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第廿三篇

大衛的詩。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祢為我擺設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有位猶太拉比說,〈詩篇〉23篇是支持以色列人度過最黑暗時期的詩篇,在長期的壓迫和流浪裡,再恐怖的謀害或悲劇也不能讓他們忘記「祢與我同在」的應許。大衛王的一生並不平順,他的遭遇十分坎坷,但是因為他知道神與他同在,所以他從不絕望。

大衛渴望可以舒服地住在聖地,有神的恩惠與慈愛相隨。「住在dwell」在希伯來文裡還有一個意思,就是「我會回來I will return」。大衛盼望他不僅可以住在神的殿中,而且萬一必須離開,也可以經常回到神的面前。大衛那時只有會幕,尚未建聖殿,但凡是有神在的地方,便是大衛渴想的所在。

我相信〈詩篇〉23篇也是許多基督徒的最愛,不管在什麼場合,用它都很得體;尤其是默想時,更感覺神的安慰和同在。所以這次選詩歌很難,因為為這詩篇作曲的太多了,而且都非常好聽。

最後我挑選了蔡琴演唱的〈牧人之歌〉。蔡琴是一位很有名的女低音名歌手,她的歌幾乎風靡全世界,有華人的地方就聽得到她的歌聲。蔡琴一向自認是個非常有智慧的無神論者,但是在2003年她長了個腫瘤需要開刀。有個基督徒朋友告訴她,為她禱告了,認為她的腫瘤不是癌。四天以後,醫生告訴她是良性腫瘤。如此,她受洗了。但她對神的認識並不深。

直到2008年,她在歌壇裡遇到別人的誤會、別人的冤枉、已經走投無路的時候,突然,腦子裡跳出來一句話:「不伸冤、不爭競。」之後,她一直跪在神面前禱告,她發現就這樣就得勝了心裡的苦毒和怨恨。

在2008跨2009年時,他們在四川成都唱跨年晚會,那天她重感冒,聲音一點都發不出來,狂咳,只要深呼吸就是狂咳…..我的聲音比現在啞了許多倍,可她一點都不擔心。她向神禱告:「我已經不准我的團隊再去拜拜了,祢一定要讓他們看到祢在哪裡,明天祢要帶我出去唱歌,祢要把聲音給我!」

第二天,出場之前,他們全團好好的禱告,老師們很緊張,因為他們知道蔡琴不能深呼吸,一深呼吸就狂咳。她告訴他們,「今天我們會看到上帝。」當升降台把她升起來的時候,她心裡說,「我的聲音不是唱給觀眾聽,不是唱給自己聽,主啊,我要向著祢唱!」結果,各位,那天的跨年晚會,前半場,我都不知道是誰在唱,哪裡來的聲音,後半場,調音師說,「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病,你的能量怎麼會越唱越強?」

她說:「真正的生命必須面對困難,越過困難,最後因為有了這些淬煉的過程,生命才會變得 … 從漂流到停留,直到認識耶穌的那一刻,不再尋尋覓覓。」

但願〈詩篇〉23篇也成為你的牧者之歌,讓耶和華成為你的牧者,不僅帶你到可安歇的水邊,更領你走義路,一生一世都使你福杯滿溢。當然,你也要跟著牧者,住在耶和華的殿中,不要亂跑,不要遠離。

国内朋友请访问此链接:牧者之歌