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大衛的人生下半場

歷代志上 29章20節 大衛對全會眾說:「你們應當稱頌耶和華—你們的 神。」

很多人奮鬥了大半生,有很好的成果,但是到了人生的下半場,因為舒坦了,一個不慎就再回頭己百年身。所以有的人把男人的中年階段起了個名字,就是中年危機。

大衛人生的前半場,雖然有點辛苦,但是他活得十分精采,也充滿了神同在的恩典。但是經過了與拔示巴這一段,神恕他死罪,卻難逃活罪。這活罪就是罪帶來的苦果,神的咒詛:1.刀劍必永不離開大衛的家,2.神要從大衛家中興起災禍攻擊大衛;神必在大衛眼前把他的妃嬪賜給他身邊的人,他要在光天化日下與大衛的妃嬪同寢。3. 大衛和拔示巴生的第一個孩子必定要死。

原本和諧安興旺的家,在一夕之間因為大衛的罪而變得危機四伏,殺機重重。第一個應驗的,便是大衛和拔示巴生的第一個孩子死了。接著大衛的長子暗嫰用計姦了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瑪,她瑪的哥哥押沙龍存心報復,殺了暗嫰;後來更蓄意纂位,使大衛不得不逃離耶路撒冷。

大衛逃離耶路撒冷後,在光天化日下與大衛的妃嬪同寢的,便是大衛的兒子押沙龍。當押沙龍去追殺大衛時,因為他的頭髮太多太長,在森林裡被樹枝繞住,就懸掛起來,所騎的騾子便離他而去。約押收到報告,立刻趕去,拿三杆短槍刺透押沙龍的心,把他殺死。這才解了大衛的危機。

大衛和拔示巴

詩篇51篇10節    神啊,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

皮尤研究中心最近(Pew Research Center)進行一項全球調查發現,在歐洲過半數受訪者認為「沒有上帝都可以成為好人」,在較富裕和人民教育程度較高的國家更認為如此。但是在亞洲及印非國家的調查結果,更同意「上帝使人有良好的道德」。

當諸王還在出戰時,大衛派約押率領臣僕和以色列眾人出去,約押又打了勝仗,大衛高枕無憂,因此夜夜笙歌,睡到太陽平西才起床。太陽平西就是黃昏,有沒有人像大衛王一樣,夜裡不睡,白天睡?這在養生學裡是大大不好的習慣。

大衛在還沒有做全以色列王之前,他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有目標要前進,他非常倚靠神,做每件事都要求問神。現在他有了以色列最高的權力,內憂外患都有人管,他開始盡情享受人生,放縱自己。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很像大衛,當我們有努力的目標時,生活裡會比較有節制;一旦擁有了渴望的一切之後,精神就渙散了。在物質享受的領域裡,很快就感到無聊和厭倦,因此慾望就向誘惑打開大門,只求能滿足想要的無底洞。所以「沒有上帝也可以成為好人」,這裡「好人」的標準是什麼?

大衛實在是個「好人」,他有很高的道德標準;在他看到拔示巴之前,所做的每件事都是眾人的模範。但是當「慾望」取代了「上帝」時,他就沒有標準和道德底線了。在社會新聞裡,我們看到很多「好人」做「壞事」。好像最近台灣有個巿長候選人,被人起底她當年的碩士論文有96%是抄襲的。她當然看起來是「好人」,才會去選巿長,可是一選就露底了。這就是人的本相,看起來都像「好人」,其實底子裡一大堆不可告人事。所以富裕和教育程度,不能使人成為神眼中的「好人」。大衛也是在富裕時,成了不好的人。

大衛制服亞捫人和亞蘭人

撒母耳記下 10章5節    有人告訴大衛,他就派人去迎接他們,因為這些人覺得很羞恥。王說:「可以住在耶利哥,等到鬍鬚長出來再回來。」

你有沒有被人無緣無故惡待的經歷呢?張文亮老師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是他當教授以前的經歷。有一個土耳其人到他的學校上班,與他共用一個辦公室。一來就強佔了他的位子,然後又叫他幫忙做統計與繪圖,做完後又意見多多。這土耳其人不是整天發脾氣,把座位弄得咖啦咖啦響,就是繃著一張像死魚的臉,好像大家都得罪他。張老師當時跟負責的比爾教授抱怨了幾次,比爾教授只叫他忍耐再忍耐。

後來張老師覺得跟人說不管用,便向主禱告,求主解套。沒想到有一天,土耳其人拿著兩支乒乓球拍,問他會不會打乒乓球。張老師常常故意輸土耳其人一兩球,讓對方非常高興。後來兩人經常一起去打球,對方還在打球前幫他預備午餐、飲料、水果等。後來張老師在研究時預到一些瓶頸,土耳其人還教他如何思索,改善操作,兩人成為非常好的朋友。

這是一個敵人變成朋友的經歷。但是今天要讀的是,朋友變成敵人的故事。

亞捫人是亞伯拉罕侄兒羅得的後裔,神把地給了亞捫人,曾囑咐以色列人不可去干擾他們。在大衛做王之前,亞捫人的老王和大衛有交情,因此當大衛聽到老王過世,便派人去安慰新上任的小王哈嫩。沒想到亞捫人的領袖竟向哈嫩進惡言,把大衛的善意變惡意,更把大衛的臣僕的鬍鬚剃去一半,又割斷他們下半截的袍子,露出下體,然後放了他們。

這對大衛而言是奇恥大辱。但是大衛第一個採取的行動是保護那些受害被辱的臣僕,他派人去接他們,把他們安置在耶利哥,直等到鬍鬚長出來。

大衛雖然恨惡此事,沒想到亞捫人卻想先發兵制大衛。他們聯合亞蘭人,瑪迦人,陀伯人要攻打大衛。

大衛和米非波設

撒母耳記下九章7節    大衛對他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向你施恩,把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

當掃羅和約拿單戰敗的消息傳到王宮後,所有的人都恐慌起來,害怕得四處奔逃。那時約拿單兒子米非波設才五歲,他的奶媽抱着他逃跑;因為跑得太急,孩子掉在地上,雙腿就都瘸了。(撒下4:4/9:3)

在跟隨掃羅的人心裡,不僅害怕非利士人,也害怕大衛。害怕非利士人乘勝追擊,趕盡殺絕;也害怕掃羅長期追殺大衛,大衛會回來報仇。他們不知道大衛和約拿單是至交,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有約定,更不知道大衛對約拿單的愛是何等真切。倘若他們有人知道大衛,他們的心就不至於那麼恐懼害怕了。

大衛做王後,特地挀人去尋找約拿單的後裔,結果找到一個曾在掃羅家做事的僕人洗巴,他把米非設的情況告訴大衛。大衛立刻把米非波設一家接到耶路撒冷,並且邀請他常和王一同吃飯,以示大衛對他的恩典和照顧。因為人若可以常常看到王的面,其他人就不敢欺負他了,因為他有事可以隨時告訴王。這就是大衛恩待米非波設的證據。

大衛秉公行義

撒母耳記下八章6/14節    大衛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

在〈撒母耳記下〉8章裡,作者給了大衛幾個點評。一是大衛東征西討,成了當地的覇主,是因為「 大衛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都使他得勝。」其二,「大衛作全以色列的王,又向眾百姓秉公行義。」所以大衛對外所向披靡,對內則秉公行義,整個以色列國,直到此時,才真正走上軌道。這也是以色列終於安定和大治的時期。

這裡我們要來對照一下兩節經文,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其內容。

〈撒母耳記下〉8章1節:此後,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制伏了他們。大衛從非利士人手中奪取了京城的治理權。

〈歷代志上〉18章1節    此後,大衛攻打非利士人,制伏了他們,從非利士人手中奪取了迦特和所屬的鄉鎮。

這兩節經文都在講同一件事,只是用詞有點不同。〈撒下〉的「京城的治理權」,原文音譯「米特‧雅瑪」,意思是「母城的嚼環」,對照〈歷上〉,原來指的就是「迦特和所屬的鄉鎮」。在大衛逃亡時,曾經兩次去迦特尋求非利士王的庇護,可見在當時迦特是非利士的京城,大衛打下迦特和所屬的鄉鎮,自然也取得其治理權。

大衛攻擊摩押人,使他們躺臥在地上,用繩來量,量二繩的殺了,量一繩的活著。摩押人曾讓大衛年老的父母度過最後一段人生,不必隨大衛東奔西逃,此時大衛也手下留情,讓年輕的摩押人可以生存下去。不至於滅族。

有時大自然生存的法則就是如此。昨天外子在院子裡看到有隻蜜蜂誤入一張蛛網,結果就被等在那裡的小蜘蛛一口一口吃掉了。本來想救那隻蜜蜂,可惜牠己經死了。一旦救出蜜蜂,蜘蛛又會餓死,

大衛為聖殿預備

撒母耳記下 七章2節   王對拿單先知說:「你看,我住在香柏木的宮中,神的約櫃卻停在幔子裏。」

今天這節經文是令我深為感動的一節經文。世界上多的是父母為兒女購屋置產,會想到在自己住家附近為父母購置住處的人甚少。大衛縱使有百般不是,但是他對神的心卻是那麼真誠。他經常會想到:「 我能為耶和華神做何事?  」

有些人在談戀愛時,會天天為對方預備早餐,有的會替對方洗腳按摩,有的人會送花,預備假日出遊的行程,準備一些驚喜,等等。但是結婚之後,就一切從簡,送鮮花不如送塑膠花,一勞永逸;更別說會經常想到生他養他,什麼都給他的父母。但是大衛不是這樣,神恩待他,他銘刻於心,時時想念。

當他向先知約拿單談這件事時,約拿單立刻說:「你可以完全照你的心意去做,因為耶和華與你同在。」這件事讓我們明白,有時候神的僕人也會按著人的心意去判斷事情,但是神的心意和人的心意不見得會一致,因此我們自己要凡事求問神,確定是出於神的帶領,才不會後悔。

當晚神就向約拿單顯現,表明祂自己的心意。因為大衛是個戰士,流血太多,所以神要讓大衛的兒子,生在太平時代的所羅門為他建殿(代上22:8)。大衛聽後雖然感到遺憾,卻並不氣餒。反而更積極地為建殿的事工做各方面的準備。聖殿建好後,沒有人記念大衛的功績,但是大衛不介意,他的心只想討神的歡喜。

我們有時也可能愛慕某些事奉,但是沒有神的託付。我們要學習大衛,只為了討神喜悅,自己的得失都不計較,盡力與他人配合,做幕後工作也開心,只願神的名被高舉,神得到榮耀。

大衛迎約櫃

撒母耳記下六章21節   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低賤。至於你所說的那些使女,她們反而尊重我。

大衛迎約櫃兩次,第一次失敗了,第二次才成功。你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失敗?又為何成功迎回約櫃嗎?

大衛做以色列王不久,就想到要迎回約櫃。就像有的弟兄姐妹一置屋或遷居就會請牧者去禱告或做感恩禮拜,為了要以基督為一家之主,並且蒙主祝福。大衛雖然做了王,但是他心裡尊主為大,渴望有主的同在,因此迫不及待要把神的約櫃迎回來。

在撒母耳之前的士師和大祭司是以利,在以利年邁之際,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打仗,神的約櫃被非利士人搶去,留在他們那裡七個月。後來非利士人把約櫃送回伯示麥,以色列人把約櫃從伯示麥帶到基列耶琳(巴拉‧猶大就是基列耶琳),存放在亞比拿達家裡。在撒母耳做士師和大祭司時,在掃羅登基以前,約櫃停在耶路撒冷十里以內的亞比拿達家中,直到掃羅被棄,約櫃仍穩妥地停留在那裡。約櫃在亞比拿達家裡停放了大約七十年,直到大衛作出安排把它運往耶路撒冷為止。

大衛挑選了三萬人前往,將神的約櫃從山岡上亞比拿達的家裏抬出來,放在新車上;又帶著松木製造的各樣樂器和琴、瑟、鼓、鈸、鑼跳舞,一路上載歌載舞地要把約櫃和神接回大衛的保障。

一切都非常美好,但是到了拿艮的禾場,忽然牛失前蹄,亞比拿達的兒子烏撒,立刻用手去扶約櫃。不料,立即被神擊打,死在約櫃旁。原本歡樂的氣氛一下子變成悲傷痛苦,憂愁滿佈。為什麼神擊打烏撒?

大衛不知道哪裡得罪了神,不敢再繼續行程,就把約櫃送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裡。在神剛剛懲罰烏撒後,誰還敢把約櫃放在自己家裡?俄別以東是誰?俄別是指僕人,全名就是以東的僕人,一個卑微的名字。聖經上說他是迦特人。

巴力‧毗拉心=衝破的神

撒母耳記下 五章19節     大衛求問耶和華說:「我可以上去攻打非利士人嗎?你將他們交在我手裏嗎?」耶和華對大衛說:「你可以上去,我必將非利士人交在你手裏。」

約瑟在卅歲時做了埃及的宰相,大衛在卅歲時做了全以色列的王,耶穌在卅歲時開始出來傳道。可見卅歲是人生的黃金時期,在這之前他們都受過人生的磨鍊,約瑟從奴隸、囚犯做到宰相,大衛也是逃亡了好幾年,耶穌則默默地跟隨他肉身的父親做名不經傳的木匠。人生必須有曠野時期,因為那正是造就的時候。

大衛做了全以色列的王,推羅王希蘭也派使者把香柏木運到大衛那裏,又派木匠和石匠給大衛建造宮殿。使大衛知道耶和華堅立他作以色列王,又為自己百姓以色列的緣故,使他的國興盛。大衛把一切的好處歸於耶和華的祝福,而不是自己或從人的英勇。正如〈申命記〉8章18節說的:「你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因為得貨財的力量是祂給你的。」

掃羅初做王時也很謙卑,但是過了兩年就大膽代替撒母耳獻祭,後來對神的話也是虛與委蛇。但是大衛在做王之前,在曠野時遇事必求問神再行動,他做了全以色列的王之後依然如是。

當大衛登基時,是非利士人最輝煌的日子,他們打敗了掃羅父子,奪走了以色列大部份的土地。但是大衛很有軍事眼光,他沒有急著去拿回失去的土地,他先去拿下耶布斯,也就是後來的耶路撒冷。耶布斯在當地是最高最易防難攻的一個城巿,大衛以她為立足點,也給了非利士人一個下馬威,因為非利士人動都不敢動耶布斯。

不過這也挑動了非利士人的神經,他們對大衛是又懼又怕又恨。當年大衛投靠迦特王亞吉時,非利士的首領和軍長根本就不相信大衛的「投誠」。事實也證明他們是對的,為了避免後患,他們希望盡快除掉大衛。

神的應許應驗了

撒母耳記下 五章4-5節   大衛登基的時候年30歲,在位40年。 在希伯崙做猶大王七年零六個月,在耶路撒冷做以色列和猶大王33年。

在以色列的元帥押尼珥被殺之後,以色列的兩個軍長也想去大衛那裡討個一官半職,因此殺了以色列王伊施波設,拿了他的首級去見大衛。沒想到他們的背叛換來的不是高官厚褖,而是死亡和羞辱。大衛最痛恨這樣的小人,如此便嚇止了小人相傚之風。

現在押尼珥死了,伊施波設死了,兩個軍長也死了。以色列再沒有可以支撐的人,眾支派的長老們終於來找大衛,他們舉出了三件事來證明他們的誠意。一,他們之間是骨肉的關係,都是雅各的子孫。二,在掃羅作王時,大衛當戰士長,所以是大衛率領以色列人出入。他們承認大衛的領袖地位。三,撒母耳曾經膏大衛為王,那是神對大衛的應許。因此大衛在希伯崙和他們立約,他們就膏大衛做以色列的王,此時猶大支派和以色列其他的支派終於統一了。大衛沒有採取流血的手段,他耐心等待,直到神的時間來到,神親自感動以色列人來和他立約,成就了和平統一。這是大衛第三次被膏為王。

大衛作王之後,便思索打耶布斯,因為它座落在以色列中央山脈最高處的平台上,海拔在750公尺左右;東邊有汲淪溪,西邊和南邊是欣嫩溪;東南有俄斐勒山,東有摩利亞山,東北有貝西大山,西北有亞克拉山,西南有錫安山,其東還有橄欖山,真正是群山環繞,外敵難以進入,是個易守難攻,交通卻四通八達的地方,拿來做首都正好。大衛是個有眼光有異象的政治家,當他挑選上這個地方做以色列人國的首都時,他心裡已經有了策略,要打造出一個讓外敵都不敢侵犯的以色列國。

但是正如上面所述,耶布斯是一個很難攻取的地方。當大衛計劃要進攻耶布斯時,裡面的人嘲笑大衛:就憑瞎眼的和破腳的,就可以抵擋你們了。在〈歷代志上〉11章5節,耶布斯人對大衛說:「你決不能進這地方。」大衛便徵求勇士:「誰先攻打耶布斯人,必作首領元帥。」在撒下五章,大衛露了一點打仗的秘密:「當上水溝攻打我心裡所恨惡的瘸子、瞎子。」上水溝是何意呢?

大衛哀悼押尼珥

撒母耳記下 三章39節    我雖然受膏為王,今日還是軟弱,這洗魯雅的兩個兒子比我剛強。願耶和華照著惡人所行的惡報應他!

雖是同一個團隊,但是每個人對同一件事也會有不同的看法。好像乾隆同時使用和珅和紀曉嵐,和珅是大貪官,紀曉嵐是大清官,但是乾隆的帝王術就是要讓兩者並存在他的朝中,才能起制衡的作用。所以即使押尼珥的人品不怎麼樣,大衛也會考慮用他。大衛作了猶大王之後,他的心志就是要統一以色列,但是他並不心急,他耐性等候時機的來臨。

時機終於來臨,大衛家日見強盛,掃羅日漸衰微。押尼珥審度時勢,若與大衛談條件,他還有可能謀到高官肥缺,若再等下去,只剩個爛攤子時,誰還跟他談條件?一下子就可以把他給收拾掉,他就什麼也撈不到了。因此他越過伊施波設,這個形同虛設的王,竟自去跟大衛談判。押尼珥在為自己舖路,但是他也需要得到以色列長老們的同意。他在猶大和以色列之間來回奔跑,發揮三寸不爛之舌的功用,使大衛和以色列長老們都頻頻點頭。

約押是大衛的元帥,與押尼珥有殺弟之仇。因此他對大衛說:「尼珥的兒子押尼珥來是要誆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他不相信押尼珥的居心是出於好意,他覺得押尼珥來做間諜。雖然大衛和約押曾經是出生入死的伙伴,但此時他們看事情的角度已經有很大的區別。大衛從一個王的角度去審度形勢,他要的是猶大和以色列的統一,他要做全以色列的王;但是約押只記得押尼珥殺了他弟弟,此仇不報非君子。大衛看到的是在兩個國度的統一中,需要押尼珥這個棋子,他的人品好不好是次要的,他在統一這事上能發揮什麼作用,那才是主要的。

約押被自己的仇恨控制了,他追趕押尼珥,領他到城門的甕洞,假裝要和他說機密話,就在那裡刺透他的肚腹,押尼珥死了。約押痛快地報了仇,大衛卻立刻明白他有禍了。押尼珥死在猶大,死在約押的刀下。約押是大衛的元帥,以色列長老們有誰會再信任大衛?有誰會相信那不是出自大衛的意思?大衛是王,約押是他的部下,誰都會認為那是大衛叫約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