地的一个山谷,很靠近参孙的出生地琐拉。可想而知,非利士人又开始怂恿大利拉出卖参孙,主要就是要探知参孙的力量之源的秘密。

当大利拉一而再,再而三地探问参孙时,参孙都给她假讯息。每一次,大利拉都会叫:「参孙,非利士人来捉你了!」以测试参孙的消息是真或假。参孙再笨,也没想到大利拉真的和非利士人有勾结,他也知道那个秘密是不能随便说的。但是男人的耳朵天生是软的。

英雄难过美人关(上)

士师记 13章24节   后来妇人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参孙。孩子渐渐长大,耶和华赐福给他。

和亚比米勒,耶弗他不同,参孙出生在一个非常爱他的家庭里,他的父母都非常敬虔。参孙的出生是出于神的使者之预告,参孙的成长更充满了神的祝福。按人的眼光来看,这样的孩子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前途无可限量。

神要求参孙做拿细耳人,也就是母亲怀胎时,胎儿就归于神了。所以参孙的母亲在怀胎时,葡萄树所结的不可吃,清酒烈酒都不可喝,任何不洁之物都不可吃。而参孙从出生到死也都要守这些例,也不可用剃刀剃头,不可接触死物。因为神要使用他拯救以色列人。

从人的眼光来看,这是何等荣耀的拣选;从参孙的眼光来看,这实在是很痛苦的生涯。因为从一出生,他的命运就己经被注定了。有很多人不想信耶稣,就是因为害怕被束缚,不可以做这,不可以做那,虽然明白这都是为了自己的好处,但有的人还是想穿破那一层束缚的感觉,去为心所欲。所以在参孙的一生里,他破坏了所有拿细耳人当守的规矩。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而只是不愿被束缚,不愿成为条例下的被迫者。就好像疫情当中,很多人不肯戴口罩,闹出很多抗议游行,甚至打人杀人事件,因为他们就是不要戴口罩,觉得扼杀了他们的人权。

但是不管参孙怎样违背拿细耳人的条例,神还是按着祂的计划,使用他去拯救以色列人。神的计划,人很难明白。那时以色列人被非利士人辖制,参孙偏偏喜欢上一个非利士女子。作者说,这事出于神。

两个被父家拒绝的男人

士师记 11章1节   基列人耶弗他是个大能的勇士,是妓女的儿子。基列生了耶弗他。

有许多男人不知道自己为父的重要性,到处留种,结果种下了好多祸根。因为有了孩子而不教养,以致于自己的家都破碎了。基甸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神虽然呼召他,他打了个胜仗后就到处风流。不仅有了七十个亲生的儿子,在示剑也有个不带回家的妾,给他生了儿子亚比米勒。亚比米勒在基甸死后,就杀掉了69个兄弟,只有一个约坦逃出去。他自立为王三年,却不算是以色列人的士师,后来也被自己人杀死。

大约过了六十几年后,有一个名叫基列的基列人,己有妻子儿子,又和一个妓女生下一个儿子耶弗他。基列的儿子们长大后就把耶弗他赶出门,免得他也要继承产业。耶弗他便出去和一些无赖混在一起。

但是耶弗他可能很有智慧和能力,所以当亚扪人辖制以色列人时,基列人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下,只好去请耶弗他回来帮助他们。耶弗他懂得敬畏神,一接下任务,便到米斯巴将他一切的事陈述在耶和华面前。

耶弗他的智慧表现在敬畏神和论事的智慧上,他一开始想以德服人,跟亚扪人据理力争,表现出他对以色列人的历史十分清楚,不是只有猛力。当亚扪人不讲理时,他就与他们争战。耶和华的灵在他身上,但是出征前他还是有太多担心。他担心什么呢?

他害怕战事失利,好不容易重新被接纳,何等担心因为失败又被踢出去! 他相信耶和华神,但是他觉得若许个愿会更可靠。你有没有这样的想法?在民间信仰里,那些人去拜托偶像帮忙时都会许愿,要为偶像修金身或送台戏,反正就觉得有许愿,邪灵会比较肯帮忙。信徒也经常也有这样的想法,有的人患了癌症求神医治,便许愿病好了去读神学;有的人有难关求神帮忙,许愿难关一过便奉献多少钱给教会,有的人更许愿去全世界传福音,夸下很难做到的宏愿。

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士师记八章4节    他们虽然疲乏,还是追赶。

在神主导的战役中,真正的主帅永远是神。祂只给基甸留下三百人,要去对付13万5千的敌军,还有无数的骆驼。换了是你,会不会想逃回家?那夜,耶和华对基甸说:「起来,下去攻营,因我已把它交在你手中。」

我们仔细听神的用语:「起来」,意思是别休息了。「下去攻营」,就是现在,要打仗了。「因我己把它交在你手中」,你己经得胜了,去领奖吧! 整去加起来,就是我己经帮你打完仗了,去领奖吧! 也知道基甸听不懂,又加了一句:「倘若你害怕下去,可以带你的仆人普拉下到那营里去, 你必听见他们所说的,这样你的手就有力量下去攻营。」

神知道基甸心里害怕,神也知道我们心里的害怕。所以祂用方法去鼓励基甸。基甸真的害怕,所以他真的带着普拉去探敌营。到了敌营,看到敌人如同蝗虫那样多;他们的骆驼无数,多如海边的沙。但是他听到另一件事:有一人把梦告诉同伴说:「看哪,我做了一个梦。看哪,一个大麦饼滚入米甸营中,来到帐幕,把帐幕撞倒,帐幕就翻转倒塌了。」同伴回答说:「这不是别的,而是以色列人约阿施的儿子基甸的刀。 神已把米甸和全军都交在他手中了。」基甸看到的是环境,听到的是神的应许,他终于愿意放手一搏。

以色列人没有刀也没有枪,三百人要对付13万5千的敌军和无数的骆驼,这仗怎么打呢?我相信《孙子兵法》里绝对没有这一招。基甸将三百人分成三队,把角和空瓶交在每个人手中,瓶内有火把。 他对他们说:「看着我,你们要照样做。看哪,我来到营边,我怎样做,你们也要照样做。我和所有跟随我的人吹角的时候,你们也要在营的四围吹角,喊叫:『为耶和华!为基甸!』」

耶路巴力—基甸(2)

士师记六章32节  所以那日人称基甸为耶路巴力,意思是:「他拆毁了巴力的坛,让巴力与他争辩吧。」

有的人和基甸一样,虽然听闻有神,却因为看到这个世界有太多灾难而怀疑神的存在。当神的使者来找基甸时,基甸就把他的疑惑都说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当我们心里有疑惑时,当告诉神,只有祂知道如何解决你心里的疑惑。很多无神论者因而成为神的仆人,到处传福音。

基甸一旦知道有神,他的人生目标就整个改变了,他开始学习顺服神。神给他的第一个使命不容易,神要他去拆掉他父亲拜巴力的祭坛,还要砍下旁边的亚舍拉当柴烧。就像我们信主后的第一个使命,便是跟家人传福音,去掉他们拜的偶像,有的人为此祷告了几十年。

基甸不敢在白天做,怕犯众怒,便带着仆人偷偷在夜里做。第二天,自然有人发现,并且发现是基甸做的,便要求基甸的父亲阿施把儿子交出来。奇妙的是,约阿施护着儿子,对站着敌对他的众人说:「你们是为巴力辩护吗?你们要救它吗?谁为它辩护,就在早晨把谁处死吧!巴力如果是 神,有人拆毁了它的坛,就让它为自己辩护吧!」巴力如果是神,就可以为自己辩护;巴力若不是神,为它辩护岂不是多此一举?

大能的勇士—基甸(1)

士师记六章17节  基甸对他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给我一个证据,证明是你在跟我说话。」

今天是以色列人的圣殿被毁日(希伯来语:תשעה באב‎或ט׳ באב‎;Tisha B’Av,意为「埃波月第九日」),是犹太教一年一度的禁食日,纪念耶路撒冷第一圣殿和第二圣殿的被毁。这一天也是为了纪念发生在同一天的其他降临犹太人的灾难,其中包括在公元135年超过50万犹太人在罗马被屠杀。 圣殿被毁日被认为是犹太日历最悲伤的一天。很多犹太人因为发生在以色列的灾难,而不能相信有一位耶和华神在眷顾他们。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人非有信,就不能讨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并且信祂会赏赐寻求祂的人。(希11:6)」 但是并非每个人都像底波拉一样,对神有满满的信心。当你诸事不顺时,你相信世上有神吗?

当底波拉过世之后,以色列人又远离耶和华神,转去拜外邦人的偶像,神就让米甸人辖制他们。每当以色列人撒种之后,米甸、亚玛力和东边的人都上来攻打他们,对着他们安营,毁坏那地的农作物,直到迦萨,没有给以色列留下食物,牛、羊、驴也没有留下。那些人带着他们的牲畜和帐棚上来,像蝗虫那样多;人和骆驼无数,都进入境内,毁坏全地。

〈士师记〉第六章形容他们的困苦,为了躲避米甸人,以色列人就在山中挖洞穴,挖洞建营寨。所以当神的使者去看基甸时,他正躲在酒榨那里打麦子。有一种出土的酒榨,上池约8英尺见方,15英寸深,下方约2英尺处有一个用来承接果汁的较小的池。基甸就是用这种酒榨来打小麦。酒榨是为了要把葡萄榨成汁,所以只需要一个很小的地方;但是打麦子要在空旷的地方,因为需要利用风力将麦糠和麦子分开,才能有最多的收成。在一个不通风的地方打麦子,麦糠会到处飘,连呼吸都不容易。但是基甸没有办法,他不敢去外面空旷的地方打麦子,免得被米甸人发现来抢他的粮食。

底波拉

箴言 3章 5-6节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在烈阳发威时,突然想起了一位很聪明的女士师兼先知。她喜欢坐在一棵棕树底下,为百姓排解纠纷。因此大家都称那棵棕树是底波拉的棕树。

在士师管理的时代,以色列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当他们顺利平安时,就去拜外邦人的偶像,耶和华神就任由外邦人欺负他们。当以色列人被欺负得民不聊生时,就会转向耶和华神祈求。

约书亚过世之后,便是士师的时代。第一个士师是约书亚的女婿俄陀聂,他战胜了美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获得四十年的太平;接着是以笏刺杀了摩押王伊矶伦,以色列太平八十年;以笏之后,有亚拿的儿子珊迦,他用赶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底波拉是第四任的士师兼先知。

根据底波拉在〈士师记〉第五章的史诗,她说:「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过路人绕道而行。以色列农村荒芜,空无一人,直到我底波拉兴起,兴起作以色列之母!」珊迦虽然用赶牛棍打死六百非利士人,获得一时的平安。但是珊迦没有带领以色列人抗敌,也没有带领以色列人转向神。

因此以色列人很快又被迦南人辖制。迦南人把守要道,又四出掳掠,大道不安全,百姓须绕小道而行。「以色列农村荒芜,空无一人」,因为农村缺乏防卫的条件和力量,并且迦南人时时来抢劫,人们不敢耕种都逃走躲起来,因此田地都荒废了。田地荒废就没有粮食,何等困苦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